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99章撮合

第99章撮合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6-07 10:12 | 本章字數:3425

可是談清荷不一樣啊。兩年前入住這棟小院時,他曾在她的宅中吃過飯,此後關於兩人的閑言碎語就不曾斷過。哪怕這世界的禮教不像華夏的那樣能把人生生逼死,但談清荷一個女人家成天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要承受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從那時起,他就謹慎了很多,再不曾單獨找過她了。

她輕輕哼了一聲,還是帶他去敲談家的門。誰讓她心腸軟啊?躲在神魔獄中偷聽的非正常生物現在已經變成兩個了,窮奇正在笑話人類真矯情,她只作聽不見。

門果然開了。可是應門的不是談清荷,而是七歲多的小男孩琤琤。他看到寧小閑先是一愣,隨後就見到了她身後的哨子。

「華叔叔!」也不知觸動了哪根弦,這小鬼嘴巴一扁,眼裡就浮起了淚花。

哨子往前跨了一大步,蹲下來看了看他的臉,厲聲道:「誰打了你?」他本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這回卻當真是怒氣勃發。

琤琤右腮高高腫起,眼睛上有一大塊烏青,顯然被打得不輕。他的衣服也不太整齊,像是被推搡過。粉雕玉琢般的娃娃像在泥地里打了幾個滾似的,看著惹人心生憐愛。

哨子不問還好,這一問倒把琤琤激得眼眶又是一紅,低著小腦袋就拱到哨子懷裡去了。寧小閑站在邊上,朝天翻了個白眼,這一幕父慈子孝的場景真的很感動人,不過,「大門口人來人往地多有不便哪!我們進了屋子再說好不好?」

哨子老臉一紅,趕緊把琤琤抱進了院子里,反身關上了門。

這一問才知道,今日學堂放課得早,琤琤回家的路上被幾個同塾的小夥伴調笑了一路,說他是個沒爹的孩子,又說他娘生性風|流。早在外面偷偷有了男人。小小男子漢也是有尊嚴的,對方口中侮辱的又是他最敬愛的娘親,這還能忍?於是不要命地撲上去,那小子說風涼話說得正開心,冷不防被他一拳打在嘴上。戰鬥由此拉開了序幕。

「豈有此理!」哨子一拳砸在桌子上。這可憐的桌子嘎吱一響,差點兒被砸倒了。小孩兒哪裡懂這些,八成是家裡大人教的。一想到談姐處世清白,卻要受到這樣的冷眼妄言,他心中就氣悶難平。

欺負琤琤的是幾個小孩子,他能怎麼辦呢?掄拳頭打孩子可不是成年男子該做的事。可是琤琤又哭得這麼傷心,他瞅著心疼得很。偏生他嘴笨,除了「別哭了,別哭」之外,真是再找不出安慰孩子的話了。

寧小閑覺得自己看不下去了。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就最開始還說了幾句話,越到後面越是「相顧無言」。一個眼淚汪汪,一個謹言木訥,簡直就像在她面前演啞劇似的。

她嘆了口氣,把男孩從哨子懷裡挖了出來,望著他的眼睛道:「琤琤,欺負你的有幾個孩子?」

他低聲道:「四個。」

一挑四?幾乎沒有勝算。這娃兒怎麼想的。「你覺得你能打贏?」

他抿了抿唇:「……不能。可是他們那樣說娘親,我氣不過……」

她打斷他:「都是住在這附近的鄰居家孩子么?」

「嗯。」

「長得都比你壯么?」

他搖了搖頭:「狗子比我個頭還小些。」

「好。你告訴我,下回他們再取笑你,污衊你娘親,你要怎麼辦?」

琤琤沉默了。顯然也不知道對策。哨子憂慮地望著他。商隊在岩城停留不會超過半個月,他一走,這對母子又無人照拂了。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將自己當作了談清荷的保護人。

寧小閑伸出手指,颳了刮男孩光滑的另一邊臉蛋。嗯,手感真好呀。「姐姐有辦法,讓那幫小傢伙以後不敢欺負你。想不想聽?」

這話一出,別說琤琤瞪大了眼睛,連哨子都豎起耳朵。打打殺殺他在行,處理這種瑣事反而束手無策。

「狗子比你還弱些,為什麼他反而能欺負你?」

琤琤顯然被問懵了,想了想才道:「他一個人打不過我。可是……可是……」

「可是他和其他更壯的孩子一起,就能欺負你了,是不是?」她看到琤琤點了點頭,這才接道,「這就是我告訴你的第一個辦法。你可以學狗子,去找更壯的孩子一起玩,這樣狗子他們就再也不敢欺負你了。」君不見所謂的古惑仔,其實也就是一幫小青年拉幫結派、打架抱大腿么?可見,借「勢」是很重要的。

哨子聽得擰起了眉頭,正要說話,卻被她擺手制止了。

人原本就是社會性很強的動物,自動尋求強者的庇護乃是本能,無須諱言。莫說個體了,哪怕像岩城這樣的人類聚落城市,不也託庇在清虛門的羽翼之下么,否則如何在這亂世之中求得平安?

