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完結篇 最終之戰(83)

完結篇 最終之戰(83)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46

長天眉頭緊鎖:「古納圖蘇醒了?」

他早覺得這東西自願進入她的識海不是好事,終是外物,不足以憑忖終身。

「不算作蘇醒,倒是這股力量的入駐激發它萌生了全新的意識。」寧小閑也不禁感嘆生命之神奇,「它告訴我,可以為我引走『寸光陰』的力量,它也渴望這股力量,但需要更加廣闊的天地來生長。」

神國世界已經堪稱無遠弗屆,古納圖還嫌它狹小,可見其野心之大。

所以她來到天外世界,來到這棵神樹最初的誕生之地,以星力凝結出生命之種。古納圖原本就是星力生命,拋卻了身軀才入駐她的識海。那時她曾答應古納圖,一旦有機會必讓它重見天日,如今正是時候為它重塑身形,履行自己昔日的承諾。

一旦古納圖附於其上,丹田當中那股狂暴的力量根本不須她動手來請,就自發自覺、如影隨形地跟了進去。

看來對它而言,古納圖將會成為更合適的容器。

接下來的事就簡單了,她把種子丟進泥土,全新的古納圖就從這裡冒生出來。

本來么,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神樹也就……得神樹。

長天聽到這裡,忍不住打斷她:「為什麼是古納圖?」

「它已經是真神了。」寧小閑低聲一嘆,不出意料看到長天滿面驚詫。

他歷盡千難萬阻才成就真神,神王也差不多,怎地一棵種在神國里的樹也能默不作聲地晉陞到這個等階?

天規亂了,真神就不值錢了么?

「記得我神國里那一大片雲霧?」

長天點頭。

「那就是真神壁壘。」寧小閑也不得不感嘆世界真奇妙,「結果被潛進來的陰九幽打破了。所以——」

「陰九幽潛進你的神國?」長天的臉一下黑了,磨起了後槽牙。這妖人竟然搶先去對付她了?

「嗯啊,那時他想逼問你在哪裡衝擊真神境,咳這不是重點!」她抱著丈夫的脖子,趕緊給他順毛,「他打破的是古納圖的真神壁壘。」兩人交頸而談,她分明察覺他的氣息也是很弱了,渾不似表面這般淡然自若。想來經歷連番惡戰,又要護庇眾生,他的力量消耗不比她少。

呵,這個男人從來不肯示弱,卻教她心疼得緊。

「什麼?」他的心思剛從陰九幽偷襲妻子的消息中被拉回來,一時有些接受不能。

「你記得伐?那層雲霧是飄蕩在古納圖樹身上的。」有一種遺憾叫作別人家的真神壁壘,她聳了聳肩,「所以那其實是它的壁壘。這東西破除以後,成就真神的當然也是它。只不過它的成長曆程太特別了些,都已經晉入真神,卻還沒有本我意識。」

「本我?」長天琢磨這兩個字,忽然回過味來,面色一下變得古怪。

在真神之前,古納圖的進階沒甚好說的,它原本就相當於神境,只是在寧小閑的神國里汲取神力、鞏固境界;然而再往上可就特別了。一般來說,神境想要進階真神,最重要的一點是放棄曾經強大無匹的肉%~身,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參悟天道至理,卻又不能迷失自我。

現在看來,這規則套用到古納圖身上,簡直就是量身打造。首先,「世界」對它來說就是寧小閑的神國,它作為擎天巨木而存在,從一開始就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狀態,甚至要肩負起整個神國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的重任,行使天道的大部分職責;而說到迷失自我……咳,它的意識本來就介於「有我」和「無我」之間,乃是很堅定的懵懂狀態,談何迷失?

是以這兩個條件對別人來說如同天塹,到古納圖這裡連條小水溝都算不上,一抬腿就跨過去了。

寧小閑也知道這消息太打擊人,輕咳一聲才接下去道:「古納圖能長成這麼大,還是利用了『寸光陰』的力量之故。」所以她在法則界接近「寸光陰」時,這貨才那麼激動,正因為它本能地發現了千載難逢的成長契機。

「寸光陰」聚集的狂暴力量,性質駁雜,連寧小閑的丹田都容不下,可是古納圖卻不一樣。神木這一生,無論在天外世界還是寧小閑的神國,它吸納的力量不下千種萬種,無論陽光雨雪、地底真火還是寧小閑的星力均能收為己有,真正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從這一點來說,它堪稱比「寸光陰」更加合適容納一切力量的神器。

一件有生命的神器。

別忘了,她身上原就有海量星力通過長天,流向了天外世界。可以說,古納圖紮根的土壤無比富沃。而「寸光陰」聚起的力量實在太過龐大,加上寧小閑將己身儲藏的三界星力全盤澆灌——三管齊下,令得古納圖不須多少時間就成長到如今這般空前絕後的形體。

長天沉吟半晌方道:「古納圖聽命於你?」

這問題的答案極度關鍵。如果寧小閑無意間造就了另一尊真神,他要弄清的首先就是它會不會和他們對著干。

這世上從來不缺白眼兒狼。

「算是吧?」她拍了拍樹身,得到古納圖一聲悠長的回應。以它的體量,哪怕嗯哼一聲都是千倍加強版的黃鐘大呂,無人可以忽視,「它孕育於我的神國,哪怕搬出來了也依舊與我心有靈犀。我能感受它的情緒——儘管它到目前為止還未表現出來;反過來也一樣。」

古納圖大概是古往今來最奇特的一尊真神了:它覺醒了意識,卻談不上「本我」;它可以感知一切,卻只遵從於本能,或許再加上寧小閑的意願。

這種關係對長天來說並不難理解,他只轉過兩個念頭便明白了:「分身?」

陰九幽與分身的關係,豈非就是如此?明明各是獨立的生命、獨立的魂魄,卻又有千絲萬縷拉扯不斷的關聯。

她想了想:「神似。」長天這個例子,倒是舉得很恰當。

「古納圖修補南贍部洲,是你的授意?」

「臨時起意,姑且一試。」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