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98章反常的哨子

第98章反常的哨子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6-07 10:12 | 本章字數:3265

這三點說完,鄧浩的眼睛已是亮了起來。寧小閑這法子,利己、利主事,唯獨不利慶豐總行。不過總行的收益和他有p關係?他不是笨蛋,笨人是帶不了商隊的,只是寧小閑的想法過於新穎。他琢磨通了其中的關鍵,就越發覺得此計可行。

「寧姑娘這法子,果然振聾發聵。鄧某受教了!」鄧浩肅然道,此時他哪裡還敢再小看面前這不滿二十歲的姑娘?「只是這等恩惠,鄧浩何以為報?」

她抿嘴笑道:「無妨,婦人之見罷了,其餘的還請鄧大哥自行發揮。」雲虎商隊上上下下對她都挺不錯,並且她總有一種預感,今後與這商隊仍會有交集。賣個人情給鄧浩,有利而無害。

離開茶肆區後,她去了一趟互市,又在官方的薦賣區掛起了築基丹出售。這丹自然是昨晚長天煉製的,有了覆禹鼎相助,他耗費的神力更少,成丹還多了三顆出來。他手裡的丹方很多,卻不想再煉些別的藥丸出來。寧小閑此時實力仍然不強,貿然取出太多珍貴藥物寄售,那是直接挑釁清虛門的好奇心了,對她無益。

不管怎麼說,現在她手裡有錢,自然逛起互市裡的東西就有底氣多了。所以她直接踱到一家地攤前,攤上賣的是各式紙符。這卻是她昨日貨比三家之後才看好的,光是符紙的用料就比普通的黃裱紙好上一截。

長天與她盤算過了,目前她雖無靈力或神力在身,但符紙不需靈力就可以催動,了不起練一練手勁,把它們投得准一點就是了,因此正是她眼下應大量購入的。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她入手了六十多張烈火符、三十張寒冰符,這兩種符紙的效果她都見識過,另購入的十多張疾風符。能令身形快疾如風,正好配合她施用搏命之術。買得最少的是厚土符,這種符紙的用處略小些……好吧,是她都沒想好要怎麼用。

她原本想買上一、兩年護身法器,或者買件寶甲來穿。石季珊身上那件青濛寶甲讓她羨慕死了。她也想擁有一件啊。可惜長天卻淡淡地說了三個字就阻止了她:「沒必要。」

他建議她買一雙好鞋才是正經事兒。所以兩人又花了小半個時辰淘到一對火鼠毛皮製作的鞋子。火鼠也是一種妖獸,毛長接近一米,纖細如絲。製成鞋子又輕又薄,腳感很好,且能使主人提速一成左右。這鞋子還有一個絕妙的好處——火鼠毛又稱作「火烷布」,如果髒了,用火一燒就可變乾淨。寧小閑表示,一雙不用洗刷刷的鞋子是懶人的夢想啊。

隨後,她又購買了一些例如玉紅草、金芝這類仙草的種子。這些種子沒有她想像的昂貴,反倒只要幾十靈石就買到手了。理由也很簡單,仙家藥材比拼的是年份。一般種子反倒不難拿。許多洞天福地的時間流逝與外界不同,有所謂「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之說,極利於天才地寶的生長。然而哪一個洞天福地催種植物的本事,也不能和息壤這樣的神土相比。

所以寧小閑收購這些仙草種子時,腦海中勾劃的美好未來是被靈石的淡綠色光芒照亮的。

兩個時辰後。她再走回官方薦賣區,築基丹果然都已經賣掉了。她這回定價比昨日貴了一點兒,為每枚一百八十靈石,卻也沒有引發搶購,大概散修們都猜到了這幾天築基丹的供貨都會源源不絕吧。

令她意外的是。還魂引居然賣掉了一枚,令她瞬間入賬一千多靈石。她若知道是誰買走的,必然會更加意外——掏了這筆巨款的人,就是劉滿子!他前幾日在野外受了妖怪的「積毀」之傷,這種惡毒的攻擊可令傷者「積毀銷骨」,以修士的能力都不能令傷口癒合,反而漸漸地化膿長瘡,最後侵蝕到骨頭裡去。

劉滿子原以為自己這回死定了,哪知道心灰意冷逛到互市裡,卻在薦賣區看到了還魂引邊上的標牌介紹。若他體膚完好,是絕計不會買這樣沒有鑒定結果的藥物傍身的。不說別的,單只減壽十五年這一項就夠瘮人的。可惜他現在性命危若累卵,那真是如溺水的人抓到浮木,死也不肯再鬆手。偏偏他身上的靈石不夠,於是就有了後來的那一幕。

