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64章救星

第164章救星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6-29 01:16 | 本章字數:3383

這傢伙的腦子真好使,誰說妖怪沒有人聰明?她乾笑兩聲:「大人,您真是英明!」

「溫良羽在哪?」他隨口問了一句,隨後不耐煩道,「算了,跟我走吧,回去再慢慢告訴我好啦。」他已經失去耐性了,準備將她強行擄走,帶回去細細審問。

他踏前一步,伸手來撈她。寧小閑咬著牙,正準備作困獸之鬥,空中卻傳來一聲嬌叱:「放開她!」

這個聲音,在此刻聽起來真是美妙無比!雖然這嗓音低沉中帶有幾分磁性,原本就很好聽。

隨後幾道冰柱兜頭紮下,汨羅若不是縮身得快,非被這冰柱扎在地面上不可。寧小閑低頭瞄了瞄,這幾根兇器離自己不過一尺左右的距離,頓時有幾分後怕。天上這位,心可真大呀,一點兒都不擔心會傷著她!

趁著汨羅後退的功夫,空中落下一條窈窕的影子,俏生生擋在了寧小閑前方。

這天外飛來的救星,不是胡火兒卻又能是誰!

今日她一身酒紅色的勾邊曲裙,不再顯得那麼張狂,倒襯得身材亭亭、姿態婀娜。不過她說出來的話可半點不溫和:「奉天府的小狐狸,你可真是好本事,千里迢迢跑來這大山裡和凡人小姑娘過不去?」

她感動得幾乎要熱淚盈眶了。火兒姐,你真是解救小民於水火之中的大好人啊!

汨羅也不示弱,反口回擊:「你都知道這裡是大山之中,她一介凡人跑來這裡作甚?」

胡火兒頓時語塞。不過她也不是個好惹的,當即笑道:「來和我會晤唄。我們姐妹今日有事要議,選在這良辰美景,小狐狸你可是不服?」

汨羅眉間一跳,總算他涵養到家,硬是將這口氣壓下。久聞朝雲宗的胡火兒率性蠻橫,曾倒追得清虛門的男修落荒而逃。今日一見,果然是胡攪蠻纏的行家,明明一通亂語,卻還能說得這般理直氣壯。

他眼裡望著寧小閑,口中卻還保持著客氣:「胡仙子,我有要事得問問她。你讓我將人帶回,改日我必定登門道謝!」語氣鄭重得讓寧小閑心裡七上八下,心道這妖怪對自己志在必得,胡火兒可別鬆了勁。

這是元嬰期修士和煉神期妖怪之間的對話,談論的是她的小命去留,可她完全沒有插口的資格。唉,凡人就是太渺小了,連掌握自己命運的資格都沒有。

「既然事關重大,來來回回太麻煩了,你倆就在這裡說好啦。」胡火兒笑吟吟道:「我們姐妹情深,有什麼是我聽不得的?」

無論是撼天神君的下落,還是靈茶種子的下落,都不可能當著她的面問個清楚。看來,這女人是決意要插手了。汨羅面沉如水:「胡仙子若不給面子,我只好將她強行帶回了。」言罷踏出一步。

「奉天府這些年來好大的派頭,好大的架子。」胡火兒也將臉一擺,「不過別人怕你,我朝雲宗未必就怕了。」說話間,她瑩白的手掌往外一抬,掌心中居然壓著一小團雷電,噼啪作響。她握拳輕揮,手中的雷電之光溢出掌心,竟然在輕揮之時形成了一條滋滋作響的雷電長鞭。看其上電光閃爍,就知道挨上一鞭子的滋味絕對好受不了!

「五雷正法之中的雷靈鞭?果然是雷靈根。」汨羅不由得皺了皺眉。難怪朝雲宗任這女人胡作非為也不加約束,原來不是不想管,而是根本管不了。他得到過的情報里就提過此事,今日一看果然不虛。朝雲宗的不傳之秘,就是得自天道的五雷正法,這法門需要身具雷靈根的女子,以至陰馭至陽,才可學習。這世上之人,以金、木、水、火、土五系靈根最多,雙靈根也屢見不鮮,唯獨這雷靈根,那是百萬人之中不知能不能出得這麼一個來,何況還得是女身?朝雲宗好不容易找到了這麼一根獨苗苗,那是當祖宗一樣供起來的!

夫雷霆者,天地樞機。雷乃天地之號令,有震攝一切妖物之能。若論修為、論道法,他比這元嬰期的女人還要再強上許多,可是他身屬妖怪,對這五雷正法有天然的敬畏,並且這女人身後就站著朝雲宗,現在還不到撕破臉皮的時候。

汨羅眼神有些游移不定。寧小閑心中大喜,看來,今日有望逃過這一大劫了!

