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7章施救

第217章施救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15 10:22 | 本章字數:3431

汨羅背對著她,沒看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機。

「不過嘛,你身上中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毒藥和毒蠱,要將你完全治好可得費上許多的功夫,再算上外傷——」她頓了頓,顯然正在計算,「嗯,沒有十天時間,你根本動彈不得。若要完全恢復,還得半個月左右呢。」

「嘖嘖。你真的招惹了不該惹的人啊。」她作最後的總結陳詞,然後看到狐狸的背上一僵,顯然是給氣的,「其實吧,我也惹到不該惹的人了,不過老天保佑,我還活得好好的。」

她對著狐狸的背影撇了撇嘴:「希望我的對頭,也永遠不要找到我。不然,你就是我的前車之鑒了。」她幽幽地嘆了口氣。

「不知我的對頭若是找到了我,會不會也打斷我的手腳、打折我的肋骨,再給我抹上三四種毒?」

她的對頭,不就是他?汨羅沒有吱聲。

若無今日這一出,他逮著了寧小閑會不會也下狠手?他不知道。他不僅是奉天府的二公子,也是聞名南瞻部州的黑甲妖兵的統帥,他一貫奉行的,是以牙還牙,十倍相報。在他的世界裡,在他的字典里,從來沒有寬恕二字。

身後的女人又輕輕嘆了一口氣,將一樣東西掛到他脖子上。

一條奇怪的項鏈,鏈墜是一枚小小的獸牙。

「這是我的霧隱鼠牙手鏈,先借給你當護身符吧。有它在畔,可以完全掩蓋你的妖氣和身上的血腥味兒。只要追兵修為不超過煉神期,就識不破它。」

原來她一直是這樣躲避他的追捕,汨羅恍然。他的確聽過霧隱鼠這種奇怪的妖獸能夠隱匿自身的妖氣不外泄,但霧隱鼠牙製成的項鏈,他的確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她自取下了這項鏈之後果然有了變化,從單純的凡人變出了紊亂的氣息。她身上有妖氣。又似乎不是妖氣,他從來沒感受過這種氣息,卻出奇地覺得親切,非常、非常親切!

原來寧小閑已經不是凡人了。他目力和記憶皆屬超群。自然記得小河灘上之時,她手上可沒綁著這條霧隱鼠牙手鏈。那時,她應該還是一介普通女人,後來得了什麼機緣,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呢?

幸好她從沒見過他的真身,不知道眼前的小狐狸就是汨羅,不然以她機變百出的性格,不知道要怎麼收拾他。

他下意識地打了個寒噤。

寧小閑自然不知道眼前這傢伙光從她隨手拿出的項鏈,就能分析出這麼多情報來。她只是想著,賣汨羅一個救命之恩。他後面應該就不會想著要自己的小命了吧?他們的矛盾在於靈茶、在於長天的去向,若在這兩方面都能有所交代,有沒有和解的可能呢?

她自身實力不強,知道即使用神魔獄收走了汨羅,恐怕奉天府還會派出其他人來追查靈茶的下落。與其如此。不如同汨羅達成某種協議的好。

她該如何出手呢?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待辦。

「小狐狸。」她伸指摸了摸白狐的耳朵,看它渾身一僵,接著憤怒地抖了抖耳,頓覺心情大好,「追捕你的人,多久能摸到這裡?」

他沒吱聲,只是雪白的尾巴在榻上輕輕拍了五下。

「五刻鐘?」

他的尾巴僵在半空。自己動用了天狐匿蹤之法。不可能這麼快被追上,除非像她這樣運氣好到瞎貓可以碰上死老鼠。

啊呸,呸,他可不是死老鼠。

「哦,五天啊?」眼前的白狐沒反應,看來是默認了。她輕輕嘀咕了聲。「足夠了。」

足夠了?她想做什麼?汨羅警惕地支起了耳。然而身後就此安靜了下來。

此時,長天正在說話,隱隱有些不悅:「不要去摸天狐的耳朵。」

她傳音問道:「咦,為什麼?」

「那是它的敏感之處。」

她嚇了一跳,忍不住紅了臉:「就像你的內丹一樣?」原諒她吧。她是真不知道啊。果然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阻止人犯傻的能力。

「……」他以手撫額。她居然還記得這事,「對。」

她立刻來了興緻:「你怎麼知道?莫非,你和哪個女狐妖曾經……?」她只是隨口胡謅,但是話一說出口,連她自己都愣住了。

她很在意問題的答案。

結果長天顯然有些不高興了:「不要胡猜亂想。」

他為什麼不高興?並且他也沒有正面回答有,或者沒有。難道,她說中了他的過去?

