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1章解毒

第191章解毒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07 10:38 | 本章字數:3374

他放這魂魄分身進去,自然是仔細檢查陳老爺的體內情況。他又裝模作樣地拿捏了一小會兒,才不動聲色地將分身收回。

緊接著,寧小閑的耳中就聽到了他的傳音:「腸道絞曲、心肺色澤變淡、心跳太緩、肌肉癱瘓,不像中蠱或被鬼惑,只是單純的中毒而已。」

她鬆了一口氣。既只是毒素,那麼就好辦了。她自懷中取玉瓶倒出一顆解毒丹丸,吩咐下人:「取水來。」

陳簿曹變色道:「你做什麼?」

「喂葯啊。」寧小閑手上一頓,「陳老爺只是單純中了毒,毒根一會兒再找,現在先緩住毒素入侵。」

跟進來的陳家夫人怒道:「老爺就是吃了你的葯,才中毒昏過去了。現在再拿一劑藥丸出來,難道是要他的命?」

寧小閑淡淡道:「陳家前後請了幾位大夫,都說藥石無效。現在陳老爺重度昏迷,說得難聽些,再不救治一樣要撒手人寰。」她這話說得毫不客氣,陳家人對她怒目而視,她只作不見。

又不是她的丹藥導致毒發,她問心無愧。

她也不理陳家夫人,轉向陳簿曹:「陳老爺的毒,不賴我的葯,一會兒證明給你們看便是。若吞了我這丹藥,陳老爺十有七八能痊癒;若是不服,半點生機也無。陳大人,你是個明白人,請自行選擇吧。」

陳簿曹皺了皺眉,見母親睜大眼睛要來苦求,擺了擺手,閉目靜思起來。

這時便看出他在這府里果然掌著大權,連親生母親都不敢出聲驚擾。

要不要讓父親服下這丹藥呢?

他見她神色鎮定,談吐自若,雖說心急自家老頭的性命,卻也不禁有幾分佩服她的涵養功夫,進而對她的丹藥平空添了幾分信心。小姑娘說得沒錯,父親的性命已經垂危,若不服藥,那是半點活命的機會也沒有。可是他若點了頭,陳老爺服藥而死,此後就是非不斷了。他還有六個兄弟,對他這家主位置虎視眈眈,只怕今後自己要遭人詬病,坐不安穩哪!

思來想去,終歸他是個有孝心之人,咬了咬牙,握了握拳,還是將心一橫:「扶老爺起來服藥!」

他這話一說出來,人群中便至少有十餘人面露喜色。陳家夫人大概也想通了其中利害,一方面心疼兒子,一方面又生怕家主的位置不穩,驚呼了一聲。還未等她說話,陳簿曹就阻止道:「此事由我決斷,扶!」

寧小閑冷眼旁觀,將眾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裡,心裡頗感無趣,接過水杯,將丹藥給陳老爺灌下了。

窮奇出品,豈有次品?果然過了小半刻鐘,陳老爺的面色就緩了過來。又過了一刻鐘,臉色漸好,癱瘓的肌肉也開始能抽動兩下,喉間發出「嗬嗬」的聲音。任誰都能看明白,毒性是慢慢消下去了。

陳簿曹心中長長吁了一口氣,卻還要繃緊麵皮道:「此事仍須查個水落石出。」

「那是自然。」寧小閑點頭,「麻煩將陳老爺的早飯拿來。」幸好陳簿曹為官多年,在老爹發病之後就命人將其吃剩的飯菜留下來,作為呈堂證供,這下才能端出來供人試毒。

這飯菜里,沒有毒。

她緊緊地蹙著眉。毒素的來源若不查個清楚,陳府還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毒性相衝也未可知?」長天突然出聲道,「我們的葯中雖然無毒,但這姓陳的老頭未必之前就沒有服過其他葯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

寧小閑霍然抬頭,對陳簿曹道:「陳老爺平時吞服什麼藥物?」

他卻是轉頭去看陳老頭的貼身小廝。這廝低聲道:「老爺平時也都只服用冷香丸,每日一丸,從不間斷,已半年有餘。昨日藥行掌柜說新到了品質更好的冷香丸,才差我去買來頂替。」

冷香丸是一味昂貴的藥物,非富貴人家不能享用。莫看這藥名高貴冷艷,其實除了滋養元氣、健利身體之外,它還有個最大的功效——養氣壯陽!有錢的男人養幾房的妾室又算什麼?這葯當然就是必備用品了。而且主人家派去的小廝一定要摘了府徽才敢去買,就像今天很多男人只能挑夜半無人時進藥房偷問一句:「偉|哥多少錢?」

寧小閑恍然。這陳老頭年齡至少過了五十,身邊這一圈七八個女人大概都是他的小妾了,看來也是個貪愛美色的。為了房中雄風不倒,每日服用冷香丸也不稀奇。

要說她一個小姑娘家,怎麼會煉製這種藥物。原因也很簡單——在藥行里,冷香丸一直是最暢銷的藥物,沒有之一。長天本身亦非人類,當然不會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她。

