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0章被摧殘的幼苗

第140章被摧殘的幼苗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6-21 10:34 | 本章字數:3372

她被深深地雷倒了。什麼男人或者妖怪,會用一朵蓮花來煉成法器對敵?這人得有多悶|騷、多自戀?

眼看馬賊的長刀就要剁到他身上了。漂亮妖怪不慌不忙地抬手,往蓮花上長長地吹了一口氣。那畫面,就像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吹起手中的蒲公英那麼惟美。

不過,效果可就不那麼單純了。這蓮花的花瓣,居然也像蒲公英般順勢飛了起來,若被大風捲起一般,掀起了漫天的花雨!

在晦暗的篝火前,有無數紅蓮花瓣迎風起舞,每一瓣都反射出晶瑩剔透的光芒,這一幕確實太漂亮了,寧小閑看得目瞪口呆。然後她才發現,這妖男卻不是無的放矢。

必有一片隨風而起的花瓣,極盡溫柔地撫過了一名馬賊的喉間,然後這人的動作便會定住、僵硬,隨後軟軟地倒下。有幾個伸手去扶自己的喉嚨,「咯咯」兩聲,終於還是一字未吭,臨死前心裡的恐懼和後悔,都凝固在了眼中。

不過兩、三息的功夫,這營地就躺滿了人。三十多條原本龍精虎猛的漢子,現在已經變作了無生命的屍體。明天,他們將成為荒野中動物的大餐。

飛舞的花瓣如有靈性,又輕輕聚攏到漂亮男子的手中,重新化為那朵盛開的紅蓮。寧小閑眼尖地看到,每一瓣紅蓮上都光滑如新,絕不沾染半滴血珠。

「這不是花瓣。」長天突然道,「你看屍體的喉部。」

她依言低頭去瞧,果然看到任何一具屍體的咽喉上。傷口外翻、居然都有灼燒的黑痕。

長天冷冷道:「這朵蓮花是以煉獄中的紅蓮業火精鍊而成的,傷魂傷魄,也是極歹毒的火焰。這小妖怪居然將本命真火與紅蓮業火相融,也是個狠角色!」

他給出這樣的評價。已是極高!她卻在心中鄙視紅衣男。業火必然是無形之火,這傢伙偏偏要把它弄成紅蓮的形狀,當真是臭屁+2,自戀+2!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她還活著!那漫天的紅蓮花瓣顯然遵從了主人的意志。避開她的身軀,沒有去碰她一根汗毛。

看來,這妖怪也拎得清是非嘛!她心下悄悄鬆了一口氣,只要肯聽人話,她說動對方饒自己一命的機率,就又大了幾分。

這個小營地里還站著三十多名大漢的時候,確實有些擁擠,不過現在卻顯得凄冷得很。因為在場還能站立的,只剩下三個人。除了漂亮男子和寧小閑之外,還有這群馬賊的首領任胖子活著。

他自然是漂亮男子特意留下不殺的。此時臉上淌滿冷汗,彌勒佛式的笑意早已無影無蹤。三十多個弟兄,轉眼間全部喪命,他得咬緊了牙關,才能勉強站直。

「妖怪!」他就是再笨,也猜得到這一言不合即出手殺人的傢伙。必然是可怕的大妖了。他也知道,對方留下自己活口,顯然是要問話找東西了。果然就看這紅衣妖怪收起了殺人的法器,信步走到自己面前:「商隊的東西,在哪裡?」

他抖著手,指向了剛才自己所坐的位置。那裡躺著一隻大麻袋,裡面裝的就是殺人越貨之所得。

那妖怪轉頭望了麻袋一眼:「都在這裡了,沒有遺漏?」

任胖子趕緊搖了搖頭。

「你確定?」

他點頭如搗蒜,說話喑啞:「確定,很確定!」

這妖怪莞爾一笑:「嗯。很好。那麼,你沒用了。」

任胖子臉色變了,還沒等求饒的話說出口,這妖怪伸出左手,握掌為拳。只聽「喀啦」一聲。任胖子的頸骨居然平空往外一折。看那扭曲的角度,顯然是不見活了。

這傢伙,好狠!

隨著任胖子脖子發出的瘮人聲音,寧小閑身上適時一抖,她抱住兩個小蝠妖,低下了頭,渾身顫抖如篩糠。懷中兩個小妖也抖得很厲害,這卻不是偽裝出來的。眼前的大妖怪沒有收斂妖氣,他們能夠感受到對方身上強大的氣息。

「你。」這妖怪終於轉向她了,聲音中聽不出喜怒,「和他們不是一起的么,為何提醒我?」

她這才抬頭望了他一眼,馬上又垂下了腦袋:「這位公子,我與他們不是一路的。我和弟弟們昨晚錯過了宿頭,又被狼群追趕,見這裡有火光就過來借宿了,哪知道他們不是好人!」咦,這妖怪的瞳孔居然是暗紅色的,在這黑夜裡很不明顯。

「我們的馬兒還拴在那邊。」這紅衣妖怪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果然看到眾多高頭大馬旁邊站著一匹老弱弩馬,十分醒目。這匹老馬剛到營地就被英偉的同類踢了好幾腳,只好孤獨地站到一邊去,現在怯怯地伏著腦袋,無精打采。

於是,這妖怪輕輕「嗯」了一聲,知道她沒有說謊。否則兵貴神速的馬賊怎會帶著弩馬上路?

