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77章 反殺!

第2277章 反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15

陰素棠好歹也是摩詰天的王女,不像普通人那麼沒見識。

啚炆笑了笑,卻覺得臉上神經綳得緊緊地:「到我的封地。」

陰素棠這才大吃一驚:「什麼!那我們的大婚怎辦!」不在繁華的王都,她的婚禮可就沒有那般隆重了。

啚炆撫著她的秀髮道:「莫要擔心這個,屆時父王會親來主持,一定比原先允諾的還要隆重得多。」這等緊迫時刻,他也顧不得了,只信口開河,不願她再給自己添亂。橫豎她貪戀他的俊美,回頭仔細哄上幾天也就好了。

陰素棠就是再單純,也聽出他的語氣毫無誠意,當下臉一沉:「你敷衍我?」

啚炆正要答話,天邊突然傳來一聲長嘯!

這嘯聲像是來自北方,又像是直接從眾人心頭直接炸響,此刻天幕上恰好有幾記悶雷連珠炮一樣轟鳴,這記長嘯一起,雷聲立刻沉寂。

連天雷都對這聲長嘯的主人,表示出臣服和敬畏!

啚炆更是一下子臉色慘然,因為他已經聽出這是誰的聲音了:

烏謬!

幸好雙方間隔得太遠,嘯聲傳到這裡已經是強弩之末,否則他非被震得心旌搖動。然而嘯聲中充溢出來狂暴已極的憤怒,卻是他從未領教過的。

什麼事,能令大監國暴怒至此?他現在離王都應該很近了,長嘯一出,恐怕整個王都震動。

他一向最注重形象,最注意影響,怎地突然這般失態?

是啚炆暗算娜仁的布局暴露了嗎?

不應該啊,這才過去了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就算烏謬神機妙算,都不應該知曉數百里之外發生的事情。

就在這時,飛行法器底下、黑沉沉的山崖之間,忽然有一道細長的黑影電射而來,一下捲住了這艘梭形的飛行載具輕輕一抖!

難以言述的巨力襲來,一下將之絞作了兩半!

載具上,啚炆手下一名幕僚正好坐在舷邊,這時放聲慘呼——黑影這麼一收緊,將他們連人帶梭一齊給斷作了兩截!

剩下幾人,當然被顛了下來。

啚炆的護衛們倒是臨危不亂,這時已經紛紛呼喝著馭起神通,要去拱衛王儲。可還不待他們轉身,一個形如鬼魅的身影忽然欺近,燕子點水般划過了第一名護衛的咽喉。

這人的目光還未聚焦,方才那絞斷了飛梭的細長黑影已經反向擊出,「嘭」地一聲將第二名護衛的腦袋抽爛。

他明明望見了這黑影運行的軌道,也抬起武器去擋,怎奈對方動作實在太快,他手才抬起一半,這鞭子一樣的物事已經兜頭抽下,大好頭顱如西瓜,一下被開了瓤。

啚炆運起神通降回地面,這時遇襲的第一名護衛才五體投地砸下來,身首立刻分家,腦袋在地上滾了兩圈,眼珠子瞪得老大,那裡面還有凝固不褪的驚駭。

打個照面的功夫,啚炆的兩名護衛就死了個乾淨。他定神去看偷襲者,下一秒卻忍不住要揉眼睛了。抓著他袖口的陰素棠更是尖聲叫了起來:「怎麼是你!你,你不是被……」

「我不是被沉在湖底了?」長長的黑影乖乖縮回主人手裡,這雙手纖細卻有力,撫著掌中黑色的鞭子,「王儲殿下,我看錯你了。你還真有幾分小聰明。」

她沒有支起護身罡氣,因此雨水順著秀髮和面龐淌下。原本美艷的面龐,被襯托得殺氣騰騰。

娜仁!

啚炆絕不會錯認這張臉。可是她的確被天羅鎮在熔岩湖底了,僅僅在半刻鐘前。特木罕交給他的寶物一向無往而不利,她怎麼能在這樣短的時間裡就逃出生天?

這不科學!

娜仁嘴角噙笑,手掌一動,蠍尾鞭高高揚了起來,尖端綻放如蓮,每一根黑刺都被雨水洗出了淡淡毫光,看起來殺氣十足。

啚炆驚疑不定,大喝道:「你作什麼,你好大膽子,竟想對我動手嗎?!」

娜仁咯咯笑道:「你沒聽到大監國的嘯聲?他要我殺了你!」

想到烏謬嘯聲中的暴戾,啚炆只覺心口都涼了。難道這一回烏謬真想殺了他?大監國不怕和特木罕撕破臉嗎?他大聲威脅道:「只要你敢傷我一根毫毛,父王一定不會放過……」

話音未落,娜仁就逕直撲了過來。她身形矯健,動作輕盈而有爆發力,優美得如同雌豹。

同樣致命得如同雌豹。

或許只用了一眨眼的十分之一時間,她就欺到了啚炆麵前,幾乎和他面對面。

他口裡最後一個「你」字還未吐出來,眼前黑影晃動,竟是蠍尾鞭如蛇頭一般彈起,直直向他刺了過來。

一時之間,他周身各色光芒閃動,皆是護身法器開啟了護主效果。

不過它們並沒能給啚炆帶來多少安全感,因為轉瞬之間,伴隨著嗶嗶剝剝的聲響,防護罩紛紛爆開,竟然如同肥皂泡一般幻滅了。

七件防身至寶,居然被她一齊打爆。

娜仁的修為,竟然已經攀升到了這種地步!啚炆大駭,下意識地就想驅動最稱手的一件寶物。

可是懷中空空如也。

他這才想起,四方天羅已經被他拿去對付娜仁,沉入了黑爐堡熔岩湖的最深處了。

父王交給他的最珍貴的保命法器,是被他自己親手拋掉的。

現在,它再也護不住他的安全了。

可是天羅裡面困著的人,怎麼就能逃出來?

除非……

在這一瞬間,啚炆靈台清明,連思維都變得空前靈活,一下恍然大悟。

他失去了最重要的防身利器,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只得全心全意地父親求救。

自他出生以來,他還從未這樣虔誠而絕望地祈禱過。那呼喚發自心靈深處,並且循著信仰的連接飛向未知的遠方,企圖驚動那個強大無比的存在。

在啚炆降世的這二百多年間,父親一直是他最強大的靠山、最可靠的倚仗。直到此時,他依舊相信父親的力量能護持住他的安全。

可是「你」字還沒出口,蠍尾突然聚攏一處,靈蛇一般從他嘴裡鑽了進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