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07章 燒草人

第2407章 燒草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26

三百年,物是人非。昔時的中二少年,如今將為人父。

哪怕是神經粗壯如七仔,這時也忍不住要唏噓。

寧小閑笑了笑,任性地換了一個話題:「其他戰場的情況怎樣?」

「戰盟成員有十七、八位緊急求援,神君大人一直忙到我出發前才將增援安排好。」七仔幽幽道,「天隙開放太多,南贍部洲全線告急。就算全天下的仙宗合力,也沒法將這些洞口都堵起來。就我出發前所知,已經有九十六個天隙失守,二十七個仙宗被滅門。」

哪怕事先早有預估,寧小閑聽到這樣的結果,心中還是沉甸甸地。仙宗的失守,就代表著蠻人的進駐。蠻人一旦站穩腳跟,變客場為主場,真正殘酷的戰爭才會到來。

到得那時,又有多少仙宗是做好了準備?

不過這些麻煩都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現在的好消息是,她終於可以回去見夫君了。想起長天,她心裡暖乎乎地,只覺自己又好久不曾嗅到他熟悉的味道。

也不知他在戰場上可曾受傷?巴蛇雖然強大,可是泛大陸之戰高手如雲,蠻人的神境沒一個好果子,他不知道還有多少場硬仗要打。

「也不知中京如何了?」

「現在那裡變作了神山,青鸞按您的意思,將難民都安置到了神山裡去,這才有空抽手處理別的事務。」

寧小閑搖了搖頭:「不過是權宜之計,神山不適合人類居住。」數量這樣龐大的難民,她也無法可施,最主要的原因是遭災的中京並不在隱流的地界里,想要將他們全部消化完畢,主要倚靠附近的仙宗。否則這麼一百多萬陷於水深火熱當中的流民,只要拉他們一把,令他們有一屋可以蔽身,有一餐可以免飢,有一衣可以禦寒,他們就會感激涕零,不知道滋生多少純凈的信仰。

最重要的是,人都有鄉愁,都要落葉歸根。哪怕她有意將這數百萬流民帶走,對方也未必同意遷去比天邊還遠的西部地區。

這事終歸還要仰賴中部仙宗來解決。可是現在整個南贍部洲戰況最激烈的就是中部地區了,各大小宗派對抗入侵者已經自身難保,哪個還有心力去安頓凡人?

原本天底下最富庶的中京居民,變作了南贍部洲之戰的第一批受害者。

神仙掐架,倒霉的一定是凡人。寧小閑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即使她現在貴為玄天娘娘,對多數人類的窘境依舊無計可施。

說話間,七仔開始下降高度了,寧小閑已經能望見地平線上密密麻麻的軍營,以及更遠處冒出的硝煙。

這裡,就是逆風平原戰場!

這一路上為了避開麻煩,七仔一直在三千丈以上高空飛行。以他的修為,自然有能力抗擊烏頂山脈的罡風,所以基本是飛直線回來的,一路上經過六、七個戰場,大小不一,共同點就是搏殺都很慘烈。

殺戮,正是當下南贍部洲的主旋律!

為策安全,七仔選取的降落地點,當然是戰盟陣營的大後方了。既然順利地飛到這裡,兩人的心情就都格外鬆快。尤其七仔基本完成了神君大人交待下來的任務,這時就輕鳴一聲,對寧小閑道:「您先別告訴青鸞,我倒想看看她要將這好消息藏掖到什麼時候!」

寧小閑笑嘻嘻應了一聲「好」,對於給手下大將添堵一事毫無愧疚。

七仔想了想又道:「對了,我看西夜的宗主夫人也不像是個好餅。」

寧小閑當然知道,那女人到現在兀自記恨她:「怎麼說?」連七仔這麼個心大的貨都能一眼看出來,晏聆雪對她的厭惡是有多麼不加掩飾?

七仔哼了一聲:「昨夜我在戰鬥中飛過摘星樓窗口,恰好見到她正在燒草人。草人基本都被燒糊了,胸前貼的字條也被燒掉大半,只露出半個閑字。就這麼一瞥之後,火舌就將字條吞沒了。我本想進去揍她一頓,又趕著上戰場,再說那畢竟是西夜的宗主夫人。」他雖然衝動,卻也明白寧小閑花費寶貴的時間幫著郎青守城是有所圖謀,他當然不能因為一張燒得渣都不剩的字條子就把人家老婆暴打一頓,毀了寧小閑的計劃。

「燒草人?」寧小閑皺眉,心底恚怒暗生。以她現在見識,當然知道燒草人是多麼惡毒的一個舉動。這仇恨可不是至死方休,而是希望對頭死後還要下焦土地獄,永世受苦。

要知道昨夜今晨,寧小閑都在為西夜的戰爭盡心儘力,怎麼說也是幫了郎青大忙。晏聆雪竟然這樣不知好歹!

寧小閑想了想,忽然疑道:「不對。她沒有我的髮絲和精血,也沒有我的物件,甚至連我的生辰八字都不知,如何能做起巫毒人偶?」想製成詛咒人偶,須滴上對頭的精血或者嵌入髮絲,至不濟也要有這人用過的物件。如果這三樣都沒有,至少也要寫上人家的生辰八字夾進去,不過效力因之大減。寧小閑的生辰八字,連她自己在內當世知道的都不會超過三個,並且哪一個都不可能透露給晏聆雪知曉,後者絕不可能弄到這樣的情報。

晏聆雪的道行雖然不高,這樣的基本常識卻不可能不知。所以,她到底在作什麼?

寧小閑下意識覺出,那一定與自己有關。

七仔呸了一聲:「她總不可能在給您祈福罷?這女人尖鼻高顴,看起來就不像什麼好東」晏聆雪和寧小閑之間的過節,青鸞早就說給他聽過,他從來幫親不幫理,此後就怎麼看晏聆雪怎麼不順眼。

最後一個「西」字還未說出口,周圍的空間忽然微微扭曲。

那扭曲的程度微小得幾乎可以不計,就只是撲面而來的風突然停滯一下罷了。若非寧小閑敏感,甚至都無所覺。可是緊接著,她和七仔心底卻都不約而同地泛起一絲戰慄。

那感覺就好似自己只不過是天上一隻小小雀鳥,卻被最老練、最冷酷的獵手盯住的惶恐,甚至身形都被對方完全鎖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