被澹臺從互市裡趕走之後,他不知從哪裡又弄到了靈石,終於湊夠了買葯的錢,這才再度返回互市。守衛本想把他趕出去,怎奈架不住他苦苦哀求,又賭咒發誓自己買了丹藥轉身就走,再不來騷擾各位大人,還是讓他進去買下了藥丸……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往守衛手裡各塞了幾顆靈石。

寧小閑若知道劉滿子不惜違反互市規矩對自己下手行騙,就是為了買一顆自己掛去售賣的還魂引,恐怕當真要苦笑出來。

劉滿子找了個偏僻的地方將還魂引吞下,滿懷期望地等了幾刻鐘,身上的傷勢果然漸漸地好轉了。長天煉製的秘葯,效果當然沒得說。他長長吁了一口氣,得知自己保住小命之後先是狂喜,後來卻又顧影自憐,想起了將自己趕出山門的清虛門、想起了自己這些天來過著的野狗般的憋屈生活,想起了削斷自己三根指頭的澹臺師叔。

他將滿口牙齒咬得咯吱作響,眼中浮現惡毒之色:「清虛門,哼哼,終有一日,我要你們後悔至死!」

=====

且說寧小閑心滿意足地回到租住的小院後,將仙草種子都交給了長天。栽種哪些,如何栽種,這種瑣事只管交給神魔獄的大管家好了,用不著她操心。偷得浮生半日閑的感覺真好。她抱住枕頭君,找周公的女兒下棋去了。

可惜有人就看不得她清閑下來,剛剛墜入夢鄉時,院門卻被叩響。

太不尋常了。知道她住在這裡的人,總共也沒幾個啊,難道是……

她揉了揉眼打開門一看,站在外頭的人身材中等,面無表情——果然是哨子啊。她一時有些無語,這人先前很酷地說,傳藝之後兩人再無瓜葛,怎麼現在跑來敲她的門?

不過來者是客,對方還是她事實上的授藝恩師,無論如何也不能擋在門外的。所以她請對方進了門,又殷勤地泡上一壺好茶,然後靜靜坐下,雙膝要收緊,兩手攏於腿上,擺出了自己知道的最淑女的坐姿,一副全心全意傾聽的模樣。

哨子:「……」

和哨子的交談,毫無疑問是不太愉快的。這傢伙幾乎不會主動開口,反倒是她拚命找了話題來說,結果談不上三兩句就冷場了。只有提到最近岩城內的動向時,哨子倒是憶起,不知是什麼原因,城內的修士這幾天來數量大增。

「還有什麼原因……秋茶盛會將至了唄。」她有些不以為然。

哨子搖頭道:「不。往年秋茶收穫時,也沒見過這麼多修士出現,並且都是仙派中人。」

第六感告訴她,對面這人由於修士的突然增多有些不安,但為什麼呢?「你怎麼知道都是門派里的人而非散修?」

結果哨子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才彆扭地轉移話題,問她:「談姐去了哪裡,似乎不在家?」

「似乎是去府衙做房客入冊的手續了吧。」岩城官方雖允許私宅在秋茶收穫期間納客,可前提是要到府衙去做登記,然後交稅。雖然稅率不高,但這也是岩城的財政收入來源之一,如果有人隱瞞不交,官家查出後不僅沒收租房所得,還要再作罰款。

官家如何掌握私宅納客的跡象呢?寧小閑真佩服這城主啊,倒是想了個損招兒——官家不知道,但你家鄰居肯定知道。但凡是收了客三天內還沒去官衙報備的,鄰居可以去揭發。官家查證後若屬實了,收繳的租房收入三成獎勵舉報的鄰居!

今日是她入住第三天了,談清荷無論如何也要抽空去一趟府衙做報備手續。

寧小閑瞅著哨子今天真是詭異,明明兩人已經無話可說了,他還可以眼觀鼻、鼻觀心地盯住桌上的茶水一動不動。他老人家是來她院子里學老僧入定咩?可是她下午還要進神魔獄練功課的,沒時間陪他一直耗下去啊。

過了好一會兒,哨子才嚅囁道:「談姐也該回來了,我今天從商隊里捎了東西給她。你可否陪我過去?」話音剛落,就看到對面的姑娘投來極度鄙視的眼神!饒是經過多年風吹日晒的臉皮已經練得很厚實,還是忍不住紅了一紅。

原來這才是他這一番做態的目的啊。要她陪他去敲談清荷家的門!她知道自來寡婦門前是非多,哨子不敢一個大男人單獨去敲這俏寡婦家的門,可她寧小閑也是黃花大閨女一枚好不好?他咋就進她的小院進得全無心理負擔呢?

哨子被她的杏眼瞪得一陣發虛。貿然來敲人家小姑娘的門也不好,但他下意識地覺得寧小閑不會在意的。況且她幾天後就要離開岩城了,聽不著別人的風言風語。RP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