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677章 牽一髮,動全局

第2677章 牽一髮,動全局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41

陰素裳盯著草叢裡的老鼠,唯恐它爬到自己身上。85°C小說網

假山上有涼亭,古爾登正倚著石柱。從他的角度可以遠眺東北方向,那裡時常有驚天動地的響聲傳來,連地面都震顫不已,顯然變故頻頻。

眼見他不知第幾次抬頭凝視了,陰素裳幽幽道:「古爾登大人既然心念往之,何不湊近?」嘴都要說幹了,這人還是不為所動。她都懷疑眼前這位古爾登到底是不是懷柔上人假扮的,怎地就是石頭腦袋不開竅?

古爾登瞥了她頭上的玉簪一眼,不吭聲。烏謬安排給他的任務,就是撈走被傳進小世界的人,再將這支特製的玉簪強迫她戴上。玉簪由烏謬特別施法,佩在身上不會為任何人所定位。

任何人,包括神王。

這支簪子顯然是為寧小閑量身而造,不過現在正別在陰素裳頭上,她只覺得天下最滑稽之事莫過於此,不過她當然笑不出來,還要恨恨道:「寧小閑那該死的妖女,若是有朝一日落進我手裡,定要將她剝皮抽筋、挫骨揚灰。」

這回古爾登連望都懶得再望她一眼了。遠方的絕世大戰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激得他熱血沸騰,心癢手更癢,恨不得殺將進去。可是他肩負使命,要捉著這妖女遠離廣成宮,直到烏謬返回處置。

也許別的神境心思更加跳脫,不過古爾登出身行伍,辦事一板一眼,他接下來的任務就一定不會馬虎。不容易為外物所動,這也是烏謬指定古爾登而非曹牧去迎寧小閑的緣故老頭子耳根軟,放跑她幾次了?

所以現在陰素裳說破了嘴皮子都沒用,她只得喪氣道:「你將我困在這裡,就讓沙度烈少個神境參戰,局面豈非對你們最不利?」

古爾登面無表情:「我們人少,對神王和陰生涯就更有利。你若真是陰素裳,只憑一己之力就能將我拖在這裡,陰生涯必會感激你。」

她啞口無言,又聽古爾登陰惻惻跟上一句:「陰生涯受傷了,很重。」

他的神念一直跟隨廣成宮當中的群神混戰,即便看不清細節,看出大概倒是不難。

陰素裳花容變色,驚呼:「怎麼可能!」爹爹的戰力,她最清楚不過,廣成宮裡的神境雖多,哪個能打傷他?再說不還有神王嗎,怎麼可能放任盟友重傷而不回護?「神王大人在哪!」

古爾登不語,卻下意識站直了身體,顯然正用神念掃視遠方的戰場。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了口,面色奇異:「神王被特木罕擊傷,而後……離開了戰場。」廣成宮駐地幅員遼闊,他站在廣成宮西南方向,而神王去往的大概是東北方向,不一會兒就超出他神念所能擴展的最遠範圍了。

陰素裳怔住,心下有不祥預感。

誰都能看出神王這一方的神境數量較對手多出一人,因此從實力上來說是佔了優勢。對他和陰生涯來說,最重要的事豈非就是拿下陰生淵,給族人一個交代嗎?由此還會帶出最重要的效果,即是削弱摩詰天當中反抗陰生涯的勢力。

以上最後一點,才是摩詰天王室禍起蕭牆,兄弟之間殺得天昏地暗的根本原因自己若是倒台,背後的勢力也要遭到血洗。至此,兄弟倆都是背水一戰,再也沒有退路了。

這麼淺顯的道理連陰素裳都明白,神王又怎可能不懂?

所以,值此要緊關頭,他到底去了哪裡?

陰素裳心裡沉甸甸地,神王這一方態勢轉優為劣,陰生涯的壓力必然越來越大。

又過了一會兒,古爾登長長咦了一聲,臉色更加古怪了。他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大能,露出這種表情,只能說明事態發展遠遠超過他的預估。陰素裳心裡的不祥越發濃厚,緊聲道:「怎、現在怎樣了?」

「廣成宮東北方向似有變故,震動頻傳。」古爾登緩緩道,「唐努爾、拓樸初也撤離了廣成宮戰場。」

陰素裳頓時面白如紙。陰氏兄弟當中,福樓安是力挺陰生淵的,而陰生涯的忠實擁躉素赤銅卻被修仙者擒拿,所以摩詰天之王的力量就顯得有些孤單,這次廣成宮大戰要仰賴聖域神境的人數優勢。結果,現在聖域卻無緣無故抽走了以神王為首的三名神境,這是坑隊友嗎?

這一瞬間,她腦海里浮出一個荒誕念頭:「該不會是,聖域其實夥同沙度烈設計陷害父王?」

不過這想法轉眼就被她自己否定了。父王給她分析過,從整個南贍部洲的局勢來看,神王唯有和陰生涯攜手,才能與陰生淵+沙度烈的組合抗衡。正因如此,神王說什麼也不該放棄陰生涯才對。

並且不知為何,她心底隱隱有一種感覺,似乎廣成宮東北方向的變故與寧小閑脫不了干係。她指著那方向道:「你要是怕我跑掉,何不帶我過去湊熱鬧?說不定在那裡可以遇到寧小閑。」

古爾登當然意動,卻也依舊不理她。

陰素裳覺得,自己簡直要氣絕而亡了。

好在過不多時,古爾登忽然一改先前懶散姿態,挺直了腰板。再有幾息,即有一人自門口緩步踱進了荒園。

長身玉立,俊美不可方物。

最重要的是,陰素裳見著他出現,當即長長吁了一口氣:「終於有個明白事理的人來了!特木罕」她正要申訴,卻迫於對方身上殘留的凜冽殺氣而壓低聲量,「我是陰素裳,不是寧小閑!古爾登大人死活不肯放我走……」

新來這人,當然就是沙度烈的特木罕,烏謬。

他的模樣依舊能令女子傾倒,然而鳳眼中寒光閃動,衣袍上還沾著鮮血,危險得令陰素裳後背寒毛直豎。

看起來,特木罕的心情很不好?

烏謬面色陰鷙,驀地出聲打斷她:「我知道。」

他看起來一點也不意外,倒是古爾登驚訝得挑起了眉。

「請您相信我……」陰素裳兀在申辯,而後才反應過來,笑逐顏開,「特木罕果然英明!」

軍情速遞線

深情求幾張月票,么么噠~

85°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