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1章第一筆進賬

第71章第一筆進賬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5-30 10:47 | 本章字數:3468

兩人走到僻靜處,他才問起:「這兩味葯不都是最基礎的丹藥么,怎麼會有如此效果?」旋即想起她身後曾經有位神秘的修士,「可是那一位先生閑暇時的意趣之作?」他可不認為堂堂修士會吃飽了撐的,特地去煉什麼凡人葯。

看來鄧大哥對修士們的德性還是很了解的嘛,不過「那一位先生」雖然不是人,卻也不屑去練這種小葯。寧小閑在心裡偷笑,面上卻要正色道:「不是。這是我跟隨他學習煉丹術時的練手作品。老師說藥效可以解多數常見之毒,我這才敢拿出來飴笑大方。這兩味藥丸看著平常,但都摻入了幾味新藥材,方才有此奇效。」

鄧浩聞言楞住了,第一個反應是不信。修士為何要收一個凡人姑娘為煉丹弟子呢?她這輩子都焙不出本命真火,也煉不出仙家丹藥,培養這個姑娘完全是浪費時間啊。可是他看寧小閑的臉色,也不像說謊的模樣。

唉,或許那修士也還存有些許憐憫之心,看她一介弱女子竟然要西行數千里去尋親,就傳她一技以傍身吧?

他撇開心中思緒,問出了重點:「這藥物你可還有?我想收購一些。」她既說是自己煉製的,那麼必定可以源源不絕地造出來。這兩味葯都是基礎藥物,普通的藥行就有材料出售的。

她等這一句等了好久啊:「自然是有的。您想要多少?我這兒還有極上好的金瘡葯喔,鄧大哥要不要也來一點?」

鄧浩不由得苦笑。寧小閑這一路上太老實了,他都差點忘了這丫頭討價還價的本事很高桿,極具奸商潛力!

此時天下凡人還是重農輕商,但寧小閑觀念開放,她怎會避諱做生意賺錢?她作勢從懷中掏取,其實是從儲物袋裡拿出一盒金瘡葯遞給了鄧浩。

他甫一見著裝葯的匣子就輕「噫」了一聲,顯得有些驚訝,待這姑娘演示一遍取藥方式時,不禁暗自點頭。這種外傷葯是大路貨,銷路雖廣但價格不貴,煉丹師煉出之後一般隨手拿個容器盛了,何曾如此講究?甚至還有丹師用瓶子來裝,可是受了傷的人,要從瓶子里取出膏狀藥物是何等不便?

他還未試過這藥效,只先見到這匣子,就曉得寧小閑做事認真,用心良苦。煉丹師只要有天賦和勤奮,藝業必能日日精深,但「心意」這種東西,卻是怎麼煉也煉不會的。

他接過匣子打開來看了看、聞了聞,隨後招手喚來了哨子,說道:「去捕只動物來,要活的。」

哨子點了點頭,隱入了林中很快不見。鄧浩轉向寧小閑告罪道:「莫見怪,藥物的效果還是試了最好。」寧小閑還巴不得他在大庭廣眾下多給她做點宣傳,當下笑著搖了搖頭,表示不介意。

哨子的動作很快,不到兩刻鐘就返回了。他捕回來的乃是一隻四個多大月的小野豬,這是純正的野獸,卻不是妖怪,並且活蹦亂跳,全身無傷,哨子只用繩子捆了它的嘴巴和四蹄。

這時營地的人群多半已經各干各的去了,現在見哨子又提了一隻活物回來,顯然有熱鬧可看,於是又聚攏了過來。就連言先生也悄無聲息地佔了一個好位置,準備看看下一場好戲是什麼。

鄧浩取出長劍,在野豬前腿上划了長長一道口子,這傷口入肉四分,鮮血頓時涌了上來。野豬疼得哼哼直叫喚,可惜嘴巴被捆住,嚎不出聲來。他取出寧小閑的金瘡葯,均勻塗抹在傷口上,以觀後效。

在場有許多人鼻子很靈,頓時聞出這葯的香氣與自己身上揣著的金瘡藥味道不同,不覺都微微好奇。

鄧浩也是個實實在在想看藥效的人,他若在野豬咽喉划上一劍,那鮮血可就噴涌而出了,神馬金瘡葯都白使。寧小閑這葯敷上傷口幾息之後,人們就開始看出不同,首先是這葯沒有被鮮血沖開。

在場的漢子多半都曾指著身上的傷,對qing樓里的花姑娘說過類似於「傷疤是男子漢的勳章」之類的豪言壯語,對金瘡葯的藥性是很熟悉了,眼看這葯牢牢裹住了傷口,就知道它止血的功能很不錯。

