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9章好有錢途的職業

第69章好有錢途的職業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5-28 10:29 | 本章字數:3329

她用勺子將油膏小心地刮進一個個小匣子里,收藏起來。

這匣子是她在縣裡訂做的,每個都做成火柴盒的形狀,用法也和火柴盒一樣。傷者要取用時只需從側面推開就行了,甚至單手就能操作,拇指和無名指按住匣子兩側,中指或食指輕輕一推,藥膏就自動跑了出來,十分方便,比起其他金瘡葯的灌裝方式要科學得多。

藥行原本就出售裝葯的各式盒、匣、瓶,但她一概不用。長天對她連裝葯的盒子都要下一番功夫很是不解。不過寧小閑有自己的堅持。

「只有將細節考究到了極致處,才能打動人心,才能留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她這是為了傷者考慮。寧同學來自一個開放的、高度自由化的社會,知道惟有想人之未想,辦人之未辦的事,才是服務的真諦。她既然辛苦煉出了這些藥物,那麼為何不給它們一個最好的包裝呢?

她沒有聖人境界,反倒推崇無利不起早,煉了葯自然是要拿去賣的。人類都是世儈的,就拿白酒來說吧,裝在塑料盒子里和裝在金鑲玉的錦匣中去送禮,那境界、那心意能一樣么?雖然你明明曉得,這兩瓶酒的質量可能都沒有任何差別呢。

長天自知說不過她。這丫頭的口中突然蹦出來的話,有時聽起來還是蠻有道理的。

寧小閑一直覺得很奇怪。這傢伙不是神獸之身么?對敵時連法器都不用,居然懂得煉丹,真是奇哉怪也!這就好比一個國家級運動員除了訓練和為國爭光之外,居然還能同時在藥廠里兼職生產解痙藥物,讓人深深體會到一種違和感。

結果他是這樣解釋的:他本身原本不會煉丹,但是上古時期有並肩作戰的道友會啊,而且很精通。那道友後來也被抓入了神魔獄,兩人一起坐牢的時候,除了交流一下同在鐵窗內的感情之外,還可以聊聊丹方葯術嘛。後來這位老友實在熬不住時光長河的洗刷,原地坐化了,他就接收了人家的遺產。

神魔獄內別的沒有,各種神魔的遺骸卻不要太多才好。長天原本就是神獸,何曾被人族那種「他人骸骨不可輕動」的道德觀洗過腦?當然就毫不客氣地拿人家的身後之物來練手了。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煉丹之術哪怕及不上那位道友,卻也是日益精進,極具水準了。

聽到這裡,寧小閑內牛滿面。她憋了兩三天才問起這事,也就是說她已經被爐灰熏了兩三天了,長天才告訴她,他會煉丹,而且水準極高。

「這吖舉著洋蔥裝水仙!自己都是煉丹的大拿,你還出不了這神魔獄,缺了哪種藥物,你幫我寧大小姐煉就是了,為何還要虐我一遍又一遍啊?」她心中作獅子咆哮狀,口裡卻還要恭敬地問道,「那為何還要傳我煉丹之術呢?」

長天輕輕瞟了她一眼。這男人鳳眼淺瞳,睫毛很長,顧盼之間雖沒有張生那麼銷魂,卻也引人注意得很。不過他這一眼卻讓寧小閑明白,他又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了。

「你日後修習仙術,對火候和尺度的把握最是要緊。煉丹之術雖然只是小道,但它對於修士的術力掌握、心力推敲卻最是考究。」長天緩緩道,「許多修士同時也是丹師,在精研道法的同時,從來不吝於再擠出時間來煉丹,就是這個道理。」

他實事求是:「你現在沒有焙起本命真火,無法以丹火催動丹爐來結成仙丹。然而凡人煉藥也有許多講究,你不妨從現在開始打好基礎。屆時本命真火一成,你就不必再來練習這些基礎功夫了。」

他太了解她了,因此下一條理由,才真正能夠打動她:「再說了,自離開淺水村後,你不是心心念念不忘掙錢么?丹藥利潤豐厚,又不需種田勞作,你這一路上何不做些來補貼己用?」

有道理,成品葯的利潤的確豐厚得令人髮指啊!想想看從千禧年之後,華夏神州的藥廠那是雨後春筍一般四處冒尖,正規的,不正規的,能生產的,不能生產的,呼啦啦一擁而上。要不是利潤高得讓人眼紅,誰敢這麼拼了命地干?

對於「錢」這種東西完全沒有抵抗力的寧某人,傻乎乎地問道:「煉藥當真那麼賺錢?」

「自然。」這丫頭,大多數時候都很單純、很好哄,「我這道友曾煉出一味藥物,名作九轉生蓮華。有仙人拿一整個洞天福地與他作交換。你想想這其中的價值?」

嘩,洞天福地,很高大上的樣子!她眼中忍不住冒出了銀光,是銀兩的銀哦。看來煉藥果然錢途光明啊!

