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687章 舊時代的終結

第2687章 舊時代的終結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05

至於大陸上剩下的幾大仙宗,蠻人卻未視作重大威脅,理由也很簡單:

天下大勢已成,時局不同了。

早在一年多前,蠻族就基本取代仙宗成為這片大陸的主宰。隱流再強大又如何,奉天府、朝雲宗還能負隅頑抗又如何?作為基礎力量的廣大中小宗派已經被掃蕩完畢,他們註定只能孤軍奮鬥。

孤狼再狠勇,能改變一整個地區的生態嗎?要知道,這裡可是無比遼闊的南贍部洲。

所以沙度烈和摩詰天當前最緊要的任務,就是打垮聖域,搶奪它的地盤和資源,為下一輪勢力洗牌積蓄力量。

當第一道戰報從聖域邊境傳來,寧小閑狠狠親了丈夫兩口,笑逐顏開:「終於開始了!」

她在神山中度日如年,長天和隱流在大西南蟄伏三載,承擔天下多少罵名,不就為了這一刻的到來?

強大的聖域,本就該由同樣強大的蠻人去對付。

「希望當年蠻祖身殞前的那一幕還能重演。」她嚮往道。就算她熟識遠古歷史,也說不好蠻祖到底死在了誰的手上。是天道,還是他的王室子孫呢?

無庸置疑,蠻人的同室操戈也起到關鍵作用。

時隔數萬年,這一回歷史會不會再重演?她看著沙盤上的南贍部洲地圖:「如果神王閉關,你猜他在哪裡?」

「不知。」他據實以答,「皇甫銘從廣成宮大戰後就消失不見,連天道也捉摸不到他的行蹤。對於此人,萬不能掉以輕心。」

「趁著他還未出現,將聖域拿下最好。如若不然,也要把聖域的爪牙拔凈。」他沉吟道,「我們不妨配合烏謬,與他一起捕殺聖域強者。這行動越快越好,因為——」

寧小閑明白他的下文:「是了,素赤銅和陰九幽原本被關在神魔獄裡,現在很可能為神王效力。」

長天點了點頭,隨後卻又搖了搖頭:「這兩人能不能用、怎麼用,倒要考較神王的本事。素赤銅原本與陰生涯走得最近,或許願意為他報仇而投入神王麾下;可是別忘了,素赤銅畢竟是摩詰天的神境,在本國上下一心的時候會不會摒棄前嫌,和陰生淵走到一處去?這並不是多餘的擔心,沙度烈的古爾登就是如此作為,啚末大勢已去時,他就果斷投向了烏謬,反給啚末致命一擊。神王若想用素赤銅,就要承擔相同的風險。在我看來,在他閉關未出之前,大概不會放出素赤銅。」

神王必須出場看住素赤銅,否則這人若是和壓境的陰生淵大軍一起,來個裡應外合,聖域豈非要倒大霉?

「陰九幽呢?」長天的分析,一向都能令她心服口服。

「陰九幽……」長天深深吸了口氣,顯然這名字也令他有些煩躁,「他是個變數。如果神王聰明,就不該放他出來。」

「他會站在哪一邊?」寧小閑托著下巴,「他的分身給神王打工一千多年呢。」

這一回,長天只搖頭不說話了。

魂修的分身,每個都是會獨立思考的個體,有能力在結合自身環境做出最優選擇。或許去往天外世界的陰九幽分身認為追隨神王是最優出路,所以才作此決定。

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

除了陰九幽自己,誰能說得准呢?

長天緩緩闔目:「我早該殺了他,以絕後患。」

她好心給他開脫:「你答應過天道,不取他性命。」

不過是君子協議。神魔獄原本就在他們手上,長天想繞過對天道的承諾弄死陰九幽,不過小菜一碟。

寧小閑也知他內心糾結,抱住他脖子,將螓首埋在他頸窩裡:「何必自責?說不定陰九幽是站在我們這一邊兒的。」

長天想說點什麼,然而欲言又止,最後只撫著她的秀髮道一句:「但願吧。」

¥¥¥¥¥

這是南贍部洲無數人心中的疑惑:神王在哪?

將時間倒回十六天前,天外世界,聖域舊都。

聖域大肆入侵南贍部洲,已將子民基本都通過天隙運了過去,在天外世界的舊都只留下基本的守備力量。天外世界已經破敗,仙宗沒有跨界爭奪它的必要,因此這麼多年來也一直安然無事。

城市裡基本沒有人了,街道上空空蕩蕩,說不盡的蕭瑟之意。

當然神王的宮殿始終有人悉心打掃,依舊保持著巍峨壯麗,不見一絲頹敗。

皇甫銘寢宮外頭的城牆上有一隻巨大的獅形獸首雕塑,離地千尺。現在他就坐在獅頭上,倚著獅耳,雙手枕在自己腦後,望著眼前的景象發獃。

從這裡可以飽覽整箇舊都的風光。

昔日車馬如龍的壯麗,如今卻只剩下滿眼荒敗。

舊時代,已經結束了。

皇甫銘的傷勢很重,經過了一整天的緊急處理,也不過勉強止了血。屬於烏謬和巴蛇的神力還在他的傷口裡生龍活虎,他離康復還有十萬八千里。

這種情況下,他最該做的事的確就是閉個死關,儘快療傷。

之所以選擇聖域的舊都,僅僅因為從廣成宮通過天隙抵達這裡的路程最近。他現在神力見底,不能再浪費在劃破虛空返回神山的術法上。

而想要自己的行蹤和進展不被天道發現,最好的療傷聖地就是天外世界。

蠻祖覺得他從廣成宮大戰以後,一直就有些反常,幾次問他,他都不理。這會兒蠻祖還是忍不住開了口:「這地方有甚好看,遠不如神山壯觀。」

「說的是。」皇甫銘這回卻有了反應,居然唏噓道,「舊東西再好再美,也是無用了。」

有些物事就應該扔進歷史的廢墟中,讓它消逝得無聲無息。

蠻祖奇道:「這是何意?」

皇甫銘不答,蠻祖卻察覺到他竟有幾分傷感,不覺古怪。「寧小閑逃離廣成宮,你放水了吧?」

別人或無所覺,蠻祖卻明白皇甫銘的手段,這傢伙並沒有抓住時機把她搶回來。

皇甫銘嗯了一聲。

「為何?」蠻祖最想不通這個,「你原本恨不得把她綁在身邊,天長地久。」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