其次,野豬自從被抹上藥物之後,哼聲小了許多,顯然是覺得傷口沒那麼疼了。清涼止痛,原本就是這類藥物的功效之一。

接下來的工作就要交給時間去檢驗。大家接著各忙各的去了,倒是常陵一臉愧色地找上門來,向寧小閑道歉:「寧姑娘,我居然指責你的葯不好,當真對不住。」

寧大小姐此時心情極好,哪裡會跟他計較這個:「無妨,你也是心憂朋友傷勢而已。」關於賭注,隻字不提。

常陵倒是個明白人,知道這世上什麼債都好拖,惟有賭債欠不得,自己當時太過莽撞了,現在卻得來還債。他低聲道:「我欠你一整年的薪餉,一共是三百六十兩紋銀,我這就去找鄧大哥先支來給你。」走商是高風險行業,賺的錢自然也比一般平民多些。鄧浩對手下很不錯,又知他倆打了賭,這錢肯定會先替他墊上的。

什麼,你問常陵如果在走商途中撲街了怎辦?那鄧浩也要向他的家屬賠付恤亡金,這筆錢無論如何總是跑不了的。

寧小閑搖頭道:「不忙。常大哥,你胸前這個飾物可否借我一觀?」這卻是長天突然提出的要求,不然她一個黃花大姑娘,怎好意思盯著男人的胸口猛瞧?話說自家這個妖孽越發變態了,她匆匆一瞥都沒看出人家佩了首飾。

「這個?」常陵從胸口拉出一條紅線,上面系著一支小小的白色飾物,看起來像是某種動物的犬齒,只是打磨得很光滑。他解下來放在寧小閑手中,「這是前年在中州的一個貨攤上買來的,我看中它小巧可愛。寧姑娘如果喜歡,送給你就是。」

又不是情侶,為何摘走男人的項鏈?她很想說「不用了」,但終於沒說出口,因為長天斬釘截鐵地說了兩個字:「拿下!」

「多謝常大哥了。」她心中暗暗嘆了口氣,為插翅飛走的銀子默哀,「至於那三百多兩銀子,只是我開的玩笑罷了,你不要當真,這事情就此揭過吧。」能讓長天看中的肯定是好東西,身價遠遠不止這三百兩了。她雖然自認不是善良之人,但若再收人家的錢,心底也是過意不去的。

常陵一楞,又堅持了兩句,發現寧小閑居然真心不要銀子,心中不由得大喜。他沉吟片刻道:「日後若有用得上常某人的地方,但說無妨,必將儘力為之。」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寧小閑打了個呵欠,常陵就很有眼力價地告辭走了。她確實也困了,今晚先有何小九中毒這起風波,鄧浩又要試驗藥效,長天就沒有再喊她進神魔獄煉藥,她樂得在車上打了會兒盹。

睡得口水才要流下來時,白洪把她推醒了:「姐姐,一個時辰到了。」

唉,最近怎麼睡都睡不夠啊。她整理了一下儀容走下車,鄧浩已經在著手檢查小野豬的傷口了。結果也令他很是滿意,傷口上的血早已止住,並且凝成了一層薄薄的滲出液,有經驗的人知道,這層黏液一出,傷口就好得很快。並且傷口周圍的肌肉也已經收攏,彷彿有新肉芽正在生長。

這癒合速度竟然比普通的金瘡葯要快上一倍!鄧浩心裡有些驚喜。他沖著哨子點了點頭,後者輕揮匕首割斷了小野豬的繩索。這小傢伙突然被抓來營地,先是受了驚嚇,後來又被割傷,早害怕得簌簌發抖,現在驟然獲得自由,立即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找娘親訴苦去了。

營地里的漢子們望著它咽了咽口水,卻沒有阻止。這豬太小,肉還不夠大家分的,何況他們行商也有不打動物幼崽的潛|規則。

鄧浩卻是深呼了一口氣,準備和寧小閑來做一場艱苦卓絕的談判,這丫頭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哪知結果大出他的意料。

「寧姑娘,這金瘡葯以每匣二兩銀子的價格賣給我可好?」他的心理價位是不超過四兩銀子。這出價已經比普通金瘡葯貴了一倍,畢竟這藥效是明擺著的,好上一倍的效果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好!」她笑眯眯回答。

「那我再加點,嗯,什麼……?」他打好的腹稿沒說完,就被這意外打斷了。

他微微一楞,才輕咳一聲接著道:「那麼,渠黃散三十兩一瓶,可否?」渠黃散比花生米略小,十三粒裝為一瓶。

「好!」她依舊笑眯眯地回答。

這丫頭突然如此乾脆,鄧浩頓時很不習慣。他正準備她漫天要價而自己坐地還錢,哪知她居然如此爽快,一肚子應對之詞都使不上來,正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胸口堵得好不難受。

他想了想,也知道她的考慮了,心裡暗贊她聰明:「那麼金瘡葯先來六十盒吧,渠黃散十五瓶。如果有其他好葯,你改日再向我推薦吧,現在夜已深了。」

寧小閑佯裝上了車廂,回來後提著裝葯的小布袋。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今晚她賺了五百七十兩。

鳴謝

5月19日-25日打賞名單:

Sky_碧澄

楦蕊

秋落余香

曉楽spell

曹二妹

感謝各位慷慨解囊!

C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