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完結篇 最終之戰(69)

完結篇 最終之戰(69)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558

「騙子!」寧小閑幾乎咬碎一口銀牙,他要真有本事脫困,怎會要她先行離開?

此刻他哪裡還算金口玉言的撼天神君,只不過是個哄勸妻子的丈夫而已。

陰九幽握拳捂口,輕咳一聲:「抱歉打斷你們的恩愛,還有二十息。」

瓶中細砂,即將漏盡。

說完這話,他轉身就走,海勒古自然跟在他身後一起。寧小閑握著匕首的手鬆了又緊,不甘放這罪魁禍首離開,如此反覆幾次,又聽得長天制止道「不可」,她終於長嘆一聲,放棄了這個打算。就算能將他們留下,在這絕地里恐怕她也不是三大神境的對手,還浪費了量寶貴的時間。

再如何憤怒不甘,也只得放他們離開。

「陰九幽!」

他停下腳步,微微側首。

「為什麼!」他的驕傲不下於長天,為何偏偏要做天道的鷹犬?

尤其在找回失去的記憶以後。

她問得沒頭沒尾,可是陰九幽一下就明白了,他的聲音居然帶著一點點喟嘆和不屑,「我只想試試,命運到底能不能改寫。」

他向著長天瞥去最後一眼,目光中充滿了高傲與自得:「長天,你輸了。」

長天成就了真神又怎樣?在這法則的世界裡,他還不是輸給了自己?「九靈要我轉述一句話給你——」

長天看都不看他一眼,似乎眼裡只有寧小閑一個人。

陰九幽再不停留,僅僅幾步之後就和海勒古消失不見,空氣中只有他留下的隻言片語兀自餘音裊裊:

「祝你和寧小閑,長天地久。」

天長地久?這兄妹倆其實想說的是灰飛煙滅吧?

事已至此,寧小閑眼中的怒氣快速斂起,忽然問皇甫銘:「我出去就再也進不來這裡?」

「沒了沙漏,你就不能在時間的長河中定位這一瞬間——我也不能。」皇甫銘定定地看著她,回答很是流利,「沒有『寸光陰』之助,你下一次進入法則界至少要在成就真神以後。」

晉入真神?呵,以長天之能還用了數萬年,中間又逢種種機緣,這才成功晉入真神境。她在幾個時辰前才躋身神境之列,想要再度進階真神,那得等到猴年馬月?

就算她運氣好到逆天,大概也要千年萬年罷?

她還要和長天,分隔這樣漫長的時光?

便這一會兒功夫,法則界的動蕩越發劇烈,寧小閑一個念頭還未轉完,震動忽然停止,地面卻裂出了蛛網般的細紋。

喀喇、喀喇,隨著一聲聲爆裂般的輕響,網紋一點一點向著遠處延伸。

皇甫銘嘴角一彎,忽然笑了:「好罷,看來我們等不到你成就真神了。」他望著長天,眼裡寫滿嘲弄,「你絞盡腦汁贏我,最後卻要陪著我一道殞在這裡,嘿嘿,白做了那許多無用功!」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個世界有些不妙。

長天顧不上理他,俊面現出焦急之色,聲音中甚至帶上一點哀求:「聽話,速離此地!」這話自是對寧小閑說的。陰九幽一旦離開,她會被困在此地,永不得出!只要能令她輕抬蓮步出去,現在他怎樣代價都願意付出。

相伴三百餘年,這還是長天第一次開口求她。要是換個場景,她得有多歡喜?寧小閑搖了搖頭:「沒有你,在哪裡都是一樣。」主意已定,心裡反而鬆快了。

長天額角浮起青筋,緊緊握拳,心頭火燒一般滾燙,待要曉之以理,卻讀懂了她的眼神、她的心意。

她意已決,非他所能左右了,倔成這樣,他再怎麼勸也是無用。

話到嘴邊,終化作一聲嘆息。「何苦!」

寧小閑笑嘻嘻道:「不苦!「

罷了,由著她。

一直沉默不語的烏謬上前一步,嘎聲道:「你真不出去?」

他從方才起就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眼裡也不知道閃過了多少種情緒與掙扎,寧小閑都知道,卻只作無視。

烏謬緊聲道:「我要的東西……」

寧小閑打斷他:「你並沒有替我攔住陰九幽,養魂木不能給你。」

烏謬下巴一下抽緊,怒氣勃發。不過還未等他暴起,寧小閑已經接下去道:「不過時間裂隙里的約定勉強算是完成,我給你一個選擇。」

她自懷中取出兩件物事,分持於一手:「二選一,你要哪個?」

她左手拿著養魂木,右手掌心則躺著圓珠,那是「七日談」的解藥。

她要他二選一!

如果選了養魂木,他就能救活娜仁,可是肆虐蠻人世界的「七日談」不知要奪走多少人性命。兩大真神既然都被困在這裡,那麼蠻人與修仙者的戰爭就遠未停止,接下去也不知還有多少場大仗要打。不取解藥,說不定這會成為蠻人落敗的關鍵因素,一如三萬年前。

可如果選了「七日談」解藥,今生他就休想再看到娜仁了。

他的娜仁……

餘下的時間絕不夠他從寧小閑手裡搶東西。無論他選了哪一個,被放棄的那一項都會成為扎進心頭的一根銳刺!可是留給選擇的時間不多了,寧小閑嘴角帶笑,眼裡卻閃著冰冷的光。

既已決定留下,她最不缺的就是時間,能夠好整以暇地欣賞烏謬的百般為難。

以她對烏謬的了解,儘管他捨棄的那一項會讓他輾轉反側,說不定痛心疾首,但一定不會動搖他的選擇,重來幾次都一樣。

皇甫銘忽然笑道:「多此一舉,他選的必定是『七日談』的解藥。」像他們這樣的人,怎會顧忌兒女情長?巴蛇在這方面雖然率性,卻從沒因此耽誤了大事。烏謬?呵,怎麼可能?

寧小閑聳了聳肩:「未必,我看他會選娜仁!」

皇甫銘伸出完好的那隻手扭了扭脖子:「要是我贏了,你就出去。」

寧小閑微怔,轉頭看他,卻見皇甫銘盯著她一瞬不瞬,那雙眼睛幽深得一眼望不見底。

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長天點了點頭,這也是他的意願。

她只得望向烏謬,兩手向前一伸,催促道:「可有決定?時間緊迫。」

烏謬似在怔怔出神,聞言猛一抬頭,似是終於下定決心:「我選——」他指了指她的手。

左手。

「娜仁!」

皇甫銘瞪眼,微顯吃驚,連長天都揚起了眉,寧小閑臉上卻無意外之色:「選好不改了?」

「不改。」烏謬一旦做出決定,果然就會堅決貫徹,「我要她!」

寧小閑笑了笑,將養魂木拋了過去。烏謬接在手裡,深深望她最後一眼,轉身消失不見。

這一眼意味深長,卻平和了許多,不再像從前那般恨憎交加,反而有兩分空空落落。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