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完結篇 最終之戰(19)

完結篇 最終之戰(19)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18

過去她曾經倚仗的,再也不能救她了,無論是她自己的修為,無論是長天,無論是其他神境,都已經離她而去。

風光無限的玄天娘娘,現在獨自一人坐在這裡,面對不世出的大魔頭,形單影隻。

這種情況下,她還要捧著自己不足二兩重的尊嚴?

寧小閑喝下第二口酒,然後問他:「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嗯?」陰九幽挑起長眉,狀甚錯愕。

「遠方神山上的戰鬥轟轟烈烈,你不急著回去參戰,卻捨得坐在這裡和我殺時間,可見不止為神王而來。」這傢伙的目的,哪一次也不單純。

原來這就是她的倚仗?陰九幽笑了笑,不再和她繞彎子:「長天在哪?」

他一路追來,原以為要先直面長天,已經做好了大戰的準備。方才第一眼掃中屋內,看清她只有孤身一人時,他的驚訝不比寧小閑見到他突然現身來得少。

巴蛇對她有多愛護,陰九幽這三百年了解得還不透徹么?寧小閑若是危在旦夕,冷心冷麵的撼天神君甚至願意以身代之。現在她從真仙跌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沒有自保之能,巴蛇竟然不護在她身邊?

事出反常。

這回輪到寧小閑聳了聳肩:「去神山了。」

這傢伙是趕來落井下石的吧?長天身負重傷的消息外傳得好快啊。不過聯想起柳青璃的泄秘,既然能將她的下落告訴陰九幽,這妖人再知道長天受傷也不足為奇。

陰九幽就差在臉上寫著「我不信」:「你以為,我對你會一直這麼客氣?」

寧小閑嗤笑一聲:「那你覺得,他去哪裡會不帶上我?」

的確,長天放不下她,這兩人一向出雙入對,除非他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太危險,活著回來的概率不大。

對巴蛇來說,這樣的地方天底下大概只有一個,那就是神山。

寧小閑現在修為盡失,長天若想和神王作個了斷,的確沒有帶上她的必要,反而能保她一命。

陰九幽面上的陰晴不定只是一閃而過,忽然又問她:「你還記得我缺失的那一段記憶?」

這話題切換太快,寧小閑都不由得一怔,才點了點頭。

「其實還有一事,我從未說過。」他一字一句道,「跟隨那段記憶一起失蹤的,還有一樣東西。」

她下意識問道:「是什麼?」她亦執著於這段誰也記不住的過往,哪怕知道自己處境堪憂,也想追真相一個水落石出。

「我的分身。」他沉著臉道,「我當時剛剛研究出分身之術,並不知道我的分身極限是多少個。」

「難道不是九個?」塗盡的分身最多可以達到九個。

「在其後的三千年里,隨著魂術的精進,我的分身數量慢慢可以疊加到八個之多。這就已經是極限了,再多一個都不能」他慢慢道,「然而我總有一種很奇特感覺,好似應該不止於此。並且我偶爾能感受一點悸動,那是本體和分身之間的天然聯繫。」

「那時你沒化出分身?」

他斬釘截鐵:「沒有!」

寧小閑懶洋洋往後靠去,一邊嘲笑他:「看來,魂修老祖好像有個隱形分身連自己也看不見呢。」心裡卻覺奇怪,陰九幽居然不知道自己有個分身逃走了,這真匪夷所思。

當然,逃走的前提是背叛。

那時他才研究出這項神通多久呵,製造出來的分身就懂得背叛了?難怪坐牢期間陰九幽從來不提此事,大概是家醜不可外揚。

陰九幽不理她的譏諷:「我追尋它好長一段時間,有幾次都快要逮著它了。」

「快要……」她嘴角一撇,「就是沒逮著。」

「我與分身之間有些感應,明明我們距離很近了,卻似有物從中作梗,它每次都能早一步逃走,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他冷冷磨牙,「待我道行日漸精深,我才知道是誰在阻我尋它。」

寧小閑等著他的下文,卻見他抬起食指,向著天上一指。

天道?她眨了眨眼,天道也管得太寬了吧,為什麼要幫著他的分身逃走?

「然後?」她好笑道,「你莫不是到現在都未抓到這個分身?」陰九幽可是縱橫南贍部洲數萬年的大魔頭,連長天都奈何他不得。結果他反而連自己分身都找不到,傳出去不知多少人要笑破肚皮。

「它失蹤了,完完全全地,不留一點痕迹!我再不能感應它的存在。」說起這個,陰九幽的臉色就有些兒臭,「從那時起,我可以化出九個分身。」

「這個叛逃者是死了?」魂修一共可以化出九個分身,除非他回收或者死掉一個,才會空出名額可以再分化。她雖然這樣問,但心底知道沒那麼簡單,否則陰九幽不會耿耿於懷。

他搖頭:「我原也這樣認為,直到遇上了塗盡。」

她面上露出恍然之色:「你想說,塗盡就是你丟失的那個分身?」這樣說起來倒也合情合理,畢竟塗盡的身世她是知道的。

「不。」他的回答出乎意料,「他作為我分身存在時,我一清二楚,絕不是當年的叛逃者。他也說過,其魂修之術得自一處遺迹,如受人指引。你知道,我早在一萬年前就被鎮壓在玉笏峰下,怎可能傳下衣缽?」

根據目前已知的版本,在塗盡之前,這世上只有一個魂修,即是陰九幽。他既說不曾傳下衣缽,塗盡就不可能在其他任何地方得到魂修的法門。

事實偏偏就不是這樣。

那麼唯一的解釋……

「塗盡繼承的不是你的衣缽,而是叛逃者的衣缽?」寧小閑撫著額角,「我頭疼得緊,你有話一次性說完好不好?」

「你可知我從何時起,不再感應到叛逃者?」

廢話,她怎麼能知道?寧小閑橫了他一眼。

「約莫在三萬年前。」他幾乎一字一頓,「那時,后土剛剛創立了六道輪迴不久。」

寧小閑秒懂,輕輕吁出一口涼氣:「他逃入輪迴了?」

魂修與分身之間的感應不會中斷,除非後者進入輪迴,成為全新的魂魄再度投生於世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