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32章收服

第232章收服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20 10:35 | 本章字數:3423

「當年吃剩下的。」長天難得說笑,不過他這『露』齒一笑,在重明鳥看來加倍猙獰,「若你願為她座騎,這支羽『毛』就歸你所有了,你可以從中參悟出修行之道。」禽妖臨死前,會將全身的精氣血和一生閱歷經驗都凝聚在一根寶翎之中,供後輩所用。一般來說,重明鳥的寶翎,就藏在頭部的頂冠之中,但這個秘密不為外人所知。

長天手中的寶翎,來自成功度劫、飛升為仙的重明鳥。眼前這隻白嫩嫩的小重明鳥要是得了去,可以吞噬裡面的精氣血,同時得到前輩一生修行的心血,更重要的是,這裡面也包含了這一族類如何度劫的重要信息,可謂無價之寶!

寧小閑側頭看了看長天。這傢伙,真是吃鳥兒吃出經驗來了。話說他當年到底吞吃了多少重明鳥?

白『色』重明鳥看起來有些猶豫,不過幾息之後還是抬起頭,堅定道:「不幹!」

此話一出,這裡所有人都愕了一愕。重寶在前,這小傢伙竟能狠心說不?這是第一個在長天威壓面前還抵死不從的妖怪,很有氣節啊。

長天臉『色』也陰沉了下來,揮了揮手道:「那就再另尋妖類代步,會飛的妖怪不止它一個。」

「塗盡,將它魂魄抽出,鎖進第三層的封魂球中。身體么,交給息壤吞噬吧。」竟是不願與它討價還價了。他說得平淡,但字字都誅在重明鳥的心中。

這條大蛇妖,好狠!它忍不住顫抖起來。

塗盡獰笑了一聲:「好咧!」他就等著這個呢,「若不讓你嘗到最*的滋味,我也枉稱魔影了。」寧小閑御神錄232

伸手在重明鳥頭上一按,頓時令它覺得頭痛欲裂,張口欲呼而不能,並且能感覺到神魂被一絲一縷地抽出體外。塗盡恨它傷了自己,有意令這抽魂的過程變得更加漫長而痛苦。

「等下。」寧小閑出聲道。她一開口。塗盡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重明鳥用力喘了幾口氣,七竅都流出了血來,「封魂球的滋味不是常人能夠忍受的。重明鳥。你當真不願為我的座騎么?只須將我送到南贍部洲最西邊找一件東西,我就放會你自由了。這枚寶翎,你也一樣能得到。」

在燈光下看來,她的眼中寫滿了真誠。重明鳥說完「不幹」兩字之後,本來就有悔意,又受了塗盡的刑,此刻聽她這樣說,忍不住動搖了。南贍部洲的最西側它也沒有去過。但想來路途雖遠,以它的速度,哪怕路上生些波折也能抵達的。

它又瞟了瞟長天手中的那枚紅羽。

在場眾人都知道它的心思又活絡了。「她所保證的。就是我所保證的,並且——」長天攤開掌心,上面靜靜地躺著一枚白葡萄似的玉膏,「這個也可以給你。」

重明鳥的眼珠子立刻瞪成了鬥雞眼:「這是玉膏?!」聲音也提高了八度。他的嗓音本就好笑,現在提了上去。只震得寧小閑想掩耳。

「好眼力,居然認得。」

「怎會不認得,這是我族最重要的食物。」說到這裡,它突然想起自己說漏了,訕訕地住了嘴。

塗盡在一旁嘿嘿笑道:「你當這是什麼秘密?重明鳥以玉膏為食,是天下皆知之事。近萬年前,玉膏自這天地間消失。重明鳥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好教你得知,這世間除了神魔獄,再無第二個地方能產出玉膏。」

「不是以玉膏為食,而是沒有玉膏,我們的修為進展就緩慢無比。」重明鳥怔忡了半晌,才嘆了口氣。連鳳冠上的頂『毛』都倒伏下來,「好吧,我讓她騎。」

這臭小子,真不會說話!所有人都對它怒目以對,寧小閑紅著臉。沖它腦袋上重重揮了一拳,這才嬌叱一聲:「蹲下。」

重明鳥驚道:「現在就要騎?這地方飛不起來的。」隨後悶哼了一聲,卻是長天怒他口無遮攔,伸指打出一記神通,震得它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了。

長天也不與它廢話,丟出血『色』匕首道:「發下心血盟誓,你就可以出去了。」

重明鳥也光棍得很,知道自己這座騎是當定了,也不再矯情,取過匕首扎進自己胸口,狠狠地發了一個毒誓。

寧小閑讓它蹲了下來,然後取出『葯』物給它治傷。之前,重明鳥的傷口多數被隱在豐厚的羽『毛』底下,她只能看到一點兒血跡。現在伸手去捋,才知道這傢伙的傷勢竟然很沉重,胸、腹、翅上都有血淋淋的口子,內腑看來也受了傷。寧小閑御神錄232

