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79章 追蹤魯奉先

第2479章 追蹤魯奉先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54

這裡可是王都,什麼好東西沒有?寧小閑在這裡呆過許久,對它的繁庶心中有數兒,因此曹牧苦守黑柳沼澤的時候,這丫頭很可能已經到了這裡,正在打探土詭的消息。WW?W?·K?A?NSHU·COM

不過她也明白,這裡是烏謬一手遮天的地方,稍有一步差池就是滿盤皆輸,連自己都會搭進去,因此必定處處謹慎。他手裡關於她和撼天神君的資料最為齊全,通讀下來最大的感觸,首先是她運氣太好,遇上那許多過不去的兇險還能每每化險為夷,其次卻是警醒: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她能胡作非為到現在,一定有她的憑仗和本事。

從他和她打過的交道來看,這女子喜歡藏在幕後,又屢有奇思,堪稱最難應付的對手之一。昨個兒起,城中的呼蘭家族突然到處收購土詭,下午才發生的事兒,報告半夜就呈上了他的案頭。他敏銳地嗅到,這事件背後有她的身影,可他沒有立刻動手,卻是不打算打草驚蛇,因此一切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

¥¥¥¥¥

護衛離開龍牙堂後不敢耽擱,一路策騎急奔,不到一個時辰就趕回了呼蘭府上。

土詭取回,少爺有救了。這消息不到小半天就傳遍了全府,畢竟呼蘭家主不開心,底下的人也一定笑不起來。

這東西當然也被第一時間獻到了魯奉先眼前。這位大巫凶肅容接過,就將所有人都轟出了病房:「出去,莫WW?WK?A看N?S?H?U看·C?C?」

事實證明,魯奉先的速度很快,沒讓外頭的家屬等待太久。不到一刻鐘,呼蘭少爺的卧房門開了,魯奉先走出來:「好了,醒了。後面照著方子認真服藥就好。」

呼蘭少爺果然已經蘇醒,不再是先前那等癔症,見到家人也認得出來。呼蘭大老爺抱著兒子喜極而泣,哭了半天才想起來怠慢了恩人,趕緊擦眼淚出來酬謝魯奉先妙手回春,可是外頭空曠,除了幾個仆丁以外哪還有人?

……

這時的魯奉先,早就出了呼蘭家的大門。他將裝有土詭的匣子放在儲物袋中,騎上傀儡獸迅速往城北門而去。

以他王廷大巫凶的身份,在這裡當然進出自由,城衛只看了看他的徽章就放行了,連目的地都不敢問。

魯奉先出了西城以後,奔到僻靜處就收起傀儡獸,放出了自己的飛行法器,騰雲駕霧而起。

明霄山的範圍很廣闊,他不敢從山上直接飛越,否則就是自己喂入虎口,最穩妥的辦法就是離得遠遠地繞路。

他也的確這麼做了。

天蒙蒙亮的時候,他終於飛過了契亞山。這是沙度烈最東側的邊界線,再往東就是奉天府的地盤了。

飛到這裡,魯奉先明顯鬆了一口氣,甚至有閑心降下雲端,在一個不知名的小縣城裡點了一碗黃豆面,還要了個土豆胡蘿卜粑粑。

此時已經快到隆冬,就算身處西南,清晨也有幾分料峭之意,熱湯熱餅下肚,甭提有多麼舒服了。

他剛剛把一張餅子吃完,就看到棚子外頭有人走進來,在他對面的空凳上坐下,與他隔桌相望。

這人一出現,油膩簡陋的小棚都顯得亮堂起來。

魯奉先愣住了,而後滿面驚訝:「特木罕,您、您怎麼來了!」

來者正是烏謬,他已經恢復了本來面貌。這樣的容貌氣度不常見,這處食棚的人類店主也不由得看愣了眼。

烏謬笑得讓人眩目,說出來的話卻比刀子還要鋒利:「如果你真是魯奉先,此刻就會爬起來見禮。」

無禮何以治天下?自從沙度烈結束部落時代,轉為一人獨攬大權時,上與下之間就要執行嚴格的君臣之禮了。魯奉先只是一介巫凶,並沒有大權在握,見到烏謬焉有不跪之理?

可是魯奉先臉上驚惶,坐在椅上卻穩如泰山,哪有半點要行禮的打算?

此話一針見血,刺得魯奉先收起了臉上的表情。他挑著筷子,居然又唏嚕一聲吸了根麵條,這才放下碗嘆了口氣:「麵條不錯,可惜以後沒機會再吃到。」

「你繞著明霄山飛了大半個晚上倒也罷了,實不該降到這裡來吃面,否則我還未必發現你故意引著我拖時間。」烏謬讓那護衛將土詭送到魯奉先手裡,就是想綴在後頭,看看魯奉先怎麼和寧小閑接頭。可他未料到,這人居然漫無目的閑逛。

魯奉先雙手一攤:「被你跟上了,我去哪裡都是一個下場,早和晚又有甚區別?」

烏謬目光灼灼,似乎要看穿他的心思:「你這是不打算將土詭送到寧小閑手裡了?」不應該呵,這傢伙花了恁大力氣布置,才將這寶貝握在手裡,怎肯錯失如此良機?

這一局已經很清楚了:寧小閑的確想到了沙度烈王都里可能就有土詭。雖說不用冒進黑柳沼澤去撞大運,可是想在烏謬眼皮底下將這東西弄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有假借他人之手。

呼蘭家求來求去也無人治得了少爺的魂傷,一是人微言輕,托不到門路,二來也是因為西南戰爭緊迫,沙度烈將混元境以上的大能都投入了戰場,呼蘭家找不到高人可以治傷的緣故。「魯奉先」只要稍作暗示,呼蘭家族必定求之若渴。

魯奉先側了側首:「土詭得而復失,危及娘娘安全,兩害相權要取其輕。」寧可丟了土詭,也不能暴露了寧小閑的位置。

烏謬卻未被他混淆過關,緊盯著他道:「你怎知被我跟蹤?」他神念掃視數遍,眼前這個人法力不高,體征均與魯奉先一致,按理說絕無可能察覺到神境的尾隨。

魯奉先緊緊閉上了嘴。

烏謬瞪著他數秒,眼中慢慢流露出瞭然之色,其中還有一點憤怒:「你也不知道!」這傢伙道行再低微也無所謂,他本來就只起拖延作用!

魯奉先忽然一笑,露出滿嘴森森白牙:「特木罕,你上當了。這一局,你又要輸了。」

烏謬長眉一軒,正要將他拿下,魯奉先暗黃的麵皮忽然泛紅。

85度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