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612章 矇混過關

第2612章 矇混過關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39

「娘娘在老時間駕臨山海閣,借閱了十三本書。」弁慶呈上寧小閑所閱書目,而後聽皇甫銘問道,「有無異樣?」

「沒有,一切如常。」弁慶答道,「只是今日娘娘看書有些快了,比平時多看了一兩本。」

「她知道我快要帶她下山了,這時多看幾本也是應該。」皇甫銘停筆,搓著下巴道,「要不要從山海閣裡帶上一些,讓她路上打發時間呢?」

「聖主這念頭甚好,娘娘應該會喜歡。」托娘娘洪福,他這三年來每天都能見著神王,雖然只有短短十幾息時間,也就是作個簡單的彙報。但在別人看來,能在聖主面前多多露臉,讓他留個印象,那已經是求都求不來的天賜良機!

就連王庭里的諸多貴族,都向他頻頻示好。

皇甫銘笑了笑,忽然問他:「她今天喝的,還是靈茶?」

「不。娘娘改喝了蜜菊茶,就是最近神山流行的蜂蜜花茶。」

皇甫銘當然知道這潮流是怎麼攪起來,不由得笑道:「好。還有別事要稟報嗎?」

弁慶猶豫一下:「沒有了。」

皇甫銘重新執起狼毫,口中卻道:「你猶豫了,說明有話不知要不要說出口——可是但凡關係到她的,都不是你能作主的,你可明白?」

弁慶頓時後背沁汗,趕緊道:「是,是,都該由聖主定奪。今日錦書樓的明燈珠壞了兩盞,燈光大暗,娘娘經過時不小心拌到花瓶,就是這件事了。」

「她摔著了?」

「沒有,娘娘隨後站穩,安然無恙。」弁慶對答如流。其實他當時伸手扶過娘娘,可是他不認為實情以告是聰明之舉。橫豎閣里當時也沒第三個人在,娘娘對神王的態度又一向不好,她不說,弁慶自己不說,這世上還有誰會知道?

「她身手極好,就算失了神力也不可能摔倒。」皇甫銘想了想,「你那花瓶是何時增設的?」

弁慶一怔:「啊,兩天前。」怪了,他此前並沒有彙報這個,神王怎麼知道換了花瓶?

皇甫銘卻知道寧小閑失了神通,目力大不如前,不能夜中視物,也在情理。可是上錦書樓的路,姐姐走了三年罷?她那麼精明仔細的一個人,又最擅於見微知著,怎麼記不住錦書樓里物什的位置呢?

如果說花瓶是最近新換上的,也還說得過去。

「明珠燈是何時損壞?」

「今天早晨,有兩隻蝙蝠飛進來,咬壞了。」

那就不是寧小閑進去時才弄壞的了:「掌管燈具的是誰?」

「是……」弁慶正要說出屬下名字,皇甫銘已經擺了擺手,「算了,我不想知道他的名字,就在山海閣里處決了吧。」

弁慶呼吸都為之一頓,只覺頸口一涼。

他這屬下也沒犯甚大錯,只因為修繕燈具不及時,絆倒了玄天娘娘,神王就要將他殺了!

伴君如伴虎,這幾個字果然不摻半點水分。

這當口,弁慶再一次慶幸自己沒將扶住娘娘的實情說出,否則恐怕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罷?

「好了,辛苦。」皇甫銘俊面上笑眯眯地,「你也去休息罷。」

「是。」弁慶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皇甫銘揮毫片刻,方才停了筆,喃喃自語:「只是不小心絆著?」

弁慶方才所說的,都太合理了,簡直不該起一點點疑心。再說寧小閑去過山海閣一千多回了,偶爾出點意外也在概率之中。

可是這麼合情合理,總讓他覺得哪裡有些兒不對。姐姐可不是個安分守己的性子,她在神山裡呆了三年,當真老老實實、什麼花招都沒耍出來?

這反而才是古怪罷?

他望向窗外,目光不由得一凝。

今晚群星璀璨,那光芒疏冷清遠如鑽石。其中又以東方七宿的星光最為明亮。

唔,卻也是太亮了些,光度至少有原先的三、四倍之多,甚至超過了黎明前東方的啟明星,可以用「耀眼」來形容了。

這三年裡面,東方七宿時常如今晚這樣爆發不止。

東方七宿對應的是乙木之力,看來巴蛇不甘雌伏,也是動作不斷呢。

皇甫銘眯起了眼。

¥¥¥¥¥

南贍部洲中部,魯家浜。

這裡水澤密布,或面積寬廣,或星羅棋布,每到夏末秋初,撐船入水不見人,惟見蘆花蕩漾、潔白如雪。

王記飯莊離城門口不遠,就挨著一片大湖。所謂吃水靠水,它這兒從釀酒的水到紅燒的魚,都取自八十步外的湖裡。

這是吃飯的點鐘,飯莊里也只有三兩桌客人,點的還是不值錢的玩意兒。最近的生意太蕭條了,守門的幾個粗壯大漢抱著胳膊打盹,任蒼蠅停在肩膀上也不動一下。

飯莊的掌柜名字雅緻,不過瘸了一腿,所以私下裡大伙兒都喚他王瘸子。現在王瘸子就坐在櫃檯後頭,給自己點了一袋水煙,一邊聽湖邊草叢裡傳出來的啾啾蟲鳴。

他默默聽了會兒,吐出個煙圈,喃喃道:「人活著,還不如外頭這些紡織娘自在。」

「說的是啊,掌柜的。」有個客人聽到了,也附和一句,「咱活得時間,指不定還沒它長呢。蟲子被鳥吃,咱們……唉,或許哪天也進了別人肚皮吧?」

王瘸子哎喲一聲:「這話可亂說不得,晦氣得緊。有句話叫做一語成讖。」

客人咦了一聲:「在你這店裡還怕事?」伸手指了指天花板。

掛在二樓的招牌,額外釘上了一塊獸頭牌子,黃澄澄地,是打磨得光滑的黃銅,上面做了些處理,就算風吹雨打也不會變色。

雖然很久都沒下雨了。

有這獸頭牌子,才能在魯家浜做生意,否則……

王瘸子沒好氣道:「那也不是免死金牌,蠻人大老爺們,我們誰也得罪不起。」

客人點點頭,往桌上丟了銀子:「再拿一角酒、三兩熟菱角來。酒要你們這裡最好的蘆花香。」

雖然現在錢不好賺,王瘸子還是忍不住提醒他一句:「小七兒,蘆花香不便宜。」這小子口袋裡沒幾個銅板了,還敢出來喝酒,也是心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