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7章投宿民居

第87章投宿民居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6-03 10:07 | 本章字數:3289

哪知道才過了十幾息,這男子手上的皰疹就漸漸消腫;又過了一刻鐘,整條胳膊上的水泡都無影無蹤,只餘下他自己抓傷的紅腫。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正待罵上兩句解恨,邊上的夥伴一把堵住了他的嘴:

「這赤蠍毒哪是這麼好解的?人家明顯放了你一馬,別再不知好歹了!若再讓那姑娘惱了,把你骨頭都化成了灰!」

此時,在遠處。「你在他胳膊上放的什麼毒?」哨子問。當師傅的陰險,當徒弟的自然差不到哪裡去。

「一點點蠍子粉而已。前幾天在路上逮著的蠍子,讓它貢獻了一點點毒液給我。」寧小閑道,「我降低了毒效,他不會有事的。就算不用藥,兩刻鐘後也自然消腫了。」她心腸軟得很,對冒犯她的人略施薄懲就好了,沒必要弄出人命嘛。

哨子嘆了口氣。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偏要蹲在路邊逮毒蟲擠毒液,這一幕場景光用想像的都覺得十足怪異。

寧小閑與哨子邊走邊聊,才知道這幾日來入駐岩城的商隊絡繹不絕,許多商隊的領隊可不像鄧浩這樣與手下同甘共苦,而商隊成員只要手裡有閑錢,自然也能找一張好床來睡。雖然房價水漲船高,普遍比淡季要高出六成不止,可是城內的客棧基本已經客滿,別說是單獨的上房了,現在的基本局面就是一房難求。

而所謂民宿,說白了就是私人經營的小型家庭客棧啦。不過她以前只聽說在鄉村野地里有農家經營民宿,這堂堂一座大城,難道官方也允許民宿自由搶客么?

哨子實在不是個好的解說員。她問了半天才從他嘴裡撬出來個大概。

原來自岩城成為遠近馳名的茶城之後,每年春秋兩季來此收茶的商隊越來越多,哪怕是城主下令將整座岩城都擴建了兩倍有餘,又修建了商棧,投宿問題還是越來越大。

多建些客棧的主意雖然誘人,卻是實施不得的,因為旺季過後客源大減,這麼多客棧恐怕要連老本都虧乾淨,說不定還關門大吉了。因此城主想出了辦法,即是開放民宿來解決客商們,尤其是自由行商的居住問題。

原本岩城的城規不允許居民在自家做買賣,但凡生意都要到城市開設的東市去做。可是城主幾年前就改了規矩,不僅允許居民的大門方向開在大街上,也同意大家在街上開店設鋪,在沿街做些買賣了。尤其一到旺季,官方就特別開恩,允許居民將家中的空閑房屋租給外地來的客人們居住。

岩城擁有居民三萬多戶、十七萬多人,本身又是個剛剛擴建的新城,地皮離寸土寸金還有很大一段距離,殷實人家手裡藏個三兩套房契的多了去了。銀子是天大的好東西,每年兩次的旺季是吸金的好時節,這筆錢當真沒有誰是不願白賺的。這個政令一出,大大緩解了客房不夠的矛盾,甚至有些小型商隊直接棲息於民房內。

當然了,商隊之中多的是草莽漢子,也有原本就是做賊為寇的,手腳不太乾淨。岩城為了警示宵小,在大街上每隔九百步設一個軍巡鋪,鋪中的防隅巡警,白天維持交通秩序,疏導人流車流;夜間警衛官府商宅,防盜、防火,防止意外事故。

第一年開放民宿之後,發生過兩起盜竊事件,然而很快告破,被捕的盜賊和所屬商隊遭受嚴厲懲罰。後面由於警衛措施得力,商隊也自行督管,這麼多年下來基本還算相安無事。

哨子帶著她熟門熟路地往民住區走,九拐十八彎後輕輕叩響了一戶人家的大門。應門的是一位二十七、八歲左右的女子,一身素淡,眉目清秀,見到門外站著的是哨子,脫口而出道:「華先生?」

咦,哨子姓華?寧小閑眨了眨眼,以前一直哨子長哨子短地叫,最多加個後綴的「哥」字,卻不知道他的姓名。

哨子輕咳了一聲道:「談……姑娘,這位寧姑娘是我們商隊的客人。現在外頭客棧已滿,想在你這裡借個宿頭。不知還有空廂房么?」和女人說話,他就顯得彆扭得很。寧小閑心想,難道咱不是女人么,你和我說話咋就沒這麼不好意思?

