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04章 戰場上的揣測和試探

第2404章 戰場上的揣測和試探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35

泛大陸之戰開始前,戰盟就對天外世界的勢力分布進行了全盤梳理,重中之重當然就是神境、聖人境這等高階戰力的詳實記錄。陰生淵也是摩詰天家喻戶曉的大能,除了戰力卓著、軍功赫赫以外,鐵血得近乎殘暴,曾經生屠了兩個久攻不下的大城。

至於另一名神境顏烈,因為長久隱世不出,收集到他的資料很少。這才是格外令人頭疼。

有這兩人坐鎮,摩詰天軍隊的陣容豪華得堪比中州戰場,怎麼能輸?那丫頭又施展什麼詭計了吧?

他擔心寧小閑,因為在這個等階的大能眼皮底下耍聰明玩花招,堪稱極度的冒險。

他抑住心底那一絲焦躁,問塗盡:「既然七仔拖到現在才回復,小閑應該沒有受傷?」

「女主人從頭到尾都未露面,因此毫髮未損。」塗盡眼中也不由得帶上一絲欽佩。寧小閑的本事就在於屢屢於高空走鋼絲,本來一步踏錯就萬劫不復,偏偏她每一回都是有驚無險。

長天稍稍放心:「這就好。」難得她也學乖一回。須知鋒芒太露的結果,往往是折戟沉沙。

隱於幕後、運籌帷幄,這才是上乘手段。莫以為這就很容易,能因勢利導,又讓旁人心甘情願或者毫不知情地為己所用,方為高著。像長天這樣的大能輕易不會出手,而每仗沖在最前的必是炮灰。

塗盡接著道:「娘娘助奇凌城水淹摩詰天大軍。作為回報,懷柔上人搬開鳳頭山,引半條鳴沙河之水改流入烏頂山脈。」

長天一怔:「放水入山?」

他何等智計,前後稍作關聯,再想想烏頂山脈的位置和地形,不由得贊一聲:「此計大妙,可破烏頂山脈之難!」自古烏頂山脈一條道兒,誰占上了誰就是大爺。這會兒改山成湖,日後千帆競渡,這地方就算徹底跳出了蠻人的控制。並且船運比起陸運要方便快捷不止一個檔次,成本也低。但是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既然事情辦完,就該回來了。」

塗盡趕緊道:「娘娘和七仔這就上路了,最多十來個時辰就到。」

長天嗯了一聲,忽然道:「另外那件事呢?」

談起正事,塗盡也變得鄭重:「戰爭伊始,神王就沒有露過臉,連蠻人大將都只在戰前動員上見過神王一面,得了他的激勵。這一點和普通蠻兵反倒是一樣的。」

作為聖域的最高戰力和精神領袖,神王必然會在大戰開始前給軍隊打打雞血。不獨他這麼干,長天也不例外。可是之後呢?

「他的近侍也未見著?」

「不曾。」塗盡顯然有自己的情偵之法,「最高指令都從神王帳傳出來,不過那裡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包括參戰的核心將領,它下達的第一條指令就是靠近者殺無赦。」

「你也進不得?」

這話自有深意。魂修可以化身為任何人,只要他願意。尤其塗盡如今魂力大進,入侵混元境都不在話下。

「進不得。」他的回答毫不拐彎抹角,「帳上高懸分光鏡,我也不能接近。」

分光鏡最早出現在南贍部洲,可以照出魂魄的本來面貌,寧小閑就曾用它照出過陰九幽的魂魄分身真面目。看來蠻人入侵南贍部洲之前作了充足準備,又記得先輩曾經栽在魂修手裡,因此這回製造了一大批分光鏡用在重要場合,以遏制魂修的逆天能力。塗盡控制旁人時,自然不敢靠近這種分光鏡。

不過他也採取了紆迴之策:「我讀取了四名神王近侍的記憶,其中一名還是近衛長,可是大戰開始後他們都未見過神王。」說到這裡有幾分遺憾,「陰九幽有秘法,能令魂魄也改頭換面,蒙蔽分光鏡的感知。可惜,他不肯說。」

陰九幽才是魂修的老祖宗,其見識、眼界、天資,都非現在的塗盡能比。他就曾經化出來一個分身,連分光鏡和塗盡都分辨不出。塗盡在神魔獄裡也沒少刑求、打探此法,但陰九幽這人的嘴比蚌殼還緊,哪怕身處牢獄,依舊沒人能強迫他做不願之事。

長天目光森然:「也即是說,從天隙甫一開啟聽聞的那聲宣戰以後,就再也沒人見過神王本尊、沒人聽過他親口發令?」

塗盡斬釘截鐵:「沒有!」

長天點頭,揮了揮手。

塗盡即知機退下。

長天轉身往大軍駐營後方走去。

和中州大部分地區一樣,逆風平原的地勢格外平坦,好不容易才有點兒起伏。戰盟的營地是依著一片小山丘建造的,平時可起瞭望之效。

山丘上長一棵大樹,一木成林,華蓋亭亭,枝葉密不透風。

長天走到這裡,就有巡衛向他敬禮。他抬頭望了看,忽然輕輕躍起,鑽進了濃密的樹冠當中。

樹枝很粗,足以承載一個壯實男子而不折斷。他才抬頭,就對上了一雙明亮又隱帶幾分暴戾的眼眸。

白虎懶洋洋地半躺在樹枝上,坐望東南方向。那裡的戰火紛飛,從這兒就看得一清二楚。

對於長天的到來,他連眼皮子都不翻一下,舉起葫蘆汲了一口酒:「你怎知我在這裡?」他可是掩去了自身氣息的,就連前頭走來走去的守衛都不知樹上藏了一個大活人。猛虎自來擅匿身形,何況是他?

「虎性如此。」

「啥?」白虎沒聽明白,又問一遍。說他本性如此是什麼意思?

長天卻沒再解釋,轉開話題:「你一直蹲在這裡,可見過皇甫銘了?」老虎的天性不就是佔山為王?此地方圓十里才這麼一個小山頭,白虎不在這裡還能往哪兒趴去?

「沒有。連他的味兒都沒嗅到。」白虎也不是笨人,被他這麼一問就反應過來,「你是懷疑?」

長天「嗯」了一聲:「皇甫銘或許根本不在對面。」大戰剛開始,皇甫銘的確是說了那麼一句話,然而是隔著天隙說的,長天無法判定他的方位。後面嘛,這人根本就不見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