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32章 不分親疏遠近

第2432章 不分親疏遠近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508

軍情速遞線

因為各種原因而沒留意或者壓根兒不可能看到水雲章後感言的小夥伴,現在看過來:

第三次重申——水雲赴日參加起點沙龍期間,也就是19-26號期間每天照常更新,依舊是4000均字/天,但是雙更合一,每天更新時間改到下午14時!

軍情速遞線

晏海青點了點頭:「曾有耳聞。」福生子是很冷門的一種生物,他從前倒是見過一回。

「這縷灰煙就是福生子的福運生效以後,留在人身上的『晦氣』,或者說反噬之力。」這玩意兒真是太偏門了,連都伏用都用掉了許多時間才找出它的真面目。幸得長天耳提面命,否則以她當初之自責、暴怒和急躁,不待都伏末研究出個所以然來就會直奔奇凌城、殺掉晏聆雪。那女人死不足惜,可這麼一來卻要漏過真正的兇手了,又和西夜結下深仇大恨。

這麼一來,豈非正中對手下懷?「詛咒的本質是願力,因此不能附著於我身。」全天下都知道玄天娘娘立了生祠,可以接受萬民叩拜,因此她的香火願力每時每刻都在源源不絕輸送過來,尤其南贍部洲大戰開啟,黎民苦難深重,日夜祈求神明保佑,因此傳輸過來的信仰之力總量至少暴漲了五倍不止。非獨是她,每位神境皆是如此。所以詛咒之力還未來得及加諸其身,就已經被人類的願力洪水沖得無影無蹤。

」——可是這東西。」寧小閑指了指瓶中灰煙,「卻和詛咒半文錢關係也沒有,乃是自身氣運的一點波動,我就無可免疫了,畢竟,哪怕是神仙有時候也會倒霉的。」福生子的作用,在於短時間內促成好運。可是人的氣運是一定的,前頭增了,後頭就得減,此乃天衡,所以就有好運和晦氣之說。「這東西是有人用過了福生子的好運,又藉助秘法將接下去的晦氣轉移到我身上,和僖婆惡咒本無半點關聯。只是這二者乍一看像極了,如不費時間仔細分辨,如非見識廣博,很容易就將它們混為一談。」

郎青聽到這裡當然明白了:「你是說,聆雪給你下的咒根本無用,真正生效的是陰九幽轉移給你的晦運?」

「正是。」寧小閑眼中露出一點慨然,「他知道七仔和隱流的禽妖在大戰中飛行於高空,很容易就監視到摘星樓的景象,才故意誘使晏聆雪焚燒草人、施放惡咒。估計就算七仔沒見著,他也會想辦法令我知曉;我乘在七仔背上返回隱流這一路上,神王又故意隱忍,等到七仔向我、向隱流都發出『晏聆雪下咒』的訊息後再出手殺害,以促成隱流對晏聆雪的報復,也促成戰盟與南贍部洲中北部仙宗關係的決裂。」

「所以,陰九幽分身勾結了神王,而晏聆雪又作了陰九幽分身的棋子和掩護。」她瞥了地上的陰九幽分身一眼,「事發以後也多虧了懷柔上人據實以告,長天將他的原話轉告予我時,我才能發現這該死的分身恐怕早就潛伏在晏聆雪身邊了。他附著的軀殼,恐怕就是晏聆雪的大丫環春萼。」

郎青驀然動容:「竟是春萼?」

「大概是春萼言之鑿鑿,說我在滴水閣等候郎宗主的時候吃了茶水,晏聆雪才讓她把我用過的冰瓷茶盞拿回去施咒,畢竟要施展僖婆惡咒有這樣的要求。」寧小閑嘴角一勾,眼裡卻沒有半點笑意,「可笑晏聆雪識我太淺。既知她在那裡,我怎會用西夜奉上來的東西?」莫說茶水了,她連杯盞都未碰過,晏聆雪若還能對她成功下咒,那才真是見鬼了!

也就在那時,她才真正確定晏聆雪只是個擋箭牌而已,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

「不過我抵達奇凌城,開始調查晏聆雪的時候,才發現春萼已經失蹤,城主府對內對外卻宣稱她告假回家了。」她冷冷看了一眼郎青,「是你們所殺吧?」

郎青摸了摸鼻子,有些訕訕。晏聆雪坦承下咒一事,他就明白要儘快毀掉證據,春萼是不能再留了。

晏海青聽二人說話,也摸清了個大概,這時插話道:「且慢,城主府里處處高懸分光鏡,陰九幽的分身怎能行動自如?」

寧小閑看他一眼:「這就得問他了。」她自然知道原委,卻沒打算給這兩人解釋。說到這裡,她正色道,「兇嫌既已抓到,我要將他帶回隱流。我向青鸞保證過,一定將殺害她丈夫的真兇抓來,任她凌遲處死!」

其實她將噩耗傳給青鸞之前,後者就有所感,心神難安,卻只道自己動了胎氣。待到娘娘親來傳訊,青鸞痛不欲生,非加入這趟奇凌城追兇之行不可。寧小閑百般勸阻無用,最後只得以此事涉及巫詛,或於青鸞腹中胎兒不利不祥為由,將她攔在中州。當時眾人也都覺得,這惡咒連寧小閑都能纏身,何況青鸞沒有神位,未能收集信眾願力,萬一連累幼胎就不好了。

那可是七仔的遺腹子,是他留給她的唯一念想,青鸞說甚也不敢讓它們受到傷害,因此才強行抑住親來報仇的念頭。寧小閑又向她許諾,無論兇手是不是晏聆雪,都一定會被送到她面前,任她處置。青鸞這才作罷。

郎青和晏海青異口同聲:「不可!」

晏海青眉尾上挑,積蓄許久的怒氣才溢了出來:「他是殺害我妹妹的兇手,怎能任你帶走?」

地上的陰九幽分身懶洋洋插了一句:「不若你們打一架,誰贏了就能帶我走。」

這幾人都對他怒目而視。

寧小閑早知會逢今日之局,倒不動氣:「這樣罷,你們將他交由我帶走,我就不追究西夜縱容晏聆雪對我下咒之事。否則——」她的聲音放緩,每一字都帶有巨大的壓迫力,「戰盟與西夜守望互助之協定,就此作罷!」

她是隱流妖王,此事當真可以自行作主,因此這番話說出來擲地有聲。詛咒有沒有生效是一碼事,晏聆雪對她下咒是另一碼事。修仙者可不講究以德恕人,郎青明知晏聆雪暗詛寧小閑,卻聽之任之,還幫著她銷毀罪證。如今真相大白,隱流自可以堂堂正正來追究責任。不就是比誰的拳頭大嗎?

郎青沉吟不語。

晏海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