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04章春意

第204章春意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11 09:58 | 本章字數:3375

這雪山的山頂上,每年冬春之日都會颳起神風,修為差一點的修士或妖怪,都會被神風撕成碎片。塗盡附身的麒獸夷然不懼,可是她不行啊,以她築基期中期的水準,根本無法騎著麒獸跨入神風的領域!

困龍雪山是一條綿延不絕的巨大山脈,她若騎著麒獸繞個大彎,還不如就在山腳下以逸待勞等著。反正再有十多天,冰雪化開,山上的神風也會消失。

想到這裡,她就不甘心。果然,在這世上,實力就是一切。

長天看出了她的渴切:「欲速則不達。修為提升太快,心境跟不上也不可。再者,你不是比初入化妖泉之時,已經要強上了許多?」

他還記得這丫頭第一次觸到化妖泉之時的狼狽景象,忍不住露齒一笑。

寧小閑惡狠狠地給他一記眼刀。他越來越喜歡提她的糗事了。

自帝流漿之後的半個月,她就開始嘗試進入化妖泉了。說她心中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一把上好的黃花梨木椅子,就被這泉中的神力給禍害了,自己這細皮嫩肉的小身板兒能撐得住么?

第一次接觸,她強忍心中愀愀,伸手去撫這泉水,結果才剛一觸及,指尖就凝起了霜花,一股子刺痛心扉的寒意席捲全身,她眼淚剛沁出眼眶,就被凍上了。

瞬間她就變成了一個不言不動的小冰人兒,只有眼珠子還能滴溜溜地轉。還是長天忍住笑,運起了神力相助,這才將她從僵硬狀態解救出來。

「哈哈哈,你倒是運起我傳授你的法訣啊,哪能就這樣洒脫地去碰化妖泉?」她靠在他身上,聽見他的胸腔傳來震動,只覺得臉都抬不起來了。籌備了這麼久,結果居然一打照面就被凍上了,幸好化妖泉中的神力雖然狂暴。卻是認得她的內丹屬性,這才沒有將她傷得太深。

她從懷中取出一個儲物袋,這是從假扮山神的黃忠身上摸出來的。袋子里的玉瓶,裝著三十多顆赤金色的延壽丹。

她氣呼呼道:「這人真是可惡。三十多顆延壽丹,至少也是用二百多人的性命煉出來的!」旋即又嘆道,「該拿這葯怎麼辦?」

長天淡淡道:「丹藥本身並無錯,收起來就是,或許日後會有用處。」兩百人的性命在他眼裡自是不值一提,不過他知道這丫頭心腸軟得很,也不願在她面前表現得太過冷漠。

她又從袋子摸出來一樣東西,卻是一枚令牌,顏色似赤似紅,材質非金非玉。上面刻著兩個硃色的字體,她辨認了半天只認出了用篆書寫就的「居」字。

「這是什麼?」令牌入手略帶暖意,顯然也非凡物。

長天接了過來,伸出食指在上面細細摩挲。她看著他修長如玉的手指輕撫過這令牌的表面,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每一回撫她之時。也是這樣輕柔、這樣仔細,彷彿她就是世上最珍貴的那一塊玉璧。

「色女!你無論見到他在做什麼,都會起了色心!」她不動聲色地將自己罵了十數遍,這才把一股子春意壓下心頭。

「這是以人族和妖族的語言分別寫上的『居』字。」他沉吟道,「雖然以前不曾見過,但這應該就是『天上居』的令牌吧?」言先生借給寧小閑的書中曾到提過「天上居」,它是泛大陸首屈一指的發賣行。每三年才舉辦一次,每次皆是人間盛會。

「這牌子的材質,本身就是用火銅金製成,上古之時這東西不稀奇,現在卻好像不多了。這「天上居」拿它來當出入的憑證,倒是不怕人仿冒。你且收起來。到時說不定可以買到心儀的寶物。」

黃忠身上的另一件讓她覬覦過的寶物,就是那枚能窺見人類陽壽的水晶片了,現在也落到了她的手中。她拿起來把玩了一會兒,突然笑吟吟地說道:「待我查看一下你的壽命,可否?」說完也不待長天同意。就將水晶片放到他頭頂上,過了一會兒才取下來。

「頑皮。」長天摸了摸她的秀髮,也不阻止,「窺不出來的。」

她不信邪,往水晶片中看了半天,果然裡面一片混沌,什麼也不顯示。

「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入輪迴,怎會有壽元一說?」他微微一笑,「這水晶片對別人也許都有效,但對不曾計入六道輪迴的神人和神獸,是不起作用的。嗯,你怎不對自己試一試?」說完,他微微眯起了眼。