「有著呢。只管住進來就行。」這姓談的女子爽快地答應了一聲,開了門將二人迎了進去。

交談了幾句,寧小閑才知道這談姐的名字是清荷,幾年前守了寡,和小兒子兩人一起住在亡夫的宅子里。兩年前哨子單獨經過這裡時,就投宿在她的家中。

「一個大男人住在小寡婦家裡,不怕別人說閑話么?」寧小閑懷疑道,哨子不像這麼不謹慎的人哪。直至看到客房,她才釋然。原來談清荷所說的廂房,竟然是一所單門獨棟的小院子,有獨立的門戶,且離她的宅子有幾十步遠。

這院子,她一看就十分滿意。院內有廂房數間,還配有一個小小的廚房;院子里有清淺池塘一口,迎風徐徐搖曳的修竹几叢,頗有幾分雅氣。最重要的是,院門一關,裡頭自成一個小天地,誰也吵不著她。這要放在華夏的一線城市,那可是帶庭院的小別墅一棟啊,值老多錢了!

趁著談清荷走開的功夫,寧小閑拿胳膊肘撞了撞哨子:「這談姐看起來也不缺錢啊,不然這院子少說能住上四五個人,她咋不租出去?」

「她亡夫原本在主街上有幾家面鋪,手裡比較寬裕。」

不缺錢還租給你?她不說話了,只拿眼睛上上下下瞅著哨子,瞅得他臉上發紅,佯怒道:「莫要胡思亂想,敗壞人家名聲!」

可拉倒吧,她都還沒開始敗呢,咋人家的名聲就會壞了?

長天也在她耳邊無奈地嘆氣道:「你真是八卦。」這詞還是他前不久剛學會的,活學即要活用。

也許是看在哨子的面子上,談姐收的租金也便宜,每天二兩銀子,若寧小閑願意,可以回談姐的院落和他們共進三餐。這價格十分公道了,在收茶旺季,悅來居一間上房每天要收五兩銀子,並且還不是自帶院子。於是這事就算談好了,哨子望望天色,告辭離去了,寧小閑總覺得他的背影看起來有點兒狼狽。

這第一天住進人家院子里,出於禮貌怎麼也該和主人吃頓飯吧?所以這天的晚飯就在談清荷的院里用了,這女人一個人帶孩子帶了這麼久,煮飯的手藝也很不錯,吃得寧小閑直點頭,心裡卻一邊苦惱著,等下進了神魔獄還要再煮雲香米,可怎麼吃得下去?

談姐的兒子今年還不到八歲,乳名琤琤,小臉方正白凈,笑起來一邊臉上有酒窩,很招人喜歡。寧小閑一看到他,心中莫名就想到了二虎,接著又想到了宋嫂,今後恐怕難再有機會相見了,忍不住就有些神傷。

這琤琤卻是個自來熟的,看到漂亮姑娘在家裡作客,立刻姐姐長、姐姐短地喊上了,一丁點兒也不認生。被他這麼一鬧,寧小閑心裡的難過也沖淡了不少,加上談姐不愧是姓談,言行舉止都十分得體,一頓飯吃下來談笑晏晏、賓主盡歡,竟是這一個多月來寧小閑吃到的最安生的一餐。

長天卻有些鬱悶了。這丫頭粗心大意,他可是看在眼裡,這小子總趁著兩個女人在說話時,偷偷瞄著寧小閑。大家都是男人,長天太清楚男性最喜歡瞄準哪些部位來偷看了。這小傢伙看得最多的是高高的胸部、是細細的腰肢、是修長的大腿,偏偏臉上還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真是天生的小色胚。」哪怕知道這小鬼年齡小到什麼也做不了,他也不爽之極,總有一種自家的蛋糕被別人碰了的感覺。

因此,這個晚上寧小閑進神魔獄,瞅到長天的臉色可是不太好看,足下的化妖泉水光粼粼,更襯得他臉色陰晴不定。「看來心情複雜的不止我一個人哪。」寧小閑還以為昨日的古怪氣氛也影響了他。不過這人自從她進來之後就一言不發,這尷尬的氣場是要鬧哪樣啊?

長天卻在煩惱。他有心讓這個神經粗比鋼絲的丫頭離那小子遠一點,可是這話該怎麼說呢?那小男孩還不到八歲呢,說出去不要讓人笑掉大牙。

好久未曾這麼憋屈過。好半晌後,他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無精打采道:「今日練習導引訣第十式。另外,可以開始學習配套的行氣術了。」

《導引訣》自第十式起,配有對應的調息之法,要求使用者以舌抵齒,漸漸吸氣,並放緩呼氣速度。這法子是逐漸延長閉氣時間的調息之術,以呼吸時輕、緩、勻、長、深為要點。起先數到一百才吐氣,以後慢慢延長,最後數到滿千之數才吐氣。習練有小成之後,「以鴻毛著鼻口之上,吐氣而鴻毛不動為候也」,意思是把羽毛放在口鼻上,也不會受到呼吸的干擾。這可使內外氣息調和一致,外呼吸細長和勻,內呼吸綿綿不斷。長久練習之後,可以固臟腑,斂氣息,養氣機,另有多般妙用。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