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30章 突然反水

第2430章 突然反水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527

城主府燈火通明。

晏海青走得急,只帶了幾個隨從。他這會兒已經趕到,並不與郎青寒暄,而是一頭扎進靈堂,哭祭自己的妹子去了。他掌家很早,只有這麼一個嫡親的妹妹相依為命,雖說後來各自成家,感情依舊異常深厚,他也料不到,一向居於深閨幕後、遠離戰火的妹妹會有這樣一紙噩耗傳來。

良久,他才走了出來,兩隻眼睛紅腫,卻對郎青道:「你說,我妹妹是積勞成疾而逝?」

他的聲音中滿是怒氣。

這理由的確不能讓人信服。郎青搖了搖頭:「對外的措詞罷了。」

他這樣直白,晏海青反倒一呆。

不過他也是久掌大權,立知另有隱情,當下看了郎青一眼:「詳細說來。」

郎青伸手道:「請。」依舊將他引去滴水閣。

閣上明鏡高懸,晏海青哪怕悲切之中依舊抬頭看了一眼,皺眉:「這是?」

「分光鏡。」郎青不經意道,「以防妖孽進入。」晏海青走近時,他還特地看了一眼,天凌閣主還是天凌閣主,鏡中面貌沒有變作別人。

他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雙方坐定,郎青才將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說了,只略去晏聆雪最後喊出來那一個字。

晏海青越聽臉色越黑,直到郎青說完簡直要拍案而起:「荒謬!我還道你有什麼隱情要訴,哪知比『積勞而逝』更不堪。姓郎的,你竟敢說我妹妹是自盡而亡!」

他對晏聆雪之了解,天下無人能出其右。自家妹妹看似柔弱,實則骨子裡爭強好勝,從不居於人後。這樣一個好強的女子,怎麼可能自尋了斷?

郎青雙手一擺:「夫人的遺體,你也拜別過了,可見過別的傷口?仵作幾次查驗,都未發現任何外傷。」

晏海青當然不信:「這世上多有神通,傷人於無形。」

郎青搖了搖頭:「守宅的陣法,請自懷柔上人。天底下就算有神通能攻破進來,怎能不驚動他老人家?」

晏海青怒哼一聲:「是這樣么?你將我妹妹的丫環帶進來,我要親問。」那才是真正的證人。

郎青當然不能說不,轉頭吩咐幾句,即有侍衛匆匆趕去,將綉雲帶了過來。

綉雲進了滴水閣,見到這廳里人數寥寥,卻個個威嚴,遂怯怯地不敢抬頭。

晏海青強按下心頭悲憤,和聲道:「你就是綉雲?」

「稟晏閣主,婢子就是。」

「事發時,只有你搶先趕到?」

「是。」

「將那天情況,從頭到尾仔細說來!」

她下巴都快長到胸口上了:「那天不到申時,天凌閣的姚掌柜來訪,夫人在綠影亭接見了他,會面長達一個多時辰。後來姚掌柜離開,婢子也隨著夫人返回卧香樓。夫人那天似是十分疲乏,上了二樓就休息了,婢子就侍在夫人隔間。那天夜裡有雨,婢子睡得迷糊,忽然聽見隔壁有奇怪響動,似是有物拖行,又像有細碎物體落到地上,再後來是叮嚀一聲響,十分清脆。婢子喚了一聲,夫人不應。於是婢子就推門進去了,看見、看見……」

說到這裡,綉雲聲音發顫。

晏海青卻不放過她說的每一個字,出聲催促道:「看見什麼,說!」

「我,我看見夫人蜷縮在地,眼前的八寶櫃打開了最下面的格子。地上掉著一個白瓷瓶,瓶子里的紅藥丸撒得到處都是!夫人、夫人剛往嘴裡放了一粒東西,吞下去了!」

晏海青抓住關鍵點:「你親眼看見,夫人吞下的是祝融丹?!」

綉雲毫不猶豫道:「夫人動作很快,我只看見她吞下去的東西是紅色的,和地上其他的藥丸顏色一致。我能看清,是因為屋子裡原本很暗,我推開門的時候,光也照進去了,恰好就照在夫人身上。」

妹妹居然真地服毒?晏海青滿面不可思議。

綉雲卻接著道:「我那時還不知道夫人吞的什麼藥物,一邊奔去扶她,一邊喊人來幫忙。這個時候……」

她就快說到郎青特殊交待的部分了,這位西夜宗的宗主也有些緊張。這時綉雲卻看了他一眼,面露為難之色。

郎青心裡咚地一響,暗罵「無知蠢婦」,竟然在這個時候回頭看他!

晏海青自然也注意到這個動作了,眼神頓時凌厲,聲音卻加倍和藹:「莫要驚慌,你只管據實說來,一切有我替你作主!」

他將「據實」這兩字咬得很重。

綉雲小聲道:「求晏閣主護我周全。」

郎青雙眼立刻眯了起來,晏海青當然是一口答應:「好,萬事有我。你說便是!」

綉雲明顯在鼓起腮幫子的同時也鼓起了勇氣,一咬牙大聲道:「這個時候夫人卻抓著我的手說了一個字!」

「寧——」

這一聲她學自晏聆雪,在這空曠的滴水廳里喊出來居然分外凄厲,其餘音裊裊,分外瘮人!

郎青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怒聲道:「賤婢!」

晏海青也站了起來,卻是以身擋住了他望向綉雲的目光:「莫怕,一切有我給你作主……我妹妹還說了什麼?」

綉雲老老實實道:「沒了。夫人著急說話,但是嘴巴開合幾次,但一個字也出不來。」

祝融丹是最快生效的幾種毒丸之一,晏聆雪吞下去就很難再開口了。

晏海青望向郎青的目光頓時森寒:「我妹妹臨死都要指認兇手,你竟敢昧著良心說她是自盡?!」

郎青這時反倒嘆了口氣,低喃一聲。

晏海青沒有聽清,怒道:「你說什麼!」

郎青這才放大音量,重複了一遍:「原來,真地不是寧小閑所為。」

聲音里有如釋重負。

這句話沒頭沒尾,晏海青怒火都為之一抑:「什麼?」方才那侍女分明喊的是「寧」這個字吧?妹妹和寧小閑的宿怨,他這個當哥哥的當然知道,何況以寧小閑的修為本事,要殺掉晏聆雪易如反掌。為什麼郎青現在反而替寧小閑開脫?他記得西夜和隱流的關係也好不到哪裡去罷?

郎青想起來的,卻是言先生的那句話:兇手是不是寧小閑,一試便知。

西夜既然已經對外公布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