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20章 清算兩筆賬

第2420章 清算兩筆賬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59

晏聆雪頓時精神一振,心頭略定。寧小閑與她一樣,手中打理龐大產業,對於談判、計較、磋商有著天然而狂熱的興趣。只要引開對頭的殺意,或許這能為她再多爭取一點時間。

她臉上不敢露出喜色,又聽到寧小閑問:「你在我身上種下哪種詛咒?」

晏聆雪頓時支吾。

寧小閑也不著惱:「你可以不說。」

她越不發怒,晏聆雪越覺毛骨悚然,趕緊道:「我說,我說,我種的是僖婆怨咒。」

「功效?」

晏聆雪猶豫好一會兒,才低聲道:「變海誓山盟為負心薄倖。」

寧小閑不怒反笑:「你倒是真毒!」

相傳僖婆是上古蠻巫,長相醜陋,卻得了一個俊俏偉岸的夫婿。可是丈夫愛的始終是別的女子,並且矢志不渝。她愱恨至極,卻沒有殺掉丈夫,而是給他下了這一道惡咒,要他也嘗一嘗被背叛、被拋棄的滋味。

晏聆雪不求寧小閑死無葬身之地,不求她身敗名裂,獨獨求她情海生變、恩斷義絕,可見心底深處其實將寧小閑的福運和她自己的不幸,都歸結在了撼天神君和寧小閑之間的情緣上。只要他們夫妻反目,她就尋到了自己的大解脫。

晏聆雪面帶愧色,聲若蚊蚋:「是我不對,我願將今日天凌閣送到的貨物盡數補償給你。那都是西夜自用的物資,最上等的貨色!」

寧小閑豎起一根纖纖玉指,左右搖了搖:「不夠,我要加碼。」

晏聆雪已經作好了她會獅子大開口的準備,當下屏息待聞。

就聽寧小閑悠悠道:「晏夫人這三百年來順風順水慣了,大概忘了痛徹心扉是什麼感覺了。青鸞,提醒晏夫人一下。」

青鸞!死去的重明鳥配偶,豈非就是隱流當中的青鸞?

果然一直站在寧小閑身後的女子大步走上來,幾乎和晏聆雪面貼面站住!

晏聆雪妙目睜大,急促道:「等下,重明鳥的死……」

青鸞的臉色冷若堅冰,帶著說不出的仇恨之意。她不待晏聆雪說完,已經伸手抓著她的臂膀,用力一扯。

「喀啦」一聲脆響,是骨肉分離的聲音。

晏聆雪頓時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

青鸞竟然將她整條手臂齊肩扯斷!鮮血如泉,噴出去四尺開外,也噴了幾滴在青鸞嘴角。她伸舌舔了舔,似是覺得味道不錯,於是湊近了晏聆雪:「這就叫痛徹心扉,晏夫人可要好好嘗一嘗我的痛苦!」

她原本秀麗的面龐扭曲起來,又沾染了鮮血,變作說不出的猙獰。晏聆雪疼得幾欲昏倒,在地上翻滾叫喊。她從小到大錦衣玉食,連油皮都沒蹭過幾次,除了生產以外哪裡受過這樣的切膚之痛?

寧小閑抱臂,靜靜地看著她痛不欲生。

晏聆雪捱痛不過,從懷中抓出丹藥打算鎮痛,卻被青鸞劈手打到了牆角去:「晏夫人何必著急,待會兒一起吃了效果更好。」

等會兒,一起?晏聆雪疼得昏昏噩噩,聽到這幾個字卻下意識地覺出不好,神識為之一清,立刻將方才被打斷的話一口氣說完:「寧小閑,重明鳥的死與我無關!」

「哦?」寧小閑偏頭看著她,「你沒有通敵?證據呢?」

證據?這種證據要怎麼舉?這片大上誰能證明自己「沒有」和蠻人私通,寧小閑自己能嗎?

證明「有」和證明「沒有」,這難度簡直不是一個量級的。

晏聆雪噎住了。不過她隨後就忍痛道:「那麼你,你有什麼證據能說我私通蠻人?」

寧小閑呵了一聲,俯下身來聲若耳語:「還記得四方天城么?我有幸渡過九重天劫,數百仙宗齊聚四方天城來賀,我記得晏夫人也到場了。」

晏聆雪何止到場,那時還與寧小閑、符舒、黃萱三人笑談片刻。「你說這個作什麼!」

寧小閑側了側頭:「在戰盟成立之前,四方天城內宗派傾軋互斗,原本就有些不共戴天的仙宗,在那裡斗得跟烏眼雞似的。我和長天都認為,暗中一定有人主使挑撥。」

她更是親眼見到連雲齋的胡妙文中了絲羅多的劇毒,於是連雲齋險些和自己的老對頭希明宗往死里掐。不過那一回的兇手其實是朝雲宗的入室弟子安魚,只不過這小姑娘事先被催眠,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了什麼。

她是蠻人留在大陸的後裔之一,也是等待被喚醒的蠻人細作之一。

「我們起先以為暗中通敵的是郎青,畢竟戰盟的成立對西夜算不得什麼好消息。不過懷柔上人確認了他的忠誠度。」神境與信徒之間有信仰紐帶,寧小閑就在長天的神國當中見過那億萬金絲的壯觀。越是虔信徒,金絲越明亮,反之則越灰暗,神境隨時可以直觀地查看信徒的願力,所以郎青如果懷有貳心,是瞞不過懷柔上人的。

晏聆雪咬緊牙關:「含血噴人!四方天城裡那麼多修仙者,你怎敢認定是我!」

寧小閑忽然笑得意味深長:「那就是我的事了,我自有辦法求證。」她抬眼望了望青鸞,「晏夫人私通蠻人,令無數修仙者殞命。你覺得,這回她要怎麼補償我們比較好?」

青鸞眼中的仇恨讓晏聆雪後背都沁出冷汗:「須從長計議。」

從長計議,那就要再多用些時間,晏聆雪現在最渴望,豈非就是再拖久些等救兵來?

不過她心頭這念頭還未轉完,青鸞忽然伸手,硬生生將她一條長腿扯了下來!

晏聆雪身下的地面頓時被鮮血染紅。

她再一次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晏聆雪就算痛得死去活來,也終於明白眼前這兩人根本不打算給她留條活路了,現在不過是貓兒逗鼠,享受她臨死前的痛苦罷了。她心底又是恐懼,又是仇恨,尖叫道:「寧小閑,你不得好死!」

寧小閑笑嘻嘻道:「你這句話在心裡默念了幾百年罷?也就是個牙疼咒,死活不見生效。現在我們來算一算第三筆賬。」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