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1章攤牌

第221章攤牌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17 10:31 | 本章字數:3403

她撇了撇嘴:「這種情況下,你斷不會把我的秘密說給第三個人知道。所以,只要你不來追我,其他人一時半刻也不會找到我頭上來!」

這話剛說完,廳內一時沉寂下來。汨羅眯了眯眼,笑道:「這麼隱密之事,你這樣公然說出來,不怕隔牆有耳?」

「不怕。」她輕啟紅唇,給了他一個自信的微笑,「我設下了結界,外頭莫說是凡人了,神仙也聽不著。」

他瞪著她,但白狐的臉太萌,她可一點兒也不害怕,所以又接著道:「奉天府實力如此強大,你少幾枚靈茶種子,不過是少了一些靈石的收入,不過是錦上不曾添花罷了。」

她說得對,現在追查靈茶下落的不是他,而是他那個無能的兄長。以那蠢貨的本事,再追一百年也追不到她頭上。而若拿不到靈茶,汨羅自己也不過是勢力增長得緩慢一些罷了。

但真正打動他的是這一句:「我聞稱奉天府二公子是妖中的龍鳳,言出必踐,有恩必償。你欠了我兩次救命之恩,怎麼著也該將這舊賬一筆勾銷了吧?」

兩次?她是將他中了河豚毒素也計入一次了?這女人真是臉皮厚得沒話說了。

他低聲道:「我要你手上所有關於撼天神君的線索。」儘管此處有結界,他還是下意識地壓低了聲音。

線什麼索,整隻神君都在她手裡呢!她刻意忽略這個想法帶來的詭異興奮感,也壓低了聲音道:「行,但要過段時間。」寧小閑御神錄221

「現在就要!」

「不行!」她大馬金刀地坐直了身體,「我也還在查,就快查到了。」等她走到了南贍部洲的最西端,就找到了。

他斜睨了她一眼。若是人身,這個眼神保證嫵媚得很,可惜他現在是用小狐狸的眼睛去瞟她,所以只有狡猾和稚氣而已:「你一個法力低微的……人。追查撼天神君的下落做什麼?」她身上氣息紊『亂』,他不知道該稱她人還是妖還是半妖。

「那奉天府為什麼苦苦追查他的下落?」她反問。

「這是我們府內之事,外人無權過問。」

她也昂起了頭:「那這也是我自己的事,外人無權過問。」

看到狐狸眼中怒氣迸發。她放軟了音調道:「現在知道我手裡有撼天神君線索的人,只有你一個,你有什麼好著急的?撼天神君在這片大陸上失蹤好幾萬年了,現在就是再晚發現幾年,對你又有什麼損失?」

他死死盯住她,努力不讓心內的劇震表現在眼裡。她說「就是再晚發現幾年」是什麼意思,她認為撼天神君可能還活著?!汨羅何等精明的人,立刻就從她的語氣中,發現了淡淡的自信,似乎她一定能找到這條巨蛇似的。

她憑什麼這麼自信?

神魔獄中。長天低低地嘆了口氣。這丫頭,對上活了一大把年紀的妖怪還是太嫩了。

說完這話,寧小閑走上來,抬手輕輕撫了撫他的後頸,被汨羅不自然地躲開之後。才笑眯眯道:「再說,我可不是在求你。你的小命現在在我手裡呢。若殺了你,我的這兩個願望同樣能完成的。」她的聲音平緩,不含半點殺氣,彷彿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一個對他來說,再殘酷不過的事實。

他若是死了,自然沒人會來追捕寧小閑。也不會有人來追查長天的下落了。既然如此,她為什麼要冒險放過他?

汨羅盯著她思考了很久很久,才道:「撼天神君的線索,你最終會給我?」

「對。但不是現在。」寧小閑御神錄221

「何時可知?」

「到時便知。」等長天從神魔獄中出來了,他就知道了。

這答案他自然是不滿意的,但他又能如何?如今他只是身上纏滿紗布的殘廢狐狸一隻。連爬離這軟榻都辦不到。可是話說回來,她在他身上必定有所圖謀,不然何必饒他『性』命?

「好。」他終於陰沉應道,「我欠你人情,理應償還。此後我們兩清。不過,若有朝一日你也落在了我這般窘境,到時莫怪我翻臉無情!」

沒想到她輕快地打了個響指,笑道:「很公平,正該如此!」

她竟是這個反應?汨羅眯起了眼,這女人是不怕他,還是一點兒也不在意她自己的生死?

