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28章 無奈之法

第2428章 無奈之法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40

言先生也不堅持,只輕輕嘆氣,而後道了聲「也好」,即向郎青點了點頭,大步往外走去。

才走出第三步,他人就已經消失不見。

言先生離開了,而整個城主府的禁制根本未被觸發。

懷柔上人緊跟著也不見了。

……

又過得小半刻鐘,懷柔上人才大步走了進來。

他的臉色不好看,郎青輕一聲:「無妨,諦聽善遁,天下無雙。」他一眼看出,懷柔上人跟丟了。

他喃喃道:「諦聽到底作什麼來了?」照這樣看來,奇凌城的門禁根本擋不住諦聽的腳步,言先生之所以上門,就為了指點他那一個念頭嗎?

這時懷柔上人也問他:「那姓言的說你已經動過念頭,可解眼下麻煩。何意?」郎青既有辦法解決目前的難題,為什麼猶豫不用?

郎青點了點頭:「是,不過這辦法真有些對不起聆雪。」都說一夜夫妻百日恩,何況他和晏聆雪作了三百多年結髮夫妻,感情實勝過這世間多數眷侶。這辦法於各方都有利,唯對晏聆雪不公平。

懷柔上人卻不會管這許多:「什麼辦法?」

「對外宣布,我妻是自然病逝。」

懷柔上人好歹活過的年歲是以「萬年」為單位計算的。雖不喜歡蠅蠅苟苟、機關算盡,卻不代表他真是呆若木石。郎青這麼一點,他就明白過來:「原來如此,是為妙法。」

事發僅僅過去兩天,西夜還未對外正式公布晏聆雪的死訊。如果將她的死定性為病逝,那麼郎青如受油煎的處境就會迎刃而解。首先,既然是病逝就意味著沒有兇手,案子結了,郎青和西夜的能力不會遭受質疑;其次,晏聆雪之死就與寧小閑完全無關,西夜和戰盟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互助關係不會受到影響,依舊可以站到抵禦蠻人的統一戰線上。

第二點尤其重要。

和長天一樣,郎青身為一宗之主,更多時候要從宗派的立場去考慮利弊得失。毫無疑問,在大環境下西夜是不願意與戰盟撕破臉皮的,畢竟誰也不願意身處孤掌難鳴的境地。然而兇嫌如果是寧小閑,西夜就不得不站到戰盟對面去,這是原則問題。

可是就像郎青所說的,這法子「對不起聆雪」。因為對案情稍有了解的人都明白,她的死必是人為。郎青如果輕飄飄一句「病逝」就將她的死因輕描淡寫地掩蓋過去,未免顯得狼心狗肺。不過連他和懷柔上人都驗不出晏聆雪到底是怎麼死的,難道其他人就追查得出?從死亡現場判斷,晏聆雪百分百是自盡而亡。天凌閣的晏海青要是存疑,郎青大可丟一句:你行你來查啊。

當然,這個法子並非全為和稀泥,其中又有些深意。經言先生這樣一點提,郎青腦海里頓時了一整套計劃出來,點頭道:「就依此法!」

隨後他揮手召人過來,吩咐了幾句。既然下定主意,這事情做起來反倒不難。事發僅僅兩天,目擊證人只有一個,他又及時封閉了城主府,令命案的具體情況不得外泄。

現在,一切還在他掌控之中。所以郎青是有自信將此事辦妥的。

就連他自己都未發覺,此時的他彷彿放下重擔,渾身都放鬆不少。

¥¥¥¥¥

西夜對外宣布,宗主夫人晏聆雪積勞成疾,於九月廿七日仙逝。

消息放出,中北部地區一片嘩然。

戰爭打到現在這個地步,的確是勞民傷財、參戰雙方疲弊不堪。西夜身後眾多小夥伴也清楚,晏聆雪承擔的後勤責任也是極重,不過說到積勞成疾而逝?

偌大一個西夜,難道還調理不好宗主夫人的身體嗎?這片大陸上每天都有修士因為各種原因死去,晏聆雪又是因為什麼呢?

流言像長了翅膀,迅速飛向四面八方。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其中就有幾條點到隱流,說晏夫人是被玄天娘娘所殺。

當然這樣的傳言並沒有什麼生命力,因為寧小閑的奇凌城之行太過隱蔽,知道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修仙者能夠分享的,就是這兩個女人曾經爭奪撼天神君的恩怨,而那已經是三百多年前的舊聞了。沒道理玄天娘娘隱忍了三百年,卻在蠻人大舉入侵的時候突然跑去殺掉西夜宗主夫人對不對?

就連最荒唐不羈的評書先生,都不敢這麼寫。

因為西夜只發布了這麼一句官方措詞就三緘其口,可供人遐想的空間太大,更多更不靠譜的推理版本迅速被衍生出來,甚至包括了晏聆雪爭風吃醋、西夜宗主殺妻等等。

這種情況下,更多人將目光投向了正在匆匆趕往奇凌城的天凌閣閣主晏海青身上,準備看看他會作何反應。

這一回真不能怪大家八卦,因為晏聆雪的死從側面上關係著整個中北地區的安定。戰事已經這樣緊張,沒人希望再起波瀾。

這天傍晚,綉雲就被傳喚到海虹閣,跪在西夜宗主面前。

作為晏夫人命斃的唯一一名目擊證人,她看上去精神萎頓,憔悴了很多。這是因為西夜宗不停地提審她至少有十次的緣故。這也是很常用的審訊方式了,多次盤問,以核對她的供詞有沒有前後不一致的地方。

被問到後來,綉雲都巴不得自己是凡人了,只要吃一回吐真劑,說出來的就是真話,旁人就會深信不疑。

郎青這時的態度卻分外和藹:「綉雲,這幾天你受苦了。」

綉雲鼻子一酸,想起親眼目睹的夫人臨終的可怕場景,再想想自己遭受的沒日沒夜的盤審,這真真叫作無妄之災。整個城主府的下人那麼多,為何偏偏倒霉的是她?

郎青也看出她的委屈,連聲音都變作她從未聽過的溫柔:「今日起,你可以好好休息,不會再有盤問,你也不用做那些活計了。」

綉雲大駭,撲倒地上大呼:「宗主饒命!綉雲什麼都沒做,求宗主開恩!」她在府里是這樣微不足道,生死都不由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