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02章復仇

第202章復仇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10 10:01 | 本章字數:3337

他學了丹方之後,也未放在心上,因為任何一人服了延壽丹,終生也只能生效一次。他自己畢竟是個修士,金丹期修士的壽命已有數百年之久。

由於他煉得一手好丹,就有人找上了他,聲稱願意以合適的靈石價格,每三年收購一次他的延壽丹。黃忠不過是個散修,又因早年爭鬥,修為境界大跌,修鍊之途已走得很艱難,有這樣的好事自然是大喜。於是尋了困龍雪山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每到冰雪將化之時就抓些凡人來煉延壽丹。

在這樣白茫茫的雪山中,無論凡人怎麼走失,都引不起仙派的注意。他這幾十年來,倒也過得逍遙自在,積攢了不少錢財。

「你知道煉好的延壽丹,最後被誰買走了么?」

黃忠搖頭道:「不清楚,我只知道每三年都有人與我接頭,拿靈石來換走丹藥。」他頓了頓道,「不過我私底下也查了,延壽丹似乎是流到天上居的發賣會上了。」

天上居!她驟然一驚。這可是南瞻部洲上首屈一指的發賣行,連她也覺得如雷貫耳。

她接下來又隨意問了幾個問題,黃忠都一臉真誠地答了,並且賭咒發誓,稱自己說的全是真話。

「是不是真話,不由你說了算。」她沖著塗盡打了個眼色,後者會意,自指尖釋出一股黑霧,飄進了黃忠的耳中。這修士頓時就覺得被狂灌了百十斤白酒一般,不僅胸悶欲嘔,腦中也劇痛無比,太陽穴附近的血管突突跳個不停,似乎下一秒就要爆開來……

人嘴兩張皮,咋說咋有理。只有這魂魄記憶,卻是說不了謊的。

過了幾息,塗盡才收回了自己的魂魄分身,看來是「真心話大冒險」玩完了。才向寧小閑道:「他沒有說謊。」

有個人形測謊儀,真是很好用啊。

寧小閑滿意地點了點頭:「算你識相。將你自仙人洞中獲得的秘法交出來吧。」

黃忠哪敢違抗,從儲物袋中取出小冊子交了上去,滿懷希冀道:「姑娘。我已經說了真話,您剛剛許下的承諾?」

寧小閑聳了聳肩:「我說到做到,你既然說的是真話,我自然不會取你性命了。」她往旁邊邁出了一步。

黃忠剛剛吁了口氣,正慶幸自己死裡逃生,卻見寧小閑背後站出來一個面色通紅的少年。年齡不大,眼神卻像惡狼似地,狠狠地盯住自己,像是恨不得從自己身上撕下一塊肉來。

他的手上,緊緊握著一把質地奇異的匕首。

饒是黃忠看不起凡人。卻也不曾見過這樣惡毒的眼神,頓時急聲道:「姑娘,這……是何意?」

卻見這姑娘伸出纖細五指,看著自己修剪得整整齊齊的瑩白指尖,曼聲道:「我說了呀。我不會取你性命的,不過他么,我就不敢保證了。誰讓你殺了他父親呢?」

自己這些年來,手上沾了許多凡人的鮮血,這小崽子與自己有仇!黃忠臉色頓時變得青白,急急開口正想討饒,卻見眼前這少年不聲不響欺上前來。一刀捅在了自己左肩上,隨後又是反手一拔,一股血箭飈了出來!

他痛得一聲慘嚎,可是神通被制,他卻動彈不得。

符姓少年臉上露出了快意的神色,以與他年齡不相符的速度和沉穩。又揮出了匕首。這一刀,正砍在黃忠的右腳筋腱上。

聽著仇人一聲慘呼勝過一聲,他目光盡赤,額上青筋冒起,又接連在黃忠身上連扎了兩刀。

「惡賊。害我父親時,可想到你也有今日?!」

他氣喘吁吁地舉起匕首,想再下刀,冷不防手腕被一隻纖細的手掌抓住了。

這隻手掌柔若無骨、十指嫩滑,似是誰都能將它輕易折斷,可是經它一拿捏,符姓少年的手腕竟是再也動彈不得,他用力掙了兩下,仍是徒勞,於是轉頭望向了這手掌的主人。

「夠了。」寧小閑溫聲說道。她想讓這孩子報仇,卻不打算讓他墜入了魔障。

她純黑若點漆的眼睛,就似深潭一般平靜。符姓少年望了一會兒,耳聽著黃忠已經變成了哀吟的聲音,心中猶如岩漿一般噴發的怒火,也在這潭水中慢慢地冷卻下來。

寧小閑感受到他手上的力氣漸漸減弱,滿意地輕撫了撫他的頭髮:「好孩子。去給他一個了斷吧。」

在凡人的角度來說,黃忠兩手血腥,罪大惡極,是非死不可的。

符姓少年點了點頭,不再下手摺磨了,而是反手遞出,將仇人的心臟深深刺穿。隨後他拔出匕首,跪了下來,將它高舉在頭頂:「姐姐,大恩何以為報?」

寧小閑接過獠牙,卻搖了搖頭:「男兒膝下有黃金,別動不動就跪人。」絕口不提讓他報恩之事。她替他報仇不過是順便。再說她身上的擔子實在太重,這孩子看起來雖然堅毅,但也不過是一介凡人,又能如何幫她?