他確實有些猶豫,今日就算能贏得了她,自己付出的代價也不會小了。這些年需要他出手的機會已經很少,他又自負謀略過人。喜歡用計的人,往往就不大願意動手相搏,他也不能免俗。

罷了,這姑娘身上的秘密只有自己一人知道,晚些再來取她也是一樣。胡火兒總不可能此生寸步不離地跟著她。

「罷了。今日有胡仙子護著你,寧姑娘,我們後會有期。」他深深望了寧小閑一眼,「希望下次再見,你已經想通了。」

想通?不可能,姐只會想通怎麼擺脫你的追蹤!寧小閑心裡暗暗賭咒發誓。大不了姑奶奶還回水府里蹲著去,等長天出關了再和他商量對策!

他為人也乾脆,眼見帶不走寧小閑,也不在這裡閑耗,扔出法器就馭空飛走了。她瞪著天空目有憂色,下次這人再來,恐怕就沒有胡火兒替她擋在前面了。

到那時候,她該怎麼辦才好?

她轉過臉,正好看到胡火兒笑吟吟地看著她。寧小閑收起煩惱,誠心誠意地向她道了謝,隨後才想起:「胡仙子,你怎會來這荒郊野嶺?」

「岩城最近有大事發生,掌門師叔派我隨領隊一起出發,若遇上什麼事就幫襯幫襯。」她雖然只是元嬰後期,在目前大修雲集的岩城裡並非修為最深厚的一批人,但她修習的心法實在太逆天,就連澹臺翊這等化神期的修士遇到她,都覺得頭疼。

「嗯……他們在城中商議,我有些無聊,就到附近走動走動,然後就發現你的行蹤了……」

她隨便走一走就能發現自己的行蹤?寧小閑狐疑地看著她。若自己有這麼容易被找到,早就被奉天府的其他追兵綁回去了,還輪得到她來找么?

胡火兒被她這目光看得臉上掛不住,才咳了一聲道:「好吧,其實上回我在澹臺送你的玉佩上用了一點秘術。只要你離我不是太遠,總會被我找著的。」

寧小閑哭笑不得。胡火兒還曉得在她身上留下秘術以便追蹤,可見有時還是蠻聰明的。可是既然要追蹤她,還將掌門給的追蹤玉符捏碎幹啥?這個女人的思維方式,她真是無法理解呵。

胡火兒面色紅紅,顯然有些不好意思。若是其他修士看到凡人對自己眼中露出不滿,估計就是一巴掌拍過去賜死了。可她竟有些稚子心態,一想起在寧小閑身上種下了追蹤秘法,與自己平時光明磊落的作風大相徑庭,頓時有些愧疚。

「我怎會沒有發現?」其實應該問,長天為何沒有發現?

胡火兒得意道:「這是我們胡人的秘術,不屬於神通的範疇,不知底細的人基本是發現不了的。」

寧小閑稱讚道:「厲害,厲害!」她這倒是真心實意的誇讚。能瞞過長天的感知,本身就是好了不起的。她的臉色隨即垮了下來:「唉,這傢伙是盯上我了。後面你走了,他來了,我該怎麼辦才好?」

胡火兒伸手掠了一下長發,失笑:「你當奉天府的少主吃飽飯沒事做,成天吊在你後頭跟著?他可是奉天府的二把手,平時忙得不可開交,今日抽空想得起來抓你,你應該深感榮幸才是。」

寧小閑悻悻道:「我寧可不要這榮幸。」

「他要抓你回去做壓寨夫人么?」

她滿頭冷汗,這胡大仙子果然非中土人士,不講矜持:「他看中了朋友給我的東西,非要搶走不可。可我不想給他!」若換了旁人,她斷不會這樣說,可不知為何,總覺得這胡仙子不是壞人。

胡火兒道:「那我也沒有辦法啦。他竟然親自來抓你,可見將這當成了大事。我最多護你兩日,後天就要隨眾師侄返宗啦。」她在朝雲宗輩份太高,這回出來的竟十有八九是她的師侄、師孫輩,人人見了她都要恭敬地稱一聲師叔。

寧小閑道:「救急不救窮,你也不可能護我一輩子,這辦法還得我自己來想。話說,澹臺仙人的這枚玉符,為何剛才不生效?」

胡火兒奇道:「怎會?」聽完寧小閑說了經過,她才笑道,「這玉符是擋去一次致命攻擊所用的。如若你遇上的襲擊並不致命,那麼它是不會生效的。否則若是你擦破了皮、跌一下跤,這玉符的效用都減去一次,澹臺的這份情也太不值錢了。」

寧小閑大汗。越高級的法器,果然是越智能啊,居然能判定出這次攻擊是否能傷她性命。如此看來,在溫府下的暗河裡,若沒有這枚玉符擋下滄龍的一次致命攻擊,她就早香銷玉殞了。想到這裡,不由得暗暗感激這一對璧人。

就聽胡火兒接著道:「澹臺送你東西還不把它介紹明白,他總是這樣粗心。唉,我想起來了,這是那一天送出的,那時他忙著躲我,又怎麼會有時間和你細說?」越說到後面,越顯得沮喪。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