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556章 醒悟

第2556章 醒悟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47

雖說她確信支使這幾頭凶物的人只打算嚇唬嚇唬他,可誰知道禍斗會不會突然狂性大發?她還是偷偷做好了應變的準備。

這種野獸,永不可能變作貓啊狗啊那般溫馴的生物。

神王笑了,露出一口白牙:「聰明!」心智聰穎是一碼事,變作凡人卻遇上惡獸撲喉而來、竟然還能觀察入微,舉一反三,那就是另一碼事了。

就算失去了神通,寧小閑也還是寧小閑。

「我原以為神王就是蠻祖,不過蠻祖怎會作這樣幼稚的布置?所以——」她側頭看著他,烏眸晶亮,「你到底是蠻祖,還是皇甫銘?」

蠻祖是好幾萬歲的人了,怎會佯喚禍斗來捉弄她?結合從前見聞,這反倒像是皇甫銘的手筆。她分明記得那小子十三歲帶她到海港邊吃魚生,故意擠了一碟子芥末要看她的笑話。

神王對她的諷刺不以為意,嘴角越揚越高,看起來心情很好:「你猜?」

寧小閑撇了撇嘴,轉身往葯林深處走去:「罷了。對我來說,反正已經無甚區別。」

她聲音中隱隱透出的失望令他斂起笑容。地上的禍斗察覺到他身上傳來的無形壓力,更害怕了,把腦袋貼在地面,不敢抬起。

神王目光從它們身上掃過,這幾頭凶獸如聆聖音,轉身一溜煙兒跑了,尾巴緊緊夾在雙腿之間,去得比來時還快。

他邁開兩步,就和寧小閑並肩而行:「你覺得我像蠻祖,還像皇甫銘?」

寧小閑想都不想:「你像神王。」

「呵。」她說的是氣話,神王微微一笑,「你倒是沒有變化,和從前一樣。」

「從前……」她不由得冷笑。

她從前是哪樣?早知今日,從前她就不應心軟,一見面就該弄死皇甫銘那個熊孩子。這麼一來,南贍部洲永無今日之禍端,她和長天早成神仙眷侶。

她毫不掩飾目中恨恨之色,神王的神念鎖定在她身上,不須轉頭也能看清她面上神情。

這時候,她心底大概念叨著他的各種不好罷?神王溫聲道:「你最恨我的,是我射殺重明鳥之事?」

寧小閑方才抓了根樹枝在手裡,聽他說完,咔嚓一聲捏作兩段。

「戰爭難免傷亡。」神王只當沒聽見,「連訶羅難都死在旱魃手中,深究起來,還是我的損失更大吧?」

訶羅難被海勒古所殺?寧小閑一驚,腳步下意識停住:「大黑天死了?」

神王笑而不語。

「何時?」

「六日之前。」他據實以答。

寧小閑緊緊盯著他,眼中有思索之色:「不,不對,不是大黑天!」大黑天已經逃向西部,旱魃為什麼要去追堵他?海勒古對這場曠世大戰一直抱著袖手旁觀的態度,這與他生前是蠻人有關。

他著緊的,只有柳青璃。

神王看向她,眼神似在問「不然能是誰」?

她腦海中有靈光一閃,脫口而出:「是廣德!」

卓蘭聽到神山外有驚天動地的打鬥聲,是在六天之前,那時候長天追著她到這裡來;神王現在卻說,訶羅難死於旱魃之手,同樣在六天前。怎可能這樣巧,各種劇變都發生在同一時段?

最說得過去的解釋:這根本就是同一場大戰。

關於訶羅難的真實身份,她和長天一直存疑,並不座死認定是大黑天。能從多思樓里悄悄帶走她的,也不可能是大黑天。若說這是訶羅難所為,那麼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廣德!

只有德高望重的廣德,能獲取展紅俠的信任,自由出入竹林白屋;

只有廣德,能自由進出多思樓,卻不被她、不被長天懷疑。

難怪白龍傷重卻被救回來,原來這根本就是針對她下的圈套!

神王輕輕鼓掌:「不錯,猜得好,你還是這般心思機敏。」

寧小閑眼角跳了兩下,這傢伙在諷刺她嗎?她連廣德都認不出是誰,一腳踩進這圈套當中去,現在他反來誇她聰明?

不過人在屋檐下,她也不想梗著脖子擺英勇義士的poss,該問的話還是得問。她想知道的事,大概沒人比神王更了解。

「你和長天達成了什麼協議?」

雖說先前問過卓蘭了,但現在她想聽原版的。

神王言簡意賅:「你活著,他撤軍回大西南。」

「就這樣?」她不信。丈夫跟在她身邊耳濡目染那麼久,談判技巧一定大有長進。「還有呢?」

「你在我這裡,會安然無恙。」神王的神情看起來真誠又坦蕩,「我會保護好你,誰也傷不著你。」

寧小閑面無表情:「如若他不答應呢?」

神王笑了:「沒有如果。」換作他是巴蛇,也一定不敢冒這個險。「其實,我倒希望他不答應。」

寧小閑沒有問為什麼,因為她感受到神王目光灼灼,像是能將她皮膚燒傷。

她忍不住將黑氅裹得更緊:「隱流現在已經……撤走了?」

「就我接到的情報,隱流已從中部十七個大州撤出,隨它的主人啟程返回西南。」神王倒是不瞞她,「否則三個月內走不到巴蛇山脈,協議內容就完不成呢。」

饒是事先猜到,她心裡也是沉甸甸地:「戰盟那裡作何反應?」她相信神王一定也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他們?」神王語帶不屑,「很是吵鬧了一番。據說還有不少人慷慨激昂地陳詞,不過沒有動搖巴蛇的決定。」

長天確是言出必行,從不毀諾。她冷冷道:「你這幾天,準備大開殺戒了罷?」

「降者,不殺。」神王摘了根嫩芽放在嘴裡嚼了嚼,「有那不自量力的,我也無法,要殺雞儆猴。」沒有隱流的戰盟,就像被拔了牙的老虎,再兇猛也是有限。他這幾天忙著作一系列布署,就是要在隱流離開以後,快速搶奪中部地領地。

他的動作太隨性,最重要的是,皇甫銘從前也時常這樣做。寧小閑目光閃動,忽然問他:「這場大戰,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兩人並肩而行,一個高大,一個嬌小,頭頂常有鳥兒啾啾,足下踏著的落葉沙沙作響。不知就裡的,還以為這是一對璧人。19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