塗盡重新化成了麒獸,載著寧小閑、符姓少年和四名被抓的凡人飛起,迎向山下的小村莊。他對凡人可不像寧小閑那麼耐心,在這風雪之中呼嘯而行,等落在小村外的雪地上之時,四名凡人的臉面上都被如刀的勁風吹出了道道血痕。

寧小閑嘆了口氣,將他們身上的束縛都去了,令他們跟在自己身後,慢慢走進了村莊里。

雪已經停了,但雪夜裡的小山村,今夜難得地熱鬧。

村中燈火通明,全村老小几乎都聚在了兩戶農家門前,不過氣氛卻不甚友好。寧小閑兩人從地窖中放出來的旅人,男子都站在前方,護著身後的婦孺老人,與村中的青壯年對峙。雙方手裡都提著鋤頭、乾草叉,一語不合就要大打出手。

兩鬢都見了斑白的村長咳了一聲道:「我們這裡是小廟,真容不下諸位,請另謀過夜之處吧。」

來這裡投奔親戚的那老人便站了出來,抱拳道:「村長,這樣大雪夜裡,我們確實無處可去,隊伍中還有老人孩子。請容我等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即刻上路,絕不多叨擾村中各位一天!」他說得情真意切,當說到「隊伍中還有老人孩子」時,身後的女子們忍不住嗚咽出聲,更添了幾分可憐。

看他說得誠摯,村人一時沉默了,顯然有些意動。此時村長身後卻傳來一個聲音:「讓他們住下?若是山神怪罪下來又該如何?這整村人死光了都填不平山神的怒火。」說這話的人,正是客棧的老闆!

是啊,村中有愚戶,只收留了一個被山神點名的人,就落得個滿門被屠的下場。現在逃出來的山神犯人居然有這麼多,若是山神怪罪下來,整個村子豈非都要被屠個雞犬不留?

想到這裡,村中青壯年男子的眼神又重新變得兇狠起來。「死道友,莫死貧道」,這種想法又不僅止是修士獨有。

村長也開了口,聲音乾巴巴地:「還請各位離開,不要令我們難作。」他這話一說出來,眾旅人眼前就是一黑。這般冰天雪地里,露宿野外和送死又有何分別?他們剛剛死裡逃生,正覺得生命無比可貴、無比美好,哪肯就這樣輕輕拋卻?男人們於是握緊了手裡的農具,打算誓死捍衛自己留宿的權利。

眼看兩邊就要打起來,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且慢。」

這聲音在群情激憤的時刻,本來該埋沒在雙方的叫罵聲里,結果卻清晰無誤地傳進每一個人耳里。

一個俏生生的姑娘走進了場地中央。

神通果然好用啊。寧小閑嘆了口氣:「山神已經伏誅,這爭執到此為止吧。」她本不想多管閑事,可是山神擄人這筆賬,還沒清算乾淨呢。

這村中頓時一片安靜。過了幾息,才有人帶頭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響亮,在這平靜的夜空中傳出去很遠。山神的威能何等之大,這小姑娘居然敢說她殺掉了山神,真是癩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氣。

寧小閑靜靜地等到笑聲最響時,才不緊不慢道:「塗盡!」身邊的冷麵男子,搖身一變,化作了龍首馬形、身披五彩的巨大聖獸。

明月之下,這龐大的巨獸驟然現身,實在是極有震懾力。

所有人張大了嘴,齊齊退出了幾大步,膽怯者直接就嚇得面若白紙。村中有婦女尖叫起來,中氣十足、聲破蒼穹。

結果麒獸只是示威性地低吼了一聲,就讓村莊中人統統都閉了嘴。

「這裡可沒有什麼山神,只有一個傷害凡人性命、煉取丹藥賺錢的修士。」寧小閑指了指從洞中被解救出來的四人:「這是我從山神的洞中救出來的人,他們目睹了全過程。你們若不信我,大可以去問問他們。」這便是人證了,村人雖多不信,但多半人眼中也露出了疑色。

隨後,她又從懷中掏出一隻玉盒,舉起打開,露出了裡面赤金色的丹丸。她向四周的人們展示了一遍,才朗聲道:「這是山神抓走凡人煉成的延壽丹。你們當中誰見過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