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300章 厄運和喜事

第2300章 厄運和喜事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21

第一眼看去,像極了鳥爪。

不過花想容知道,這當然不是鳥爪,而是龍爪!

這是用年幼黑龍的前爪做成的上下瓶封。龍族已經在這世上消失了數萬年之久,連花想容都尋不到第二個同族了,所以這件東西註定不尋常。「這是家母所贈。」她看遲天雪目光灼灼直盯著自己胸口,也有些彆扭,「怎麼?」

遲天雪遲疑一下才道:「這個東西我好像聽說過呢。白龍仙子方才救我一命,我才多嘴兩句……」

唐方聽出不尋常,鼓勵她:「有話直說便是。」

「我家有兩家商會,也做發賣行的生意。」遲天雪又想了想,「我幼時喜歡去商會裡玩耍,時常翻看拍品圖錄。有一回翻出來數百年前的圖錄,裡面就有一件和您這個長得好像,尤其是那兩隻鳥爪子。這個小砂瓶的外貌奇特,我才留下印象,只是我記得瓶里的砂是銀色的,和您的金砂不同。」

「幾百年前?」

「唔,大概是三百年前的?」遲天雪吐了吐舌頭,「拍品說明將這小沙漏寫得特別玄乎,把它叫作厄運之瓶。」

和「厄運」沾邊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唐方皺眉:「何謂厄運?」

「就是說,拿到它的人都要倒大霉。」遲天雪細聲細氣,「短短十年間,我家商會就經手發賣它三次了,每一任主人都是家破人亡,被人又淘來賣的。」

花想容聽得有趣:「就這樣還有人來買?」

「有呢。」遲天雪笑道,「這世上盡多不信邪的人,最後自己就中邪了。好在賣出去第三次之後我家商會就再沒見到它了,想來是厄運被破除了罷?」

「誰知道呢。」花想容挑了挑細眉,「那幾任買家都是誰?」人天性好奇,一件東西上面附著的神秘傳說越多,想要探尋其中究竟的人就越多。

遲天雪搖頭:「我記不住啦,當時也就是匆匆一瞥。不過其中有一家是我們常往來的客戶,也是好大一個修仙世家,據說經常都有仙人出沒呢,結果買了這鏈子去,隔年就被滅門了。」

聽起來還挺邪門兒的,花想容摸了摸自己胸口上的沙漏:「這東西上頭並未附著神術,也沒有詛咒的氣息。」

遲天雪恭敬道:「那我就不曉得呢,我只是將自己知道的都告訴白龍仙子。」說罷,告退而去。

……

早課結束,唐方也就得了幾個時辰的閑暇,這時拉著花想容返回自己居住的竹屋。他才進了門剛要開口,眼前香風撲面,已有兩瓣柔軟的櫻唇貼上來,把他想說的話都堵了回去。

「等,等一下!」花想容親他的方式就像啃心愛的糖果,他好不容易瞅准了空隙才能說上倆字,然後又被堵住了嘴。

花想容已經急不可待地將他撲倒在榻上,反手揚了揚,竹屋裡外兩層門就自動關上了。她笑嘻嘻地爬到他身上:「我要!」

她剝他衣服的動作駕輕就熟,無論他怎樣閃躲都能成功,這是好多好多年前就練就的本事了。唐方雙手按著她的細腰,不許她胡來:「你現在不方便!」

花想容忙著在他身上揩油:「有什麼不方便的?」她結束手頭要務,緊趕慢趕回來,不就是為了早一點享用他嗎?

唐方忍不住摸了摸她平坦的小腹:「你,你這裡有……」

「有就有唄。你以為我是脆弱的人類嗎,一不小心就滑了?」她漫不在乎,「大戰將至,到時候難道我要躲在一邊不應戰么?」她是當世唯一的真龍,玄天娘娘手下的仙人,兩界大戰怎麼少得了她的份兒?

她要是能避開那場曠世大戰是最好,可惜他不能代替她上場。唐方心底嘆息一聲,身體卻因她的撩撥起了反應。說來也是好笑,他對別的女子俱是興趣缺缺,無論人家怎麼挑逗都能安心當他的柳下惠,唯沾不得花想容。要怪就怪這妖女,三百年前就將他玩壞了。

他這裡一分神,花想容就在他腰上重重抓了一把,突然變臉:「三推四阻,你可是相中哪個漂亮小姑娘了?回頭我就殺了她!」她冷笑兩聲,「今兒你是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還是從前好呀,那時他只是個修為平平的小修士,根本無力反抗,只得任她翻來覆去揉弄。現在人家貴為長老了,架子就要端起來了。偏偏她心底對他常懷愧疚,可不能像從前那樣輕鬆按倒他,來一場霸王硬上弓。

啊,好懷念過去的好時光!

這都快變作她的口頭禪了,她就不能換一句,以為自己兇巴巴地很有威懾力么?唐方無奈道:「好,好,還是我來吧。花大小姐你小心身子。」

花想容也就是嘴上說得兇悍,被他抱起來時根本柔若無骨,一點兒力道都未使出來。他調轉了她的身形,這才緩緩俯身邀她共赴巫山**,動作極盡輕柔……

……

這一番糾纏不知時辰,轉眼太陽就升到天頂上了。

花想容蜷在他懷裡,把玩著他的黑髮,細喘都還未平復。唐方摸了摸她的小腹,擔憂道:「可有不適?」

「好得很。」她嘟起嘴,臉色又變了,「先前也沒見過你對我這般在意,可見你喜歡的——」她指了指自己的肚皮,「其實不是我,對吧!」太傷心了!她牽掛他三百年,結果他最惦記的居然是這一小團肉!

唐方頭疼得只想嘆氣。幸好他自從接到喜訊後,也去找過民間的郎中問訊,知道女人這個時期尤其不可理喻,這時只能各種溫聲哄勸,好不容易待她俏面重新多雲轉晴,才低聲道:「你脖子上那個沙漏,到底什麼來歷?」

她現在仍舊戴著,這時抓在手裡把玩:「據娘親說,這是她從桑切河裡揀到的。當時她正在河中游弋,岸上突然有大車傾頹落河,車上就掉下來這個。」她也向唐方坦白過自己的身世,因此後者知道她們這一族的原身在還未成龍之前,都是脆弱的孟水鯉妖。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