她誠誠懇懇道:「多虧公子趕到,否則那人——」她伸手指了一下地上那具滿臉橫肉的屍體,「那人就要輕薄於我了!」

這紅衣妖怪微笑了下,看來心裡很受用,隨後大步走向麻袋倒提起來,裡面的東西哐噹噹掉得滿地都是。

借著營地的火光,她能看到這裡頭有黃燦燦的金條、白花花的元寶,還有各種珠翠、首飾、奇珍,甚至還有幾幅畫軸。這些東西任誰揀去了,也能花差花差很長一段時間。

但這妖怪俯下身,在財寶里挑挑揀揀小半天,哪一樣也沒看上,反倒皺眉凝思起來。跳動的火花映得他的面龐晦暗不明,另添一種閃爍不定的艷麗。

她在心裡啐了一口。他長得也太妖孽了吧,雖然他本來就是妖孽。皮相能生得這麼好看的,她見過的人里也只有長天能與之相比了,哪怕是鄧浩商隊中見過的張生,也沒有他這般絕色。

漂亮妖怪轉了轉眼珠子,抬頭問她:「這群馬賊之前殺了一隊人。你知道屍體在哪兒么?」

她點頭如搗蒜。一定要讓人家知道她是有用滴,這樣安全係數才會更高。

她領著妖怪走到了那叢灌木里,扒開面前的枝葉伸手指道:「就在前方。」

既然來了這裡,那紅衣妖怪也不須她指引,翩翩然走了過去。

狼群已經飽餐一頓,現在正守在屍體旁邊休息。這裡的大餐足夠吃上兩三天,在沒有徹底啃盡最後一絲肉之前,它們是不會離開的。荒野生存不易,它們吃飯尤其仔細。

這時見到紅衣男子,群狼立刻站起,露出了森森白牙以示警告。結果這妖男只瞪了瞪眼,妖氣外放,狼群瞬間像霜打過的茄子,原本炸開的毛髮都伏低下去,眼中的凶光也收起。那匹大黑狼輕輕嗚咽了一聲,毫不猶豫地率頭轉身就跑,尾巴在兩腿之間夾得緊緊地,神態倉皇。

動物的本能,果然比人類靈敏了許多呀。

地上的倒霉蛋早被馬賊洗劫得一乾二淨,其中一人身上衣服還被剪破了,露出好幾個暗袋。紅衣男在屍體中翻翻撿撿,眉頭卻皺得越來越緊。

終於,他翻動其中一具屍體,發現它身下壓著兩株細嫩的植物。長天眼力好,看出這僅僅是兩株青綠色的小苗,不過食指長短,莖上只粘著三片狹長的葉子,每片葉上都有細小的鋸齒。

它們原本被手絹包起,結果馬賊掏出來一看,這玩意兒不值錢嘛,就隨手扔到一邊去了。這兩株粉嫩嫩的植物落到地上,先被屍體壓扁,又由著狼群在這裡擠踏了幾個時辰,已經被糟蹋得面目全非,嫩葉被扯掉一半,細莖也折了。最糟糕的是,小苗的根部原本是被人完整取出的,現在也斷成了好幾截。

誰都能看出,這兩株小苗已經活不了了。

紅衣妖男的臉色終於變了。他咬著牙,怒氣沖沖從齒縫裡擠出兩個字。距離很遠,只有長天能聽得明白:「該死!」

他提醒寧小閑:「這妖怪發怒了,你小心些。」

她不敢再看,轉過身將兩隻小蝠妖抱在懷裡。所以紅衣妖男轉頭望過來時,看到她背對著自己,正在輕聲安慰兩個娃兒:「別怕,姐姐在這裡,明天早上一切都好了。」

「她看到我尋的東西沒?不可讓天下知道這東西入了我手。」他思忖道,轉念又一想,「看到又怎樣,這苗根本也活不了。」哎,空歡喜一場呀。他輕輕嘆了口氣,將手上的小苗扔到地上,轉身走了回來。

「你。」聲音從寧小閑前方傳來,她抬頭一看,這妖怪居然已經直直地站在她面前,「為何要易容?」

他果然看穿了她的偽裝。

她小聲回答道:「為了路上行走方便,免生事端。」唉,自己小清新的外貌妥妥地被這妖男碾壓,他若換起女裝,那必會是傾城的絕色。

「若公子今晚不來,明晨就是李夢雪喪命之時!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真不知何以為報!」她的眼中滿是誠懇。其實這傢伙若不來,她還要煩心如何脫身。當然,這本不是問題,反正她現在也不是以本來面目出現,屆時往神魔獄中一躲,這幫馬賊只會以為大白天撞見鬼了。RL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