不過她煉出來的冷香丸,與別人倒有些不同。經過長天和窮奇的改進,丹方中多加了一味花葉海棠,倒使這藥丸的效果更好了。話說她有一日似乎看到哨子鬼鬼祟祟找上鄧浩,要買這藥丸,估計是沒有勇氣親自來找她這一手貨源購買。

她又沉吟了一會兒,才問:「老爺以前服用的藥丸可還有剩下?取來我看。」

四十息後,舊藥丸就擺在了她面前。她拿起這拇指大的藥丸細細地聞了聞,還不等她開口,長天已輕輕哼了一聲:「原來是元水!」

她現已粗通藥理,經長天這麼一點撥,眼前豁然開朗!

她將這丸藥往陳簿曹面前一推,朗聲道:「毒性就出在這舊丸身上!」

此話一出,滿堂的人有大半是不信的。人群里就有人陰陽怪氣道:「小姑娘信口雌黃。我家老爺吃了半年的這劑丹藥都沒事,你還敢說他是中了這葯的毒?」

她挑眉一笑:「如何不敢?這味舊冷香丸,居然用元水去煉製!元水是慢性毒-葯,陳老爺服得久了,毒性早在體內累積起來。」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元水是什麼?水銀也!華夏古代有丹士以水銀煉藥,他們煉出的丹藥雖有治癒癲癇的傳聞,但最多的實例,卻是將好幾代英明神武的帝王慢慢侵毒而死!

陳家夫人失聲道:「怎可能!這葯可是從中州最負盛名的元春堂買回來的!」

寧小閑也不去爭:「事實勝於雄辯。叫人來驗一驗,不就知道了?」

當下陳府就派人去找大夫過來。寧小閑提醒道:「多找幾人。」以免找來的大夫有問題。

陳簿曹看了她一眼,心下瞭然:「好機靈的姑娘。」

大夫們取出一枚元春堂冷香丸,驗了起來。半晌後結果測出來了,無毒!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向了寧小閑。有人憤怒、有人竊喜、有人擔憂,多數陳家人的心聲是:這回看你還怎麼狡辯!

幸好她此刻已經成竹在胸,只提示道:「這兒還剩十六枚藥丸呢,多揀幾枚入水試試。」也不待別人動手,她舉箸一枚一枚放進水裡化開,再讓大夫們去測。

陳簿曹也是個有眼力的人,見這藥丸滑不溜丟地,寧小閑舉著銀箸卻能一夾一個準,絕不失手,心裡微微一跳。

這回再檢驗,終於出現了毒理反應。

她在心裡偷偷鬆了一大口氣,面上卻微笑道:「如何?這毒若分量太重,陳老爺早就中招了,只有這微量的元水,才能使冷香丸的效果看起來更好。」

陳家人面面相覷,最後還是由家主大人下令去查這藥丸的來龍去脈。陳家夫人疑惑道:「這位……小姑娘,為何老爺今日才毒發?」

說到底,她還是不信這姑娘的丹藥與此事無關。寧小閑搖了搖頭:「我製作的冷香丸中是不含毒素的,幾位大夫剛才已經連我的藥丸一起驗過了,這點可以保證。」幾個大夫連連點頭,她這才接著道,「可是我葯中加入一味花葉海棠,本可使藥效更好。但惟獨有一樁,花葉海棠最厭元水,若不巧相遇,則將元水中的毒性一併激發。陳老爺服這元春堂的冷香丸已經有半年多,體內積毒日深,一旦激發出來,就是要命的效果。」

「若無花葉海棠的催發,陳老爺倒是能緩上兩個月發作。可到了那時,他中毒更深,一旦毒發起來才真正是藥石無效。」

這話說完,滿堂皆靜。

她臉色又是一沉:「花葉海棠本來是我家的獨門秘方,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今日不得己公示出來。陳大人,你也見著了我的誠意。」

陳簿曹沉默半晌,終於點了點頭,招過下人吩咐了兩句。寧小閑耳力過人,聽到他說的是:「去府衙報個信兒,這支商隊我們暫時不告了。」

她也知陳府還是半信半疑,於是拿起桌上的丸藥當彈珠,信手一粒一粒打到了對面的白牆上,每一粒都深深地嵌進了牆體。她翻掌做這動作,可謂駢指如佛手,姿勢極盡優美,然而這些丸藥不慌不忙地擠進牆裡時,再也沒人敢輕視這個小姑娘。

陳府眾人,臉色也一點一點變得難看起來。她這才拍了拍手道:「陳大人,你想強留我也是留不住的。我這兩日都會在安平城裡,若想找我,知會雲虎商隊一聲便是。」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