她還看到了數道縱橫交錯的傷口,已經結了痂,卻不像是今日打鬥留下的。

「你傷得好重,而且身上還有舊傷、內傷,這是怎麼回事?」光是金瘡『葯』還不頂用,她又取出幾顆丹『葯』,搗碎了一起敷到它的傷口上。

其他人也看到了這些傷口,不禁有些佩服。負著這樣沉重的傷勢,其他妖怪也未必支撐得住,這隻重明鳥居然還敢偷襲麒獸,還能與他們周旋了這麼久而不呼痛,也是個爺們兒。

重明鳥眯著眼,享受『葯』物的奇效。這人形的小妖怪妖力雖然低微,但拿出來的『葯』效果很好啊,她才敷上了『葯』,它就覺得傷口的疼痛消失了一大半,吞下去的靈『葯』也化作熱流,迅速熨暖了內傷的臟腑。它也是個掐架的老手,知道最多半日功夫,傷勢就能大好了。

在小公鴨嗓子的解說下,寧小閑等人才知道,這隻重明鳥是從北方遷居下來。重明鳥喜歡以家庭為單位聚居,但它因『毛』『色』不同於普通的重明鳥,自小就與族群不合,脾氣也變得暴戾。後來,它離家獨自南下,想找個棲身之地。

它長途飛行,勞頓不堪。經過這度塑山時,向領地的主人駁獸要求借宿一晚,因為它喜歡棲在高大的鳳凰木上。駁獸很大方地同意了,重明鳥也就安心地休息。哪知道駁獸其實不懷什麼好意,趁其不備發動了偷襲。重明鳥猝不及防,遭受重創,總算它速度太快,駁獸追擊不上,終於逃得一條『性』命。

它『性』情暴躁,哪裡肯吃這等虧,休養了幾日之後又重新飛回來,找駁獸報仇。

那兩名獵戶聽到的打鬥聲,就是重明鳥與駁獸相搏發出的動靜。

「駁獸偷襲你,是為了……妖丹?」她已不是初離淺水村那個懵懂無知的女孩了。

「嗯。」重明鳥怒氣沖沖,「我和它都是大成期的道行。它若得了我的內丹,說不定一舉突破桎梏,進入了萬象期也未可知。若是普通重明鳥,可能就著了它的道兒,偏偏遇到的是小爺!他打不過我,反而被我掏出了內丹和心臟吃掉了!」

這隻重明鳥確實與別的同類迥異,居然敢與四蹄的野獸肉搏。不過生物都有突變『性』,何況是妖怪?寧小閑也沒多想,笑眯眯道:「你可有名字?」

它想了想:「沒有。」

「那你娘親怎麼稱呼你的?」

「七仔、臭蛋兒、狗剩兒、貓不吃……」

眾人:「……」好極品的娘親。

寧小閑忍笑打斷它道:「你的娘親取的小名果然給力。以後就叫你七仔如何?」

重明鳥道:「也無不可。反正我在兄弟中排名第七。」

七仔休養了小半天,期間寧小閑又餵給它玉膏和其他靈『葯』,重明鳥身上的傷口歷經止血、結痂、生膚等過程,連斷羽都重新長了出來,內傷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於是到了這天傍晚,它抖了抖羽『毛』,很精神地道:「走吧。」

七仔站起來身高超過了兩丈,比她在華夏見過的恐鳥化石還要高大一倍。跨坐到新座騎背上,寧小閑舒服得直想呻陰一聲。禽類的身軀覆蓋羽『毛』,是天然的軟墊,而且乘得累了,可以直接埋進七仔溫暖的背羽里睡一覺再說。

更別提七仔的飛行速度了。它和駁獸互搏時就能以快制快,硬生生殺了這隻以速度見長的妖怪,現在翱翔天際正是它的本能,振翅飛起如流星趕月,身旁的景物齊唰唰往後退去,那叫一個暢快自在。麒獸的飛行速度和它比起來,那是老式客機與殲擊機的差距了,完全沒有可比『性』!

她悠哉游哉乘著七仔飛了十天,就已經飛越了十七個州,若是乘著麒獸,花的時間至少要四倍於此,還不算上中途停下來吃飯休息的功夫。現在,她終於有些許明白華夏古代男人追求好馬、現代男人追求好車的心理了。

這一日七仔正在飛行,遠處突然傳來極輕的一聲「噫」?隨後就有人氣急敗壞大喝道:「停下,『毛』賊,有本事你停下!」這句話顯然是用神通傳出來的,就像在她耳邊響起一般。

「『毛』賊,是在說誰呢?」她左右看了看,空中一派天高雲闊,哪有別人?轉頭看去,有幾個修士站在一葉飛舟上對著她大呼小叫。

這人,失心瘋了吧?不等她反應,七仔雙翅一挾,又提了一檔速度,瞬間就將葉舟甩得沒了影子。後面的人唁唁怒罵,但哪裡追趕得上?

ps:

嘿,嘿,嘿。有米有人喜歡這隻小白鳥?我家從小就養鳥,尤其是鸚鵡和純白的黃鶯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