琤琤咬著唇細細想了半天,才搖了搖頭:「寧姐姐,我不喜歡這樣。」寧小閑說的原本是個好方法,但他下意識覺得這樣不妥。

不想託庇於人?她揚了揚眉,那就選第二條路吧。「簡單的辦法不用?也成,那還有第二個辦法。」她伸手指向哨子,「你的華叔叔,打架好厲害的。只要他肯教你三招兩式,你一個人就可以把那幫小孩子全打扒下。可是,那得吃苦了。」

琤琤順著她的手指望向哨子,獃獃道:「你說的是真的?」他很喜歡這個華叔叔,但他真有那麼厲害么?

「當然了。我們來岩城的路上,遇到了這麼大一隻熊妖,活生生的妖怪啊。大家都嚇壞了,結果熊妖被你華叔叔一個人打死了!」她伸手比划了一下,強調熊妖的巨大。舅舅家有娃兒,宋嫂家也有娃兒,她應付這幫熊孩子有經驗。

哨子眼皮子直抖。這丫頭語氣這麼誇張是怎麼回事?再說那熊妖是集全商隊之力方才拿下的,可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可是琤琤望向他的眼神有驚奇、有崇拜,卻讓他怎麼出言否認?

琤琤:「華叔叔,寧姐姐說的是真的?」

哨子:「……嗯。」

她在心裡竊笑,哨子既不否認,那這事兒十有八九能成。「華叔叔這麼喜歡你,何不請他教導於你?」

琤琤也很聰明,只拿希冀的眼光望著哨子。可憐哨子本是心如鐵石的人,此刻卻抵受不住小小孩童熾熱的目光,咬著牙對寧小閑道:「他年齡還小,怎能教他和其它孩子打架?」

她冷笑道:「世道本就如此,你不欺負人,早晚就要被人欺負;你不高人一等,早晚要被人踩在腳下。他們孤兒寡母相依為命,琤琤若不從小就學些本事,長大了如何保護母親?」如果在華夏那等法制社會,她當然不會慫恿小孩去打架,可是這兒妖怪遍地走,修士多如狗,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哨子默然,變相承認她說的話有理,過一會兒才道:「商隊最多再半個月就要出發,哪裡有空教導這孩子?」

這男人,真是太矯情了,明明千肯萬肯還要給自己找理由推託!寧小閑在心底強烈地又鄙視了他一次,這才撇了撇嘴:「當時你教導我不過就用了九天功夫。現在有充裕的半個月時間,哪裡就教不好這孩子了,再說練武不都得從娃娃抓起么?」

為了證明哨子這良師能帶得出高徒,她拿起桌上的竹片信手丟了出去。這竹片「咻」地化作殘影,划過窗邊的一盆月季,割下來一朵正待怒放的花苞。

「如何?」她得意洋洋,「你華叔叔才教了我十日,姐姐就有這樣的本事了哦!」

琤琤趕緊鼓掌:「好看,好厲害!」旋即又道,「可是,娘親最喜歡這盆花了,她會不會生氣?」

「……」她打了個哈哈:「不會的。你只說是華叔叔不小心折斷了,她一定不會生氣。」

哨子:「……」

正說話間,長天通知她:「談清荷回來了。」他耳力遠勝屋內所有人,談清荷還沒走到巷口,他就聽到了腳步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他對眼前這場戲可沒什麼興趣,只是這丫頭調皮,他就索性看著她玩兒。

正主兒回來了。寧小閑可不想卡在這一對男女之間當個不停發光發熱的大燈炮,當下隨便找了個理由就走出了談宅。哨子被興奮的琤琤纏著問東問西,也顧不上她。

路上,她和談清荷擦肩而過,兩人友好地打了招呼,寒暄了幾句。細看這談姐,果然瓜子臉、長頸如玉,杏眼櫻唇,哪怕素麵朝天也掩不住她是個美人兒的事實。

回到小院後,她忍不住催長天去偷聽:「他們在說什麼?」

「多事。」長天埋怨了她一句,還是幫了她這個忙,「聊那男童的傷勢,再沒別的了。」

她但笑不語。哨子和談清荷之間的的確確存在著曖|昧的氣場。偏偏哨子不知是為人木訥或者別的原因,兩年來這段感情一直都沒有進展。現在他要傳授琤琤武技,和談清荷勢必就會有更多接觸了。寧小閑一直認為肥水不留外人田,談姐這樣的美人遲早要找人嫁掉的,那這人為何不能是哨子呢?

她這人一向恩怨分明。哨子傳了她功夫,她就幫他抱得美人歸,這才叫兩訖,是不是很公平呢?RP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