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44章 長天要去的地方

第2444章 長天要去的地方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13

長天目光閃動,「走罷,出去。」

既然從這裡抓不出鴻蒙元氣,在此久留也無意義。

兩人遂遁原路返回。

寧小閑照舊提起了全身神力。暗中布局那人見到他們不上鉤,大概就要明白出手攔截了罷?恐怕這又是一場驚天大戰。

然而,並沒有。

出乎她的意料,這一路走出去直到穿出岩層、重新鑽入天隙,都順順利利地並未再起波瀾。

對方放棄了?

這真是古怪已極,強行扭轉天隙要花費的神力恐怕是巨大的,對方現在就收手,豈非太不值當了?

不管她怎麼想,兩人已經重新站在了烏馱城的土地上,來往的平民看他們的眼神活像見了鬼。回頭看去,天隙那一端依舊是沉沉的、一成不變的黑暗。

四周看起來是安全了,她才放鬆下來,小聲道:「那片虛無到底是什麼?」怎地如此厲害,無物不可以分解?「要是能取一點出來對敵,天底下還有誰能是我對手?」

長天心情雖然沉重,到底被她逗笑了:「莫說是你,恐怕連蠻祖都無計可施。」

她不信:「蠻祖抓得出鴻蒙元氣,卻取不出那東西來?」

長天搖頭:「如果這東西能為他所用,蠻祖怎麼還是敗給了南贍部洲的天道?」

她滿面嚴肅:「不許再賣關子,看在我剛剛拯救了你的修為份上!」

這丫頭,就是有辦法令他開懷。長天不由得莞爾:「那便是混沌。」

「混……」她差點兒張嘴就問「什麼餡兒」了,多虧現在見識不同於從前,立刻反應過來此「混沌」非彼「餛飩」。

下一句話就是帶著強烈驚訝口吻的:「怎麼可能!」

世界始於混沌,那的確是一片虛無,什麼都不存在,連光都還未出現。直至開天闢地,萬物自成。可以說,混沌就是一個世界的初始形態,卻也是終極形態。天外世界就算不如南贍部洲古老,但它肯定存在已久,又怎麼會有混沌之氣?

「怎不可能?」長天伸指,在她腦門兒輕戳一記,「你忘了,那是天道的試驗場。我問你,你在南贍部洲的歸墟裡面,可曾仔細感受過湮滅之力?」

「當然有啊。」她在歸墟里悟道三百年,雖說多數時間都呆在巴蛇的肚皮里,可是每過百年歸墟世界毀滅的時候,長天都會讓她著重感悟,尤其最後一次滅世降臨時,她甚至還被湮滅之力直接吞掉了一臂,這才逃入巴蛇安全的腹中乾坤,當時可是痛得兩淚漣漣。「印象深刻!」

「湮滅之力不如這混沌之力,乃是因為它就是混沌當中分辟出來的力量之一。另一種力量稱作創世之力。」

創世之力和湮滅之力,這兩種力量同根相生,一世相剋。創世之力強於湮滅之力,世界快速擴張,萬物欣欣向榮;反之,則世界漸漸崩壞、毀滅,直至重歸於虛無。這樣的輪迴,寧小閑在歸墟裡面已經經歷了三次,感觸極深。

然而它們有共同的祖先。長天繼續道:「你若是將歸墟也如這般劈開來看,最核心的部位大概也還留有混沌,那是創世時的最後遺留,很可能被天道收集起來,在此基礎上建起了歸墟。」

歸墟的作用,是推演天地變化。作為一切的起始,一切的終了,混沌就是避不過去的重要一環。天道以此為基礎架構各式各樣匪夷所思的變化,才能在情理之中。

她長長地「哦」了一聲。這樣說來,她就明白了。蠻祖當年都有信心去挑戰天道,自然要經得起混沌的消磨。

有時候,自不量力和驚世壯舉的間隔只有薄薄的一層窗戶紙。

她對蠻祖的力量越是了解,就越覺得這人如巍峨高山,簡直不可逾越!

或許,這就是長天面對混沌也必須親自一試的真正理由罷?

當然,這句話她憋在肚子里沒說,只挽著丈夫的手:「下一步去哪?」

長天反掌將她小手握緊,卻不說話。

她知他最深,這時候就明白他又要做些艱難的決定了,不由得噘嘴:「喂,可不能撇下我自己去玩!」

戰局如此,哪裡還談得上「玩」?這一點,兩人心知肚明。長天知道妻子之意,歉然道:「待我回來再好好陪你。」

寧小閑瞪著他,目光寫滿不善:「你真要拋下我?」

兩人腳程奇快,這時候已經遠離烏馱城,行走在渺無人煙的荒野。

曠野勁風聲呼嘯,也將丈夫的話送進她耳中:「我要去的地方,未必能護得你周全。」

「哪兒?」

「神山。」他的聲音仍是一貫沉穩,卻讓她驀地瞪大了眼。神山早被聖域收回作為自己的大本營,對任何修仙者來說,現在都不啻於龍潭虎穴。

哪怕是長天,在那裡都討不得好吧?她秀眉緊蹙:「那裡有什麼?」才值得他這樣冒險呢?

「蠻祖的過往。」長天的神態看起來並不像一時衝動,令她多少放下了點心。他輕輕撓了撓她的手心:

「我豈非對你說過,要擇機進入神山,一探神王過往。」

她不以為然:「還有一個又簡便又安全的辦法:去問月娥。事關南贍部洲前程,我不信她還要三緘其口。」

長天搖了搖頭:「只怕她也不知。」

「她可是天道。」寧小閑不以為然。雖然她不大喜歡月娥,但對這位天道化身的本事依舊推崇,「這世上有她不知之事?」天道雖然靜默,卻記錄一切。

「自然是有的。」

「別說是識海哦。」她不上套兒。

「不。」長天面色肅然,可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便是尋常鬼蜮,偶爾也能蒙蔽天機,何況蠻祖?」

她想了想:「你是說,發生在神山當中的事,有可能連天道都不知曉?」

「蠻祖昔年既想與天道爭鋒,怎能讓對手明明白白看清自己底細?」否則底牌和底褲都給人看去,那就是實打實要輸了。蠻祖的對手可是天道,無事不知本身就是個最大的BUG,「你還記得隱流自神山當中抱回來的嬰孩么?」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