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63章 翻臉成仇的要素

第2263章 翻臉成仇的要素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66

據說最早的部族議會遠沒有今日這樣固定和隆重,但是沙度烈統一之後,雙王在內城興建了壯觀的宮殿群,以彰顯王廷的重要、神聖和不可侵犯。

宮殿的風格偏向粗獷,處處可見四、五人合抱的巨柱,一幅又一幅巨型壁畫講述沙度烈的久遠歷史和輩出的英雄。

這整個宮殿群其實是建在一片湖泊上的,稱作霧湖,從名字上聽就知道這裡常年都有霧氣飄蕩,給莊嚴的宮殿又增添了神秘和縹緲的色彩。就算臨水而造,這裡的建築卻不講究精雕細鏤,就連直通水面的長橋都筆直得可以拿尺子去量,兩側的漢白玉台階很乾脆地沉入水中,

她以侍讀身份首次進入這裡,不由得東張西望,滿眼好奇,腳下也就走得慢了。

走過大殿拐角,身邊即有人靠了過來,並且挨得很近。

那是她最熟悉的氣息——長天扮演的重泯,今日正好輪值。

他抱臂而行,護在她身後,身上又配著銀刀,別的貴族就不願靠近了。

「烏謬清晨找過曹牧了。」

她向幾個未來的同僚點頭微笑,一邊傳音問丈夫:「怎麼樣了?」

「曹牧還活著。」長天目不斜視,「不像受傷的模樣。」

她嘴唇輕抿:「難道我們估計錯誤?」

「不。」他淡淡道,「他的白屋今日謝客,連原本預約好的客人都被拒之門外。」

寧小閑心中微懍:「烏謬竟然沒對他動手?這人的脾性真是可怕,連這都能忍得下!」換作她自己,突然知道多年故交居然是騙自己騙得最狠的那一個,她就算不將其斬於匕下,也一定會給他顏色瞧瞧,斷不會像烏謬這樣,居然放任曹牧毫髮無傷。

「未必是毫髮無傷。曹牧去藥行走了一趟,似是找葯。我看他臉色黯淡,印堂還有些紫氣,想來是中了烏謬的神術,卻不是一時就致命的那種。」

大巫凶的本事雖然層出不窮,但烏謬的神術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長天說到這裡,頓了一頓:」「不過這也說明一點:烏謬並未像我們所想的那樣亂了方寸。看起來他還很從容,並且如果我沒料錯,他或許不打算立刻對啚末實施反擊。」

寧小閑愕然:「為什麼!」人都把他害成這樣,他居然不打算報復回去。這算什麼,聖母嗎?

不對呵,烏謬看著溫柔,然而殺伐果決,可從來不是什麼好人。

「天隙洞開在即,選在這時候同室操戈就是在損害沙度烈的國力。今日的沙度烈不僅是啚末的功績,也是烏謬的心血,他還不願自毀城牆。這個時候,他恐怕還是大局為重,不肯將一己之私擺在首位。」長天也忍不住輕喟,「冷靜、理智,這樣的敵人才最可怕。」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這不僅是情懷,也是境界。

再走過兩重門就是議事大殿了,寧小閑問他:「那我們怎辦才好?此間不成,不若早歸?」她實是有些想念南贍部洲了。只有來到天外世界,她才發覺自己不知何時已將南贍部洲視作了自己的第二故鄉,數月不歸,時常想念。

「不。」冰冷的聲音從她背後傳來,「這兩人還未翻臉成仇,只不過因為啚末還未觸到烏謬的逆鱗而已,反過來也一樣。」

「借蠻祖之手毀掉古納圖,斷絕烏謬生下子嗣的希望,這還沒觸到烏謬的逆鱗?」她實是不可思議,須要勉力維持才能保住自己面色如常,不至於看起滿臉訝色。

「看起來還沒有。」長天陪著她跨過第一重門,「你道聖域和摩詰天沒嘗試過分裂沙度烈的雙王嗎?兩王同時執政,權力均分共享,這制度從根本上就不穩。只不過啚末和烏謬同為神境,壽命悠長,這才壓下了所有問題。若是放在你原來那個世界裡,凡人壽命不過數十年,帝王死後子孫搶奪王位致天下大亂者,屢見不鮮了吧?」

她輕輕「嗯」了一聲。

「如果啚末和烏謬這麼容易被離間,沙度烈早就重新分崩或者變作了一王統治的大帝國,就如今日的聖域、摩詰天,哪還輪得到你我來行此策?「

「的確,大家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可是連黑水部族第一美人都被這兩位王送了殺了,我實在也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能激得烏謬對啚末出手。」寧小閑鬱悶道:「費了這麼大力氣,還不能奏功怎辦?」

「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烏謬也不可能無休止地忍下去。」長天的聲音依舊平穩得沒有半點起伏,當然她也聽不出半點受挫的感覺,「就像我剛才所說——」

「找出他的逆鱗,迫他出手!」

行至最後一重門,寧小閑抬腿、落步,跨過了門檻。

前面,就是議事大殿了。

……

沙度烈從部落聯合制轉型到現在,時間尚短,因此王廷還保留了原來群策群議的傳統,只要言之有理有據,就很可能被掌權者願意聽取採用,其自由度在天外世界三大勢力中是最高的。

不過這也同樣帶來一個弊端,那就是耗費的時間太長,若遇上爭議性話題,王廷往往要爭辯一、兩個時辰,顯然效率不高。

烏謬平時大概都有充足的耐心聽取,不過今日嘛,她發覺這人目光偶有閃動,以手支頤的時候,食指經常輕敲太陽穴,很有節奏也很有規律。

「他經常這樣?」她傳音問站在近前的長天。

「極少。」長天顯然也注意到了這個微妙的細節,「只有在他心緒不寧的時候。」

看來,大監國今天的心情可不怎麼美妙呵。

在廷的都是人精,發現的不在少數,這時就不想拋出惹厭的話題來加深監國大人的不悅。不過嘛,看不懂別人臉色的楞頭青在哪個世界都不缺,在議完了三、四個話題以後,烏謬身體重新坐正,熟悉他的人知道,這是準備結束晨議的前奏了。

可就在這時,下首站出來一人,不顧其他貴族打過來的眼色,昂著頭道:「我有一事,要請大監國為我作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