他撇下嘴角,努力忍住笑。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那道友最後也是因為煉藥本事太高,才被抓進神魔獄的。當然,這事兒可不能跟她說。

寧小閑剛煉完一爐渠黃散,長天看書的神色微微一凝,突然道:「營里出了事,你最好出去看看。」

又有妖怪來襲?她神色一凜,迅速出了神魔獄。今日的熊妖讓她對妖族的強大有了更直觀的認識。想來也是,若一路上遇到的妖怪都是蝠妖這種炮灰級貨色,那她的路途不要太輕鬆才好。

她跳下車時,營內正是一片喧嘩,卻不是有妖族前來滋擾。

何小九,出事了!

何小九是個男人,當然也不是某人的小九,只是在家中兄弟里排行第九。聽說他上頭還有八個兄長和姐姐時,寧小閑幾乎要暈過去,他的娘親可真能生!此人年僅二十,但身高七尺有餘,長得五大三粗,下巴上滿是鬍渣,若有一日忘了刮,第二日就長得滿臉絡腮鬍子,顯得十分滄桑。大家稱他作「小九」,也只是覺得這稱呼配上他的外表有十足的違和感而已。

現在他仰面向上倒在火堆旁,正安靜地面色發紫、口吐黑沫。他的面龐原本就圓,這下子臉皮又漲成了深紫色,看起來都快趕上鍋底大小了。更奇特的是他的皮膚也腫脹起來,尤其五根手指,像注了水的蘿卜,一戮就破的感腳。

鄧浩聞聲也趕來了,沉聲問道:「怎麼回事?」他一到,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兒。

站在高處放哨的哨兵道:「我這裡看到,小九剛才好像偷摸兒去扒了埋熊的地方,小半個時辰之後才回營地。結果回來之後就這樣了。」

他去扒拉熊屍了?大傢伙兒面面相覷,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都暗罵一聲「該死」!

何小九做事勤快,不愛計較,平時大伙兒逗他都不常生氣,屬於很受歡迎的小盆友。但他就有一個毛病:饞!商隊每兩個月發一次薪餉,他拿到的銀錢十有七八都拿來吃喝了,反正他暫時也不想娶老婆,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快樂單身漢。平時跟著商隊走到任何一個駐地,他前腳剛把事情做完,後腳就要溜出去吃東西,犒勞一下被劉一面虐待了好幾個月的胃。

商隊在這種深山老林里行走,小夥伴們在夜間出去捉點獵物來打打牙祭也是常有的。但鄧浩接到消息說,最近這段路上不是很太平,因此已經事先約束了手下人,不許他們夜裡外出。何小九這二十多天連絲肉味兒都沒聞著,著實鬱悶得夠嗆,結果今日劉一面還在湯里丟了幾片鹹肉!

他不放這幾片肉還好,這一放卻徹底勾起了何小九的饞蟲。他頓時想起兩百丈開外還有一具熊屍,身上可有兩三千斤的鮮肉啊!鄧老大不讓他們外出捕獵,可沒說不讓他們出去升火烤肉。於是他很歡快地溜到埋熊的地方,偷偷挖了起來。

他的一舉一動怎能瞞過樹上的哨兵?只是兩人相識,哨兵知道他的毛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何小九切割完之後,又趕緊將熊埋好。他還不敢明目張胆地把肉帶回營地,只悄悄去了遠處升火準備烤肉。總算他沒忘了這熊身上本來中過毒,在小溪里將肉塊仔細清洗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最後才放到火上烤。

哪知道才回到營地不久,旁人就見到他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不久就倒下了。

鄧浩聽完之後,怒瞪了那哨兵一眼道:「回頭再跟你算賬。」趕緊查看地上的何小九去了。

他經驗豐富,如何不知道這小子是中了毒?拿出隨身攜帶的百解靈丸,就往何小九的口中塞去。百解靈丸是商隊常備的藥物,對於治療毒傷和毒蟲叮咬十分有效。

不過這次好像不太奏效,因為何小九的毒症不僅沒有緩解,臉色反倒在十幾息里更加糟糕了。

「都過來,幫忙給他催吐。」鄧浩想了想,揮手招人過來幫忙。催吐的辦法很簡單,只要用筷子擠壓舌根位置,多半就能成功催吐了。

何小九中毒昏迷,但本能還在,這下子就哇啦哇啦吐了一地。酸臭味隨風飄開,站在外圍看熱鬧的兩個行商聞著了,差點沒跟著吐出來。

鄧浩又令人取來清水灌給何小九喝,然後再行催吐之法,這樣反覆了兩三次之後,何小九吐出來的只剩清水了,面上的紫氣也淡了些許。

C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