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534章 花開兩朵

第2534章 花開兩朵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49

原本被撕成千片萬片的廣德真君,碎片忽然自行組接,像是拼圖的過程被十倍、百倍地快進。

一眨眼功夫,他又站在了原處,毫髮無損。

方才那狂暴已極、連天地都無法承受的威力,竟然不能撼動他分毫!

莫說長天和虛泫吃驚,就連不遠處的金烏都有剎那失神,被唐努爾攻得手忙腳亂。

這一幕實是令人沮喪,不過長天隨即望見廣德指縫間漏下來點點碎屑,狀如細砂而色作血紅,被風一吹,即化作無形。

這東西,他其實不陌生了,當下動容道:「替死人偶!」

這色澤、這碎屑,只屬於一種天地至寶所有——血梧桐刻成的替死人偶。

原來方才那一擊果然已可致廣德於死地,可惜這廝身懷至寶,血梧桐人偶當即生效,替他擋去了風洞帶來的傷害。

對於這樣的結果,長天也只能暗道可惜。廣德真君活著的年頭太長,也不知掌握了多少寶貝。再說哪個神境大能沒有異寶或者壓箱底的神通保命?

廣德同樣不掩飾自己的心有餘悸。

雖說他帶走寧小閑之時就作好了被追殺的準備,卻也沒料到長天的報復來得這樣迅速、這樣猛烈,他竟無還手之力,若非身懷至寶,此刻已然是神形俱被吞噬。

長天欺身而上,直取他面門,口中森然道:「便再有一百個替死人偶也救你不得!」

且莫說廣德真君手裡能不能有一百個,替死人偶的使用需間隔很長時間,若是再一次被致死打擊,廣德多半就回天乏術了。

可是捱過了方才的驚天一擊,擊殺廣德的最好時機便已經過去。神境想殺死神境,本就絕非易事。廣德執出本命神劍謹慎敵之,從不願被長天的氣勁正面纏上。

打蛇隨棍上的道理,誰都明白。

這兩人信奉的大道,一個是強橫霸道,一個是厚德載物,攻守之間不好看,卻是兇險萬分。金烏偶然一眼瞥過來,也不由得嘖嘖稱奇。廣德背叛了整個南贍部洲,可是使出來的劍意依舊正氣浩然,有溫敦仁厚之意,說明這人緊守本心。否則似他這樣以「心劍」入道之人,心中有愧、有羞、有悔,則劍意就要滯轉不靈。

這傢伙,莫不是連自己都能騙過,謀出來一個問心無愧?

虛泫則是抓緊這會兒功夫,用力跺了跺腳。

他個頭不高,這兩下卻像巨象蹬步,震得整塊地面簌簌發抖。緊接著,二十丈外的河水忽然咆哮翻騰起來,化作兩頭水龍,分別撲向廣德和唐努爾。

這式神通,包括花想容在內的諸多水系修仙者都使得出來,可是虛泫召喚出來的水龍不僅鱗角宛然,連眼珠都能轉動,甚至渾濁的河水凝成的身段還散發出陣陣龍威,濃厚已極,方圓百里的水族聞之四散奔逃,顯然並非徒有其形,其神能已不輸與真龍。

究其原因,除了虛泫本身功力通神以外,他手裡還收有曾經的四神獸之一——青龍的本命精血,因此以之催化出來的水龍,天然帶有龍煞龍威,並且配合虛泫本身的神通,威力奇絕。

唐努爾倒還罷了,廣德在長天兇猛的攻擊下已是有些左右支絀。兩人雖是神境,道行之高下卻是一眼就能看出。若再捱虛泫雪上加霜,恐怕他再有替死人偶也派不上用場了。

他神念掃視全場,見著虛泫這麼一手,面上就不由得變色。

¥¥¥¥¥

水鏡術中斷,汨羅心事重重,問了侍女春芽幾句就邁步往外行去。

真相已經推論出十之七八,撼天神君等人也前去追擊廣德真君。無論他們最後能否得手,南贍部洲中部的格局也勢必要因此改寫。現下他應做的,就是讓奉天府早作布署,同時提醒戰盟:大變將至。

多思樓被戰盟徵用,這裡也有奉天府的要員。眼下寧小閑和長天、虛泫等高層都不在,第一話事權自然由汨羅代管,於是他還未走出多思樓大門,就聽得底下來報:

朝雲宗權掌門到!

這位處荒郊野外的小小多思樓,過去這小半天里恁地熱鬧啊。汨羅一振衣袖,親身相迎。

權十方帶著朝雲宗諸位長老自外頭大步走入,一抬頭望見汨羅,小小吃了一驚:「府主怎到了這裡?」他不久前才接到消息,奉天府遭沙度烈全力強攻,態勢危急。汨羅不在自己地盤上坐鎮指揮,跑到數萬里之外來作甚?

汨羅看他神情、聽他言辭,就知道廣德真君的真實身份多半還沒暴露出去,當下也不動聲色:「此處突發急務,我隨撼天神君一起到來。權掌門怎會來此?」

他雖然輕描淡寫,可是權十方多年來將朝雲宗打理得四平八穩,心思也越發玲瓏,聽他這樣一說,就知道所謂「急務」多半已經是火燒眉毛了,否則怎能令汨羅放下關乎奉天府生死存亡的大戰,隻身跑到這裡來?聯想方才自己心裡莫名傳來的一陣陣悸動,似乎有大不祥降臨,他輕輕蹙眉:「隱流的白龍在蔡家坡遇襲,聽說是被真君救到這裡來,然而傷勢極重,又是身懷六甲。我恰好領隊經過此處,便也來看看。」

汨羅笑了笑:「白龍經她巧手醫治,此刻已然無恙,母子平安。」

「她」是誰,汨羅不必明說,權十方就已知曉,聞言輕舒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白龍若是殞落,當是南贍部洲的一大損失,她想必也要難過很久。

幾人已經進了會客間坐下,汨羅指尖摩挲座旁一隻黃玉雕成的風水葫蘆,一邊道:「白龍之所以無恙,是因為她將煞毒引渡到自己身上——」說到這裡,他有意稍作停頓,果然見到權十方俊目微睜,唇卻抿起,顯然有些緊張。

這個人,果然還是在意的。只不過他歷煉多年,早過了莽撞的年紀,這會兒也只是下意識捏緊扶手,卻等著汨羅的下文。

在意就好。汨羅繼續道:「廣德真君說要助她一臂,撐開結界,於是她療傷時可收春風化雨之功?」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