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623章 英雄與梟雄的區別

第2623章 英雄與梟雄的區別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138

將偉人和英雄神化、仙化,這在華夏古史上也是屢見不鮮的,「但是從他所用的神器『浮沉』就可以看出,蠻祖在探索自己的修行之路以前大概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

「浮沉」的形狀像鍬也像鎬,與如今的戰鬥武器不同。它是最早陪伴在蠻祖身邊的神器,可見蠻祖曾經用它用得最趁手,要麼耕種土地,要麼做些匠人的活計。「這樣的人,一開始在部族裡不太可能是上位者,那麼就分不到最好的食物和藥物,年景不好的時候可能還要挨餓,他的成長可能充滿艱辛,在體質上或許比旁人欠缺。」

無論動物、人類還是蠻人群落,都講究血統的純正性。越是原始的部族,對「一脈相承」的追求就越高,因為那是維護自身統治的基礎,所謂「禪讓」,只是一閃而過。

剝掉蠻祖高大上的光環,誰也不知道他原來是個怎樣的人,畢竟他生活的年代太久遠了。沃應了一聲:「有些道理。」

寧小閑想了想:「可能是身體瘦弱、體能不足,也可能有其他隱疾或者缺憾。反過來說,若沒有這些短板和缺點,或許蠻祖不會成為踏上道途的第一個蠻人。」

這話聽著有些奇怪,但是往更深層面想就明白了。如果此路不通,生物總要為自己找到另一條出路。人類的力量不如虎豹,耐力不如豺狼,皮毛不如駱羊,因此發明工具、學會驅使牲口、縫製衣物。

或許就因為蠻祖有這些先天後天的劣勢,才迫得他另闢蹊徑,最後摸索出屬於自己的「道」。遠的暫且不提,就舉神魔獄中關押的陰九幽為例,他自幼都被蠻人看作是先天廢材了,可見修行根底有多差。也正因為羸弱已極的體質徹底斷絕了他的健體之路,他才開山立派,煉出史上最奇特的一種修行者——魂修。

「不消說,蠻祖在道藝漸長的過程中也不斷給自己洗筋伐髓、脫胎換骨,要最大程度降低先天體質對自己修行的影響。長天告訴我,如果修為只到神境,這麼做是完全無問題的,神境之軀的強橫程度已經遠超普通人想像了。」她的道侶正在衝擊真神境,對這方面自然最有發言權,「可是再要往上嘛——恐怕又回到了最初的問題上來。」

「連身為魂修的陰九幽,要衝擊更高境界都必須去找一副強韌已極的肉%~身。」這也是當初陰九幽操控廣成宮屢屢與隱流為敵的根本原因之一,倒不是這傢伙生性就喜歡禍亂天下,「無論後天再怎樣調養,蠻祖的身體基底是從娘胎中帶出來的,那一點先天血脈不可能被強化。在長天看來,蠻祖不具備神獸這樣的天眷血脈,能修至真神境已經用盡了所有努力和機緣,就算他離登天只剩一步之遙,這步恐怕再邁不出去了。是以他當年的邀天一戰,或許只是最後一次嘗試,或許也只是一個幌子,藉以掩飾自己真正的動機。」

聽到這裡,沃明白了:「他是作好準備,一旦失敗就利用真命之體從頭來過?」

「無論輸贏,總是要試一把的。這也是所有修仙者的終極目標,只不過古往今來只有蠻祖一個人站到了天道的面前而已。」寧小閑輕聲道,「蠻祖大概在爭鬥中已經意識到自己沒有勝算了,而真命之體就是他的後路,所以夏靈姬傷害了嬰兒,蠻祖才心急火燎地往回趕。」她無聲一笑,「這裡面套路太深,連天道都看不透。夏靈姬的道行相比他來說不值一提,雖然不知其中究里,卻憑直覺發現蠻祖格外著緊這個孩子。若說蠻祖在昔年犯過的錯誤,除了專斷自負驕橫以外,大概也輸給了女人的第六感吧?」

沃只能苦笑。如果寧小閑今日這番推論都命中靶心的話,那麼蠻祖當年真是輸得憋屈已極,難怪他不不服不忿,還要留下一縷神魂想著東山再起。

「攢金部族敗於蠻王之手,那位率領攢金部族奮起抗爭的大英雄也不敵蠻祖,落敗而亡。」這倒沒什麼好奇怪的,真命之體的強大,值得蠻祖親自出手,「雖然記載當中沒有明言,但想來蠻祖從他身上獲知了真命之體的秘密,才決心給自己找一副真命之體,補足今生缺憾。下一回,他要贏在起跑線上。」

並且他和夏靈姬生下來的真命之體天生就擁有他的血脈,更適合他侵體入占,大概只要稍加改造,用起來就能如臂使指,不會有魂體不合的尷尬。

沃聽到這裡,不由得贊一聲:「真乃梟雄也。」

南贍部洲有修仙者奪舍,她在華夏也聽說過重生的奇聞,只不過這些主角要麼是走投無路之下不得不重新找副軀殼將就,要麼就是被動接受命運的安排,說穿了不外乎「迫不得已」四字;可是那時候的蠻祖功高參天、修為絕世,又受億萬子民膜拜,可以說站到了一介生靈所能達到的至高點上。

那個位置,有多少人夢寐以求?蠻祖為窮天地之理,卻能棄之如敝履。

放棄已經到手的所有功業,從頭再來,這需要多大的膽識和魄力?要知道,就算蠻祖利用真命之體從零開始,也要經歷無窮無盡的波折和變數,會不會早就死在掰倒天道的修行路上?這一點,連他自己也不好說。

這樣的風險,他都敢於接受。蠻祖其人,早就脫離了世人眼中的「英雄」範疇,也正因他不計成敗、不問得失,方可成就不世之功業罷?

沃心裡也生感慨,不過這時候寧小閑話鋒突然一轉:「我說的這些,天道都應該很了解才對。」她的聲音,這時才顯露出不滿。

神山裡的一切,天道不知曉還情有可原,那裡障蔽了天機。可是攢金部落呢,難道漫長的數萬年里,這個部落也能蒙蔽天道?

天道一直掌握著她想要的線索,卻任她在黑暗中摸象,居心何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