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2章人蔘果樹枝

第222章人蔘果樹枝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17 10:31 | 本章字數:3564

她熟門熟路地將他身上的紗布拆開,給傷口重新上了『葯』,包紮好。為了讓他快些痊癒,她是將幾種名貴『葯』材搗爛了放進金瘡『葯』里的,汨羅縮起了前肢任她擺布,不知怎地有些不好意思。

她的臉蛋紅撲撲地,翦水雙瞳也格外有神采,看來心情很好。

他看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問道:「什麼事,這麼開心?」

她笑嘻嘻地,齒若編貝:「今日聽到齊宅中有人議論,烏馱城主貼出了告示。我上街去瞅了瞅,果真有此事。」貼皇榜以求名醫這種事,她一直以為只在小說里才有,沒想到這個世界的城主郡王們,也流行用這一招兒。

「告示?」

她輕快道:「嗯!公告上說,烏馱城主的獨生女生了怪病,陷入昏『迷』已有數日,群醫束手,只好向民間尋求高人相助。」

「為何淌這渾水?」她一看就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怎可能大發善心去救勞什子城主的獨生女?

「城主以異寶相謝喔!」她笑得眉眼彎彎。

他不屑道:「異寶?這凡人手裡能有異寶?」寧小閑御神錄222

「你這是門縫裡看人,真把人看扁了。烏馱城主在公告里說了,誰能救活他的愛女,就以人蔘果樹枝作為謝禮!」這世上竟然真有人蔘果樹這種東西!那原本不是鎮元大仙的鎮府之寶么?

她看到人蔘果樹枝這五個字時,眼睛都綠了。因為長天告訴她,這東西能在息壤上種活,並且推測烏馱城主多半因為機緣巧合之下拿到了這樹枝,卻始終催活不了,才拿出來當謝禮的。

不過沒關係啊,他養不活是他的事,咱有辦法!

汨羅不解道:「人蔘果樹枝,只有肥壤之效。對你來說又有何用?」

「反正這東西我要了,明日就去揭榜,那時,你的傷口也結疤了。不至於一動不能動。」汨羅也是個博聞強志的傢伙啊,她才說出了這東西的名字,他就能道出它的用途。

經過長天解釋,她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蔘果樹,可沒有《西遊記》里的那種神效,結出來的果子讓人吃了只會覺得苦澀而已,絕對沒有長生不老的功效。它只有一個用處,即是汨羅說的「肥壤」。說白了,就是催肥劑,能夠讓土壤變得肥沃。若是種到息壤上,能讓它催生所有靈物所消耗的神力減半!

息壤現在肩負重任,既要培育各種奇花異草,又要種植玉膏,尤其後者更是耗能大戶啊。若非這一路上逮到的妖怪和修士著實不少。給息壤提供的神力有所接續,否則早就左右支絀了。

所以哪怕這人蔘果樹枝對人類或妖怪沒有直接的裨益,但對她這個有息壤在手的人來說,還是非入手不可的寶貝!

他抬眼瞟了瞟她:「你有把握救得活?」這姑娘雞鳴狗盜的本事是有一些的,但要說到救人,未必就在行吧?

「我沒有,但不是有你么?」她有長天。有窮奇,有塗盡,還有眼前這隻負了傷的大妖怪,若說這烏馱城中最有可能治癒奇病的人,舍她其誰?

這是變相地誇他?他莫名地有些小小地得意:「我為何要幫你?」

她難以置信地瞪圓了杏眼:「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兄弟。你吃了也拿了,總不能不幫我呀!」

「……」誰跟她是兄弟來著?

「你在我這呆了三天,光是七百年份的紅玉參就已經嚼掉了四根,然後還有培元丹、定心丹、一品紅、極品金瘡『葯』等名貴丹『葯』和『葯』材若干,你是奉天府的貴人。這些小丹小『葯』的平時自然不放在你眼裡,可是我乃窮光蛋一枚啊,你吃喝了這麼多寶貝,我老底都讓你吃沒了,都已經要舉債度日了!」

「再說你受了重傷,我悉心照拂,手術也動了,傷口也包紮了,平時還要小心你傷情反覆。我這都幾天幾夜沒合過眼了,伺候得你大少爺滿意,我容易么我?這人工,也是要折算成一大筆賬的罷?」寧小閑御神錄222

他不屑地「切」了一聲:「巧言令『色』,還有理由么?」

「有啊!」她收起了嬉皮笑臉,正『色』道,「我既然救了你,就是站到你仇敵的對立面去了,他若放不過你,自然也不會放過我。此後咱倆一榮俱榮,一損同損,有難同當,有問題當然要一起解決。你學識淵博,城主獨生女的區區小病,自然不會放在你眼裡,對不對?」

她這話說出來,神魔獄裡的長天就哼了一聲,狀甚不喜。不過她現在要先勸動了汨羅,回頭再來安撫長天吧。她在城主榜上看了看病人的癥狀,倒真覺得有些棘手。汨羅也是有真本事的,能多拉攏他一個,成功的把握就又大了一分。

汨羅聽她說起什麼「一榮俱榮,一損同損,有難同當」,心裡突然湧起幾分淡淡的歡喜。

又聽她嘿嘿笑道:「你不吱聲,我就當默認了。」

這女人,恁地聒噪。其實,他真的不想去。

他轉過頭,不理她。

這一日,神魔獄內的天氣是多雲轉陰,氣壓極低,頗有山雨欲來之勢。

寧小閑好不容易捱過了化妖泉的苦寒,趴在長天懷中取暖。他的胸膛還是暖洋洋地,但臉上卻沒有表情,一雙眸子里像儲著風暴,令她不敢多看。

他靜靜地抱著她,像是化成了雕像。過不多時,她便感覺有些熱了,待想換個姿勢,他卻雙臂一緊,牢牢鎖住她,令她動彈不得。

她仰了仰頭:「長天?」

他好半天才回了一句:「我心中不喜。」

「不喜什麼?」

他伸手撫上她秀氣的下頜、修長的脖頸,看著她順從依戀地蹭著他的手,突然心中一惱,很想用力扼住。「不喜你與汨羅說話。」他原本不想這樣說,顯得太小家子氣了,可是這話如骨梗在喉,不得不說。

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右頰上浮起一個淺淺的梨渦。長天的臉,頓時黑了。

「你吃醋了。」這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他不自然地將眼睛望向了別處,如玉的面容上有些許可疑的紅暈。

長天為她吃醋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