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635章 快了

第2635章 快了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73

她輕嘆一口氣,「到得那時,你還有時間怪神王勾結妖族對付沙度烈嗎?」

她的話意很清楚了,隱流這支奇兵就算烏謬不用,聖域也一定會用上,並且就是用來對付沙度烈。

烏謬的神情微微一僵。神王控制寧小閑,隱流會不會聽命攻打沙度烈?從隱流很乾脆地退回大西南、放任南贍部洲被蠻族侵吞的事實來判斷,答案是肯定的。

只不過他的神情變化只在剎那,這裡又是爭議不休的會場,大伙兒臉上有什麼表情都不足為奇。

烏謬有決斷之才,不動聲色地長長吸了口氣,才問她:「只是解開你的禁制?」他還是好奇,打開兩道禁制後這女子還是手無縛雞之力,卻要打算如何逃走?蠻祖追蹤金環下落就能抓到她了。不過她現在都能用出傳音,指不定還有甚壓箱底的手段沒使出來。

寧小閑回眸沖他嫣然一笑:「你要是願意助我脫困,我自然求之不得。」

她的笑容被面具擋住,只有紅唇揚起,盡顯甜美。坐她邊上的神王暗暗蹙眉,面露不悅,一直默默關注這裡的陰氏姐妹則是微顯錯愕,未料到她敢坐在神王身邊勾%~搭別的男人。

烏謬目光也在她身上掃過,「是了,我若能將她奪過來,投鼠忌器的可不止是巴蛇了。觀神王對她敬重回護,恐怕愛慕發自本心。將她擒在手裡,於我霸業大有裨益!」隨後心中倒是一熱,「我又未與巴蛇定契,到時百般折磨她都不在話下。倒要看看,那時她還能不能笑得像現在這樣甜!」

他也是明斷之人,微一沉吟即道:「我最多只能將你弄出廣成宮去。」

言下之意,出了廣成宮地界,她就要自謀去路了。若是重新落入神王甚至是烏謬手中,就算她自己本事不行。

這是巨大的風險。然而她在神山韜光養晦三年,為的也不過是這樣一舉出逃的機會。所以她毫不猶豫道:「好。」

「另外,我需要契機。」他也不可能大喇喇起身將她搶過來,三方參加虎嘯峰,都帶了不少親隨和國內重臣過來,既作參謀,也有些兒抵押為質的意思。所以此時此地可不是和神王直接翻臉的好時機。

寧小閑的目光這才漸漸有了焦距:「快了。」

快了,這是什麼意思?這妖女又要使出什麼手段?不過烏謬心底還是有深深的疑問。為了解開隱流身上的枷鎖,她寧願自己落到他手裡嗎?要知道神王敬她愛她,待她如座上賓;烏謬卻是恨她憎她,巴不得將她挫骨揚灰,要能生擒寧小閑,也不知能用多少種酷刑款待她。

兩人這一番對話的同時,先前蠻人貴族的發言引起不少共鳴,有人笑道:「可不就是?我那地頭收購通乾草以為軍資,三令五申一定如數上繳、平民不得私持,結果查下去還是有人偷藏。有個藥材行掌柜藏了五斤,還辯解這是已經賣給故人之子的存貨,就等對方來提走,因此不能上交。」

廣德忽然道:「你將他怎麼處理了?」

「這個藥行掌柜?」貴族微怔,「我沒過問,或許我手下將他剝皮點了天燈也未可知。」威嚇,有時就是最好的鎮壓手段,因此他並不阻止手下蠻人行兇。

廣德輕聲道:「何必酷厲至此?」他從懷裡取出一疊黃紙。紙質雖然粗糙不堪,和草紙差不多,卻修剪作長條形,長度一尺有餘,短邊的一端還有幾個饅頭狀的隆起。

「諸位可知,這是什麼?」

在座的搖頭,都感茫然。看起來倒有幾分像施法用的符紙,可那玩意兒在材質用料上也是很有講究的,斷不至於這般粗劣。

廣德從底下抽出一張,立起來展示給眾人:「現在呢?」

這張紙上,歪歪扭扭寫著一行小字:「承天隆運英武明德誅邪定勝撼天神君。」

雖然這字寫得像初學者,每個都快要散架的模樣,不過大伙兒眼力不錯,還是一眼認出來了。先前發言那貴族失聲道:「神主牌!」

這看起來像草紙的長條子,居然是供奉神仙用的神主牌!

得多有想像力,才能看出那幾個饅頭狀的隆起是雲朵的形狀?不用說,造得這麼粗陋只能說明兩個問題,一是使用者窮得底褲都快拿去當掉,二是這玩意兒很可能是一次性的,否則怎麼也是弄個木牌子更省事啊。

「訶羅難大人,這東西從哪兒來?」

「距離這裡三百里外的一個小鎮,具體就不點名了。」

聰明人倒是一下聽出了癥結所在:離此不過三百里,那就是在聖域地界了,並且還不是窮鄉僻壤,居然就有百姓私自供奉巴蛇。要知道,蠻人每控制一地,都會毀掉平民家中的神主牌,逼他們只能供奉蠻族神境的牌位。如有發現私自供奉外族神境者,一律是斬無赦!

信仰,一直都是最容易引爆戰爭的導火索。即便以聖域之強大,平民之弱小,宣傳和執行這項鐵律也用了足足兩年時間才初見成效,還是以殺掉了三百多萬平民為代價,方起震懾之功。

蠻人想要的,一直只有平民的恐懼和順服而已。

廣德接著道:「我想諸位應該已經猜到這符紙要怎麼用了。不錯,就是要祭拜時才將神明的名號寫在上頭,然後覆蓋在聖族神明的神主牌上,如此一來,信仰之力自然就飄去他信奉的神明那裡,而不是在場的諸位。進貢完以後和紙錢一起當場燒掉,事後了無痕迹。除非你在他祭拜時抓個現行,否則平時去他家裡搜也只能搜出一摞黃紙,構不成任何罪證。」

他看著周圍蠻人眼中閃過的精光又道:「諸位也不用想著回去將這東西禁了。平民要是想忠誠於自己的信仰,總能鑽到空子、找到其他辦法。」他頓了一頓又道,「我這兩年行走人間,發現平民以各種方式祭拜神明,有些法子簡直匪夷所思。他們信仰的神境,十有七八都是同一個人?」

85°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