寧小閑嘴邊的笑容漸漸斂了起來,若有所思。

塗儘是一早就在邊上扮石雕。榻上的狐狸動彈不得,對寧小閑一點威脅也沒有,他樂得輕鬆,並且看樣子,她和長天大人之間似乎鬧了點兒不愉快。不過和往常一樣,這不關他的事。

他聳了聳肩,告辭離去了。

晚飯時間到了。婢女送來了幾人的食物,寧小閑將汨羅抱過來正對著自己,把塗盡那一份兒飯菜推到他面前:「吃吧,今時不同以往,你需要補充體力。」妖怪可以餐霞飲露,但他受的傷太重了,從任何渠道汲取的能量都很珍貴。

但他掃了一眼食物,沒有動。敵人的追擊如狂風暴雨,將他身上最後一絲妖力都榨乾了。可是要他像小狗一樣趴在她面前吃東西?敬謝不敏!

「怎啦?」寧小閑睜大了眼,「齊家雖是土豪,但對吃的還是很講究的,你看這裡面有豬紅、有紅棗、有薏米,都是補血補氣的好食物呢。」

他冷冷地瞟了她一眼,乾脆扭過頭去。

她心思機敏,也大概猜到了原因,嘆了口氣道:「唉,不吃便不吃吧,侍候你像侍候祖宗似的。」她從袖中取出一物,還沒等他看清,就塞到了他嘴裡,「啃這個吧,啃慢一點。」

塞進嘴裡的東西,澀澀地,帶有一股苦中回甘的味道。他平時沒少吃補品,一下子就品出來這至少是七百年份的上好紅玉參。這的確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東西,紅玉參的藥效還遠在一般人蔘之上,他才吞了兩口,就覺得清涼的靈氣自腹中升起,蔓延至全身,連外傷帶沉痾,似乎都好轉了不少。

這便是靈藥的效力了。她呶了呶嘴,肉疼道:「不許不領情啊,這可是我花了兩萬銀子才買來的。」其實這紅玉參對她來說真不值錢,息壤上種著的寶貝多的是,她每天必服的玉膏才是汨羅最需要的食物。

可是他之前追捕她、恐嚇她,她何必對他那麼好?再說這畢竟是只可怕的大妖怪,他康復得太快,她來不及準備怎麼辦?

可惜汨羅不知道她打的小算盤,只是拿紅玉一般的眼睛望著她。

對陌路相逢的妖怪也這麼好,這女人是心善還是會算計?她真的沒認出他么?可是無論如何,這份恩情,他必須承下來。

是夜,月上柳梢頭。

寧小閑站在窗邊,眯著眼,任銀色的月輝灑在自己臉上。任何妖怪對於月光都是親近的。

今日,她穿一身紫色綴銀綉羅襦,秀髮鬆鬆地挽在腦後。在月光下看來,她整個人都像散發著瑩光的白玉,清純中帶著兩分嫵媚、兩分貴氣,就像他今天藏身的那叢鳶尾花,高貴、隱秘但是熱情。

汨羅看著她,心中突然一動。這個女人自從擺脫了凡人之身後,似乎連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貴氣這種東西,原本就是屬於修仙者才有的,現在她這樣慵慵懶懶地站著,頭上不戴寸金,居然也令人覺得華貴起來。

感受到汨羅的目光,寧小閑回頭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知道這傢伙不願在自己面前吞吐內丹,於是緩步上樓去了。

在他面前,她始終是從容不變。

汨羅收回目光,將自己黯淡無光的內丹祭出,從明月中汲取月華,補充身體亟需的靈力。樓上傳來了輕微的響動,他知道寧小閑也沒睡,突然感到了好奇:這個女人,正在做什麼呢?

她此時做的事,當然和汨羅一樣是對月汲華,只不過她面前還放著一隻忙著凝露的月光杯。這是她和長天的秘密,別人都無權來分享。

這一夜,就這樣平靜地過去了。

汨羅到了天亮才沉沉入夢。他體內的靈力幾近枯竭,不得已像凡人那樣靠著入睡來調整自己的身體機能。

他睡得很香,連身旁的異動也未發覺,直到有人將他的前肢輕輕抬起,他才警醒過來。

身旁有人!他立刻繃緊了肌肉,隨後上方傳來一聲嬌叱:「放鬆!傷口又要流血了!」他抬頭,正好對上一對兒烏漆漆的杏眼,這雙眸子黑白分明,眼角還微微有點兒上翹,顯得很靈動、很漂亮。

是她。他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寧小閑見他放鬆下來,於是繼續將他胸前的紗布換下來。昨晚的血漬牢牢粘在上頭,饒是她動作再小心,白狐身上也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看來很疼,那就好。寧小閑挑了挑眉,這人曾害她惶惶如喪家之犬,她雖然大人有大量不取他性命,但這苦頭卻必須多吃!

ps:

想繼續看汨羅sama么?那就把票票都丟給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