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97章 人言可畏

第2497章 人言可畏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41

小說org,寧小閑御神錄最新章節!

兩人並肩往後行去,廣德真君問了句:「長天道友何時歸來?」目光一轉,恰好望見她小手一抬,皓腕上戴一隻制工精細的純金蛇形鐲子。

唔,這鐲子?他隨長天阻截過烏謬,親眼見到巴蛇毫無芥蒂地化作小小飾物盤在自家夫人身上,這鐲子莫不也是……?

寧小閑笑了笑:「他很快便回。」

穿過側殿,就進入精緻的後花園。這裡有陣法保護,天上雪花飄落,園中卻花紅柳綠,開得一片盎然,哪像是知道人間疾苦的樣子?

天色昏黃,然而廣德真君抬頭,依稀能望見側殿殿頂上鎮著七個瓦件脊獸。這倒是有趣了,方才進來之前,他數過那裡的脊獸,分明只有六個。就這麼一個多時辰功夫,就平白多出一個?

再仔細看,那七個小獸裡面有個雙足站立的小鳥,腦袋扭向後埋在背羽里,睡得正香。

那不是金烏么?

廣德真君不由得莞爾:「長天道友真了不起,居然能說動金烏留在這裡守著你。」金烏是這世上最奇特的禽類之一,它誕生於光芒之中,在長天的神國之中具現為太陽。雖然南贍部洲的太陽並不是由金烏變化而成的,可是光能照見的地方,再細微的變故也逃不脫它的眼睛。

寧小閑面上一紅:「金烏要守護的可不獨是我,還有整個城池。」魯家浜現在已經變作戰盟的大本營,不能沒有神境坐鎮。原先一直是長天留在這裡,現在金烏回歸修仙者陣營,這守御之職自然就卸給了它。

廣德真君也燃起了少有的好奇心:「我竟不知世上還有金烏留存,長天道友從何處將它請來的?」

他活過的年頭也很長了,既然連他都說沒見過,金烏消失於世至少也有一萬多年的時間。

寧小閑聳了聳肩:「我知道的還沒您多呢,不如您給我科普一下?」她夫婦二人最近忙得團團轉,連聚在一處的時間都撥不出來,哪有空互訴衷腸?

科普?廣德雖未聽過這兩字,但依稀明白它的意思。巴蛇歲數比他還大,這小姑娘卻最多活過三百年頭,她不知巴蛇從前過往,也不奇怪。廣德真君捋著長須正要說話,屋脊上的金烏姿勢一動不動,聲音卻在兩人耳邊響起:「沒見過當著人面嚼舌根的。」

它耳力極好,這一老一小卻在底下公然議論它。它再不開嗓子,這兩人真當它只是個蹲屋頂的脊獸了?

寧小閑笑了:「好好,不說了,對不住。」轉向廣德真君誠懇道,「多謝真君方才仗義直言。」廣德真君和長天夫婦從前並沒甚交集,朝雲宗和隱流也沒有直接利害關係。他肯站出來為隱流說話,為長天說話,只說明這老人實在心胸開闊。「『廣德』之名,果然是名不虛傳。」

廣德真君擺了擺手:「份內之事,不須記懷。所謂升米養恩、擔米養仇,方才這樣的事兒我真是見多了。」言下唏噓。

寧小閑想起他一生樂善義舉無數,想必見識過的忘恩負義之輩也不知凡幾,這才有如此感慨。

她正要說話,忽有所感,旋即住口。

果然幾息之後,外頭就有人聲響起,自遠而近:「塗煥兄,今日一別,怕是後會無期了。」

聲音落寞。被稱作塗煥這人微驚:「怎地了?」

「昨日下午,聖域已經攻破了枕遼山。唇亡齒寒,他們沒了,聖域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這人幽幽道,「聽說攻打枕遼山的蠻軍中,似有聖域神境唐努爾出沒,這一路下來勢如破竹,我們恐怕……」

塗煥緊聲道:「你這趟來是向戰盟求援?」

「是。」先前那人苦笑一聲,「五日前就請援了,據說撼天神君已經簽令,著戰盟撥人手赴援。可是對方有神境壓軸,只怕——」話未說完,化作一聲長嘆。

塗煥默然,好一會兒才道:「戰盟雖有神境,也護不住我們所有人。降是不能降的,唯死戰耳,廣德真君方才所言甚是。」

先前這人冷笑一聲:「冠冕之言,老哥你真信了?」

「有甚不信?」渙煥低低道,「隱流老巢在大西南,若要明哲保身,它何必來趟中部的渾水?那十幾萬人的死傷,我看是真有的,並未誇大。」

先前那人嘿嘿道:「廣德真君話只說了一半。你道隱流真是急公好義、心憂天下,拿著十幾萬條人命幫著我們和蠻族過不去?」他頓了一頓,「天下有這種好人?你看神君像這種好人?」

撼天神君看起來鐵石心腸,的確不像個老好人:「那你說是何故?」

「你就不知了吧?神明都需要信仰之力,南贍部洲上信仰他們的人少了,他們獲得的力量也小,所以神明也要爭香火的。他現在不幫我們,等到蠻族橫掃大陸時,他還能繼續在巴蛇山脈躲下去嗎,到時候誰來幫他?」

「再說了,神君和聖域的神王之間,據說也有一大筆私怨未了,難怪他積極抗蠻。」

「私怨?」塗煥的聲音忽然變得很奇怪,「你說的該不是玄天娘娘?」

「可不就是?」先前這人輕嗤出聲,「神君現在不領著我們打蠻人,後頭神王可要來搶他老婆了。所以隱流現在所為,非為公義,乃是自救!塗煥兄可莫要將撼天神君夫婦想成了聖人,玄天娘娘三百多年前還是聲名遠揚的妖女呢。」

廣德真君聽到這裡,白眉軒起,就要揚聲喝斥。寧小閑卻沖他擺了擺手,傳音道:「隨他們去說。」

她笑容平和,似是真不將這兩人言語放在心上。廣德真君看得明白,也就按下了火氣。

這兩人渲泄幾句,不免又低落下去,腳步聲漸輕,慢慢走遠。

廣德真君這才重重哼了一聲:「人心隔肚皮。」

寧小閑漫不經心道:「背後嚼我們舌根的人多了去,不差這兩個。」

廣德真君余怒未消:「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大難臨頭,怨天尤人。都是這般鼠目寸光之輩,難怪仙宗一盤散沙。」

85度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