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704章 人飼

第2704章 人飼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83

他出城之前,還聽到這老婆子在給她死掉的兒子哭靈。連年戰亂,天府關又被仙宗和蠻人爭來奪去,大半城青壯年都死在戰爭里了,留下年邁的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

王婆子可不是個例,這樣喪子喪女的老人,城裡很多。如果結合賈添丁聽到的隻言片語,他心裡只會浮起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推想:「我爹,被那些怪物吃了?」還有天府關孤獨的老人們。這些老頭老太太沒了子女,就算失蹤也不會有人真替他們出頭,正是最合適用來投餵給蠻獸的食物——表面上虛假的太平,蠻人還是要維護的。

奚老爹也忒倒霉,兒子出門當車夫,他就被蠻人當作是空巢的老人弄走了。顯然蠻人也是沒打算細查的——殺錯一兩個老人,又有什麼大不了?

可是奚甲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辦?他不過一介凡人,修仙者都對抗不了的大敵,他這點兒力量不是以卵擊石么?

賈添丁的臉色也不好看:「大甲,我就是來提醒你別打聽了,你爹是找不著了,你管好自己再說。神仙老爺能把天府關從聖域手裡,也能打敗這個摩什麼天,我們等著就好,等著就好!」

奚甲翻著眼皮問他:「我看城門上有新血……前幾天打過仗了?」

「啊,可不是?」賈添丁不放心地往房門外看了一眼,「朝雲宗攻過一次,我看見整個城池上空變得藍汪汪的,這裡好像還有特別厲害的蠻人,他們沒能奪下城來。他們再試兩次,應該能、能成吧?」

他的語氣希冀,卻沒把握。

奚甲卻獃滯地搖了搖頭:「不能指望他們了。」

賈添丁搓了搓手:「我得回了,不能放婆娘一個人在家呆久,你小心些。」說罷起身要走。

奚甲眼珠子動了動,忽然喊住他:「賈添丁,為什麼來報我?」其實奚父外出必定有目擊者,但他通宵尋父,別人都避之不及,唯恐惹禍上身,只有賈添丁主動上門告知。

這人原是偷雞摸狗之輩,素來被奚甲看不起,怎麼這回忽然幫忙?

賈添丁吶吶道:「三年前家裡沒吃的,虧得奚老爹送了我一籃子紅薯,不然我兒子早餓死了。」不敢多留,溜出門走了。

奚甲原地呆坐老半天,也不知在想什麼。直到天色大亮,他突然跳起來奔進父親房間,一通翻找。

最後,他在破椅子底下摸到了鬆動的地磚,翻開來看,裡面是一摞長條形的白紙。「在這裡了!」

他進廚房拿了炭塊,在白紙上歪歪扭扭寫了幾個字。奚甲沒念過書,他只見過父親怎麼寫,現在不過憑著記憶去臨摹,每一字都像狗啃過的。

但畢竟他記得字形。

而後他將白紙貼上神主牌,又把飯、肉重新加熱,再一起端到矮桌上。緊接著,奚甲翻出三支香點上,自己恭恭敬敬對著神主牌跪了下來,心中默念:「我是天府關奚清的兒子奚甲,父親前天被蠻人抓走,下落不明。請神明成全我的思父之情,指引他的行蹤。」

為了家人,奚甲吃盡苦頭也願意苟且活下去。可是沒了爹,這個家還是家嗎?

他反覆默誦百遍之多,這一跪就是兩個時辰。

平日總見父親這樣磕拜,虔誠得很,可奚甲自己從來不供奉這些妖怪變成的神仙。「要是他們真那麼神通廣大,為什麼我們還生活在煉獄?」他總對老爹的信仰嗤之以鼻。

直到現在走投無路。

一人之力太渺小,只能祈求神明相助。在這一時刻,他多少理解了父親的心態。

然而他的祈禱如泥牛入海,沒有半點迴音。

神明真能聽到他的心聲嗎?他莫不是拜了個假神明?

奚甲心急火燎,一夜的功夫滿嘴都起了水泡,同時卻想起父親所說的話:「心誠則靈。」

神明不理他,是覺得他心不夠誠嗎?奚甲咬破指尖,將血擦在腦門兒上,隨後抬指向天狠狠發誓:「只要您替我尋得父親下落,我這一百多斤就任您差遣,水裡來火里去,絕不敢有半點怨言!」

這一番誓言剛剛默誦出來,他心頭當即響起一個清泠悅耳的聲音:「你是奚清的兒子?」

神明回應了!奚甲大喜:「是,我是!求您恩典!」

這聲音沉寂了一小會兒,而後才再度響起:「奚清已於前日亥時身亡。」

奚甲腦子裡嗡地一響,肩膀頓時垮了下去。果然,父親不在了么?

他都快找不著自己的聲音:「我爹怎麼死的?」

「你已經知道了。」神明的聲音雖然悅耳,卻顯得冰冷無情,「為了提高戰爭效率,蠻族動用大批蠻獸參戰。但這東西飯量太大,又只吃活肉,民間拿來的牛羊豬有限,於是蠻人採納了另一種用之不盡,隨取隨有的肉食資源。」

奚甲抖著嘴唇,半天才吐出一個字:「人!」

人不需要蠻族精心飼養就可以健康生長,人的數量也最多,怎麼吃都吃不完。蠻獸想吃肉,這就是最好最合適的飼料來源。

「這兩年來人類頻頻造%~反,在蠻人世界引發諸多動蕩,甚至改變了很多場戰役的結局。」神明的聲音恢漠,「蠻族屠戮凡人,不能像過去那麼明目張胆了。」

「不明目張胆,我爹還是被吃了!」奚甲紅著眼,「生要見人,死要見……」話未說完,想起老父葬身蠻獸腹中,哪還能留什麼全屍?

心腹劇痛,他又吐了一口血。

神明卻道:「想看證據?可以。城南有個義莊,你可知道方位?」

「知道,已經廢棄。」那可不是什麼福地,廢棄以後就沒人願意靠近了。

「你去那裡,或有所見。」

神明這樣說,反而將他心底最後一絲僥倖也打破了。他悲從中來,正待放聲大哭,忽然聽到神明問他:「你想不想報仇?」

奚甲呼吸一下頓住:「報仇?怎麼做!」

這句話一下子將他心裡所有的迷茫、猶豫和恐懼都趕跑了,恐怕在無盡黑夜裡奔跑許久之後遇見的一盞明燈。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