對她自己試試?寧小閑抿著唇,手裡把玩著這枚水晶片,眼神遊離不定。

「如何?」

她眼珠子轉了轉,突然狡黠一笑:「才不!」手一翻,水晶片已經被她收了起來。她防著長天搶過來窺她壽元呢。

「怎不想看看你還能活多長時間?」

「我命由我,不由天。看它作甚?」她豪氣干雲地握了握拳,隨後又嘿嘿道,「再說,我已踏上修仙之途,壽元定是越來越長,這水晶片里映出來的數字,肯定不準。呀,別……」

卻是長天對著她耳朵吹氣道:「丫頭,越來越聰明了。只不過,哪怕不用這水晶片,我也能看到人類的壽元。」

她正躲著他的唇,冷不防聽到這句話,吃了一驚定住了。他趁機將她白玉吊墜般小巧的耳垂含在嘴裡,輕輕咬住,舐弄起來。

她像只貓一樣蜷起了身子,隨著他的侵襲而顫抖。

過了好半晌,他才放過了她。

她已是眼若春水:「你真能看到凡人的壽元?」

「嗯,自然。你想知道你的壽元是多少么?」

「……不想!不許說!」

其實他遇到她的第一天起,就嘗試過查看她的壽元,但觸目所及也是一片混沌,什麼也不顯示,因為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當然,這個情況沒有必要讓她知道。

她在他懷中拱了幾下,找了個更舒適的位置,沒發現他很不喜歡她動來動去:「長天,你為何不長鬍子?」從沒見他下巴上長過鬍渣子。

她不怕他,因為她知道自己安全得很。這兩個多月來,兩人耳鬢廝磨,然而長天除了吻一吻她,抱一抱她之外就再也沒有進一步的舉動了,彷彿有鋼鐵一般的自制力。可是他的真身是神獸啊,神獸難道不是為所欲為的性子么?她有時真懷疑是不是自己魅力不夠。

「這是身外化身……」他笑了起來,「你喜歡我蓄鬍子?也可。」

「別!我開玩笑罷了。」他的牙很白,唇線很完美,要是長出鬍子,可就看不到這麼漂亮的唇形了。寧小閑忍不住伸手,去撫他的唇,冷不防被他突然張口咬住了。

「呀,鬆口!」她嚇了一跳,語氣中不自覺帶上了嬌嗔。

長天沒有鬆口,只是用柔軟的舌一遍又一遍輕輕拂過她的指尖。十指連心,又酥又麻的感覺激得她面生紅霞。

直到她眼中瑩瑩一片,他才鬆開了口。寧小閑趕緊將自己的手指縮了回來,就聽這可惡的傢伙柔聲道:「我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隨便碰我么?」聲音中有淡淡的警告。他不是聖人,也沒有那麼好的定力,這臭丫頭是在玩火。

就許他碰自己,不許自己碰他么?她嘟起紅唇,狀似邀吻,果然就看到他的眼睛變成了暗金色。相處這麼久,她已知道這人一旦動了情|欲,眼睛就會變成這個顏色。哎,太好玩了。

她是個十八歲的大姑娘,身心俱已成熟,其他凡人女子在她這個年紀,可能都嫁夫生子了。自淬體那一日雙方肌膚相觸之後,她就忍不住記掛他,想觸碰他。那一刻的親昵時常出現在她夢中,令她醒來時都面紅耳赤。

她總覺得這男人像她最愛的芝士蛋糕,總是引誘著她撲上去舔一舔,啃一啃。

長天果然接受了她的邀請,低頭就是一記深吻。

神魔獄中總是記不住時間,等他鬆開口時,她已經氣喘吁吁了,然後發現這人的祿山之爪正放在她胸前的豐盈之上用力揉捏。

她強忍著異樣的感受,將他的手拍了下來。長天也不堅持,修長的手指從她內yī中退了出來,沿途勾勒過平坦的小腹、光滑的大腿,又引出她的細喘。

他將她抱起坐直,替她仔細整好了衣物,才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玩火者自|焚,善泳者溺於水。丫頭,別玩太過了,我是為你好。」

他的聲音中帶著強自壓抑過後的沙啞,她聽出來了,於是咬住了唇從他懷中掙出,一個輕盈縱跳,就站到了化妖泉之外。「我去洗澡了。」

長天望著她的背影,搖了搖頭。這小傢伙,越來越不怕他了,再這麼玩,總有一天要玩出火來。

神魔獄第五層,玉種已經長成了玉膏。它的果實外形像葡萄,但顏色卻是最最上等的羊脂白玉,摘一顆對著光源照去,會看到裡面有瑩白色的光暈正在流動,一望而不似凡物。由於它原本是天帝所用的珍奇之物,息壤要催發它所用的神力很多,所以她不得不放緩了玉膏的生長。息壤專門辟出了五丈見方的田地,種的都是玉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