其實都不是。寧小閑只是很單純地想著,無論如何還有神魔獄這張底牌,實在避無可避了,大不了拼著這秘密走漏的風險,躲進去避難好了。

「話說,這幾個月里,你都查到了關於我的什麼線索?」她將椅子搬到軟榻邊上來,一副聽故事的模樣,實則心裡還是有幾分緊張的。

她來到這個世界太突兀了,她想知道原因。

汨羅瞟了她一眼,用公式化的語調平鋪直敘:「寧小閑,去年七月突然出現在赤霄山下淺水村,身無靈根。入赤霄派為廚佣,用計殺了獰獸後前往四平縣,借住朝雲宗掌門弟子權十方的外公家中。權十方等人殺了一窩蝠妖后回宗了,你就隨著雲虎商隊繼續往西行,隨後到了岩城,就幫著溫良羽逃出了地下的水道。我說的,可有誤?」

寧小閑笑了笑:「沒有。」在這過去的幾個月里,他果然將她的來歷查得一清二楚,可惜她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看來強大如奉天府也沒有頭緒。

他沒忽略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這女人,是想追查什麼線索呢,與撼天神君有關么?話說回來,她果然是身負不少秘密,至少身無靈根這種事,大大超脫了他的認識。赤霄派鼠目寸光,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可是他知道。

她心中驀地一動。奉天府追查到雲虎商隊頭上了,那麼鄧領隊他們可平安?她若問出口,會不會反而惹汨羅注意起這支商隊來?

想了想,她還是淡淡地開了口:「對了,雲虎商隊現在怎樣了?」

她不問他可有對這商隊下手,反而問商隊近況。汨羅聽出了其中的含義,微微一笑:「好得很。他們往西走了一小段路,將一對兒夫『婦』放在明通城,然後繼續走,聽說是要到豐登城去進貨。對了,這支商隊從安平城出發的時候,隊里多了三十人。」

他沒有出手,但他掌握著這支商隊的一舉一動。

她瞪著他,皮笑肉不笑道:「一支小小商隊的去向而已,有勞二公子如此費心了。」

他懶洋洋道:「客氣,客氣。」

畢竟剛動過大型手術,元氣未復,他強撐著說了這麼久的話,已經很累了,當下將自己蜷了起來,打算休憩片刻。

既然兩人已經將話說開,他就放下了一半的心事,這一覺睡得舒服極了。半睡半醒間,他覺出身上一暖,知道是這女人用毯子將自己包住。

她的心腸,倒是不壞。他暗暗想道,若有一日落到他手裡,他也不會讓她吃太多苦頭。

=======

待汨羅醒來,寧小閑卻不在屋內。兩個清秀婢女正在打掃庭台,每次從它身邊經過,都要多看他幾眼。他這輩子被女人盯住的次數太多,已經可以老神在在地無視了,只抬眼懶懶看了看四周,把她們當空氣。

可是過不一會兒,就有個輕而猶豫的腳步聲往這裡走來。他睜開眼,冷冷地看著面前的婢女。

「小白狐,讓我『摸』一下,好不好?」這個小姑娘的臉因為激動而發紅,大眼睛明亮極了。

另一個婢女快步走了過來,壓低了聲音急道:「你瘋了,那是仙寵,也是我們能碰得的?小心仙姑回來生氣了!」

大眼睛的婢女咬唇道:「可是它太可愛了,我只『摸』一下,就一下。」說罷,忍不住伸出了手,想撫觸它身上柔軟潔白的『毛』發。

她這是作死!汨羅眼中全是冷意,直到那隻小手快撫到自己身上了,才突然仰頭亮出了尖細的獠牙,口中「嘶」了一聲示威。

普通的狐狸對敵的態度也是這樣的,只是他從來沒做過這種動作……唉,丟臉丟到家了。

大眼睛婢女被他這一嚇,驚得立刻縮回了手,惴惴不安地站直了身體。

「我的狐兒不喜歡別人觸碰。」門口傳來清脆的聲音。

寧小閑回來了,正倚在門邊,似笑非笑地望著廳中人。

兩個女子立刻嚇得跪倒在地,大眼睛婢女更是眼淚都要淌出來了:「婢子,婢子只是想輕輕撫一下仙狐,它太可愛了,絕對沒有惡意!」

這個世界,凡人皆是螻蟻,她們則是凡人家中的仆女,身份還要再低一等。眼前的仙姑直接將她們賜死,主人都不會說什麼。

大眼睛婢女開始痛恨自己為什麼要一時起意去觸碰自己不能碰的東西了,就聽寧小閑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們出去吧。」

兩人如蒙大赦,趕緊退了出去。

寧小閑走到汨羅身邊,突然皺了皺眉:「你反抗得太激烈了吧?傷口都扯開了。」

紗布上又泛出了血暈,他剛才動作太猛,又將胸前已經結痂的刀口給扯出了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