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完結篇 最終之戰(2)

完結篇 最終之戰(2)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82

莫說金烏大吃一驚,就連寧小閑都瞪圓了眼。

神王既然逮他們不著,出關後要辦的第一件事必定就是殺回神山、震懾群神,挽救聖域於危亡。隱流作為侵略軍之一,留在那裡還能有好下場?

「隱流也是攻山的主力,一旦撤軍,摩詰天和沙度烈立刻動搖。十五萬人一定要留下,定他們的心!」長天堅決道,「在這節骨眼兒上定要拖他們下水,哪怕用盡一切代價也在所不惜。」

那可是十五萬人,不是五千也不是五萬,撤軍令下,也不能拔腿就飛出聖域領地。回頭還要被聖域大軍追殺,那一路丟盔棄甲也不知還能剩多少人活著回來。

最重要的是,這至關重要的一仗若是敗了,今後天下還有誰能對抗神王?不過一死,早晚又有多少分別?

與其如此,倒不如背水一戰、放手一搏。

寧小閑垂眸,盯緊自己指尖。那十五萬人可是千挑萬選,精銳中的精銳,長天好狠的心腸。然而她知道這也是無奈之舉。

拿人命去換時機,勝負連五五之數都不到。可是他們還有第二條路可以選嗎?

「莫怕,摩詰天和沙度烈或許能為我們提供緩衝。」長天輕輕吸了口氣,掩去自己疲敝之色,「時間緊迫,你快去吧。退一步來說,即便不成也是盡人事,聽天命。」長天輕輕拍了拍它的脖頸,沒料到有朝一日這句話也會從自己口中說出來。他自嘲一笑,「辛苦你了。」

金烏搖了搖頭,振翅而起,果然一轉眼又消失在陽光之中。

長天這才轉身向虛泫遞了一顆丹藥:「你有什麼打算?」

虛泫面白如紙,還未從剛才的大戰中緩過來。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才低聲道:「我要帶領沉淵一族返回東海。反正神山之戰,我們本來就幫不上忙。」

神山中的戰鬥,沉淵一族本來就不參與。如果聯軍方面勝了,後面的事就與沉淵無關;如果是神王勝他,那麼他們也要趕緊跑路。

他們留下來的意義不大,並且神王竟然晉陞了真神,那麼沉淵可就惹不起了,還是躲回無盡之海吧,如今整個種族的安危存亡最重要。

長天也明白他的苦衷,並不責怪,只是道一聲:「多謝!」沉淵一族援助陸地,主要緣於虛泫和巴蛇的協議,幫到此時已算是仁至義盡。老沉淵重信,這幾年間的確攜手抵禦蠻族不遺餘力,蠻族與他沒有切身利害之爭鬥,不必非要拼一個你死我活。

長天不能要求更多。

虛泫默然,深深看了寧小閑一眼,彷彿要將他們的模樣銘記在心,才低聲道:「保重!」轉身走了。七十里外就有一條大江,他走水路比起陸行暢快多了。

他和這幾人不同。沉淵的老巢在無盡深海,平時和陸地種族井水不犯河水,神王吃飽了撐著才會去找他的晦氣。可是長天、金烏這樣的修仙者若不與神王死磕到底,也沒有別的活路了。

等待他們的,將是悲壯而決絕的結局,這一面過後或許就是永訣。

待兩人都離開,長天才轉向妻子。

寧小閑背靠一塊大石,臉色很不好看:「魂淡,你竟敢丟下我,一個人去死?」她輕輕呢喃,虛弱的聲音里掩不住怒火,「你忘了自己立過的誓言?」

她今日情緒幾度喜、悲、驚、怒,坐過山車一般地高低起伏,到現在也不知自己是個什麼滋味兒,只知道在麻木中還滋生出了十足的憤懣來。

額前的秀髮因為汗水和鮮血粘在一起,貼在臉上濕漉漉地,長天輕輕替她撥開亂髮,不急不徐道:「你早就這樣做過,我不過是效仿。」

效仿?

他的神情態然,彷彿說的是無關痛癢的小事。寧小閑怔怔地看著他,一時觸動。

是的,她也願意為了他慷慨赴死。這一點,許多許多年前就已經證明過了,在白玉京。

如今,他不過是將她昔年所為又做過一遍罷了。

夫妻兩人,實是一般兒的任性。

她說不過他,只能被堵得啞口無言。

長天見她眼中怒火稍褪,才小心翼翼將她攬在懷裡,溫柔落下一吻:「我再不能讓你落在他手裡,會生不如死。」

這是承諾,即便肝腦塗地也要完成。

額上傳來暖熱的觸感,又聽到這番言語,寧小閑才抬眼看著他,烏眸中還隱含兩分希冀:「懷柔上人、他?」

長天不語,撫著她的秀髮,慢慢搖頭。

她心底最後一點希望也熄滅了,忽然抱住他的脖子,哭得肝腸寸斷。

她始終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懷柔上人和虛泫的場景,老石頭人又木訥又古怪,脾氣是所有神境里最與世無爭的一個;而虛泫么這頭老沉淵第一次找上寧小閑,卻是衝到她在中京的府邸來登門問罪的,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連長天的面子也半點不給。

那時她不知道有多討厭這兩尊眼高於頂的大神呢,怎料想今日卻是他們甘願將命換給她和長天,結果一死一重傷?

那般義無反顧,那般毫不猶豫。

單臂抱著她,長天也是悄然無聲,只輕輕撫著她的秀髮,任她痛快哭泣,一邊暗自運氣調息。

他傷得太重,方才又用掉了最後的力量,現在連動一動尾指都很艱難。傷口上附著的神王之力更強大、更難纏了,哪怕巴蛇的自愈天賦,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它治好。

然而他一聲不吭,不想在這個時刻打擾了她,雖然此刻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比黃金還寶貴千萬倍。

這是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時間,即便危難當頭。她受的苦,實在太深重了。

懷柔上人死得壯烈,卻非無意義。他不拖住神王,包括自己在內的三大神境都要死;他捨身鎮壓神王、為長天、虛泫贏得逃走的時機,也就是給自己掙得了復仇的一線希望。

畢竟在眼下所有神境當中,巴蛇修為最深厚、距離真神境最近。如果他最後能成就真神,那麼南贍部洲就還有希望,懷柔上人也不會白白犧牲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