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37章相思

第237章相思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22 10:24 | 本章字數:3449

寧小閑睜開眼,瞪著屋頂好半天,才尋到了雙眼的焦距。這是哪兒?

她好像卧在一座小小的竹樓中,這裡的一切都是竹製的。竹床、竹席、竹椅、竹桌……偏偏她躺著的床上,鋪著一張好大的白虎皮子,隔絕了床板的堅硬,『摸』起來好舒服。

桌上點著一盞小小的油燈,看來天已經黑了。她能聽到雞犬相聞之聲,因此自己並沒有被仙派抓住?

「長天?」她試著輕喚了一聲,結果發現自己聲音有氣無力,像高燒了三天三夜的病人。

「我在。」他低沉地應道,聽起來心情也很不好,「你身在一戶農家,有人救了你。」

她正要說話,門帘一掀,走進一名農家打扮的女子。這女子端著一盆水進來,見她睜了眼,喜得沖外頭喊了一聲:「公子,病人醒了!」

話音剛落,她就聽到戶外傳來衣袂飄動的聲音,隨後門帘又是一掀,有人走了進來。

這人身形高大,一走進來就令這竹樓內的小小空間顯得更加『逼』仄。不過他的氣勢絕非長天那樣咄咄『逼』人,站在那兒便有一股子溫潤的君子之風。只是這人一進來就努力盯著她,專註得令她直想臉紅。

寧小閑眨了下眼,然後又眨了眨,似是不敢相信這人居然會出現在這裡:「權……大哥?」寧小閑御神錄237

他的眼中立刻鍍上了一層溫暖的笑意:「是我。」

他著緊上前兩步,似是想伸手,最後又縮了回去,轉身對農家女子道:「姑娘,可否讓我二人私下一談?」

即使是對著凡人,他也是極客氣的。那女子面龐頓時紅了,福了一福,趕緊走了出去。

「你怎會在這裡?」她奇道。

權十方的笑容頓時僵住了,浮上一絲尷尬之『色』。

寧小閑也是極聰明的。回想起那一道眼熟的雷霆之劍,頓時失聲道:「原來是你……放出的飛劍!」她這一下子牽動了肺腑,頓時眼前一黑,咳了兩聲。

權十方見她不適。大步走到床邊,有心幫她,手卻不知道要往哪裡放。

他低聲道:「你傷勢還未全好。我給你餵了瓊『露』丸,外傷和經脈已經痊癒了,但是你臟腑受傷太重,雖然『葯』物也生了效,還要再將養一段時間才可。」

他的聲音中有濃濃的內疚,但寧小閑輕哼了一聲,卻不睬他,將頭轉向了竹牆。專心數起上面有多少個竹疤。不知為何,她在權十方面前,總會更任『性』一些,不像在長天身邊那般服貼。一想起是這人打傷了自己,心頭就一陣氣惱。

她這一偏頭。便『露』出了無限美好的脖頸,細長彎曲得令權十方想起了仙門所養的白天鵝,幾綹烏黑的髮絲頑皮地搭在她的肩頭,更襯得膚『色』晶瑩如玉。桌上的燈光昏暗,明明暗暗中勾勒出床上佳人柔婉俏麗的側臉。

權十方突然覺得口中有些發乾。他在寧小閑面前,一直便是嘴拙的,此刻更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有心辯解。可是眼神才落到她氣乎乎起伏的胸脯,立刻像被火燙似地轉到了一邊。

「我不是有意的。」他想了好久,才喃喃道,「你伏在白鳥背上,我沒看到你的臉……」

寧小閑冷笑一聲,截口道:「這麼說。是我的錯了?」

「我的,自然是我的。」

他也知道這句話說得沒頭沒腦,於是輕咳了一聲道:「是我不好。」他認認真真地道歉,「抱歉,寧姑娘。我不該傷了你。」寧小閑御神錄237

寧小閑聽他說得鄭重,回過頭來望了他一眼,見權十方的眉心都擰成了川字,原本朗若晨星的眼中寫滿了自責與愧疚,顯然打傷了自己一事,果然令他十分難過。

這男人就是有這樣的特質,一望即令人感覺到他無比真誠。

她的身體還處在極度的不適中,很想狠狠罵他兩句,可是話到嘴邊又不忍說出來,只好嘆了口氣,低聲道:「你為何要出手幫他們?」

他赧然道:「我見天嵐別院的人自報家門,又見白鳥飛來,以為你真是『毛』賊……出劍也只是想阻攔一下罷了。沒想到……沒想到你已經受了重傷在先,我又新拿到那件法器,不知它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別人說什麼,你居然就信什麼!」她氣得又咳了兩聲。這人,怎麼幫理不幫親?「你居然拿我來試新到手的法器!」

「我錯了!」他低聲下氣,很想擦汗。隔了大半年才聽到她的聲音,他心中竟然盼著她再多罵兩句。

可憐權十方溫敦君子一枚,一遇上她就常常忘了原則這兩個字怎麼寫。

她還想開口,耳邊突然傳來長天的冷哼之聲。這聲音陰寒徹骨,令她生生打了個寒噤。醋罈子不高興了,她得仔細點兒,免得回了神魔獄之後遇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

「你新拿到法器?莫非今日出世的寶物,讓你得了?」她趕緊轉移話題。

權十方也是聰明人,明白她這就是不追究了,微微一笑,這昏暗的房間似乎都亮堂起來。

唉,為什麼這些男人,一個生得比一個妖孽?她暗自感嘆,耳中只聽他道:「數月前,宗內長輩就算到寶物出世,令我前來相候。這次出世的寶物一共兩件,『紫電』劍被我得了,而『青霜』劍則歸濟世樓的金姑娘所有。『紫電』的威力極大,速度也快,否則我還真追不上你的這頭白鳥。還有,這已是昨天的事了。你昏『迷』了一整日。」

「一共就是兩件?」

「不錯。」

我勒個去!兩件寶物都有主了,那她還躲個什麼勁兒,沒人會來找她的晦氣不是么?

早知如此,怎會撞上天嵐別院的那些二貨?

不過不對吧,那她半路上接到的那件東西,不也是寶物么?她眨了眨眼,心中不解。

「有靈『性』的寶物都會擇主。飛到你手裡的那一件,行蹤或許未被其他人所知。」長天知道她心中困『惑』,出聲解答,只是他好像很不高興。

她「嗯」了一聲:「想要這兩件寶物的人很多吧,你是怎麼拿到手的?」

權十方臉『色』一紅:「宗內師伯帶隊,為我護法的。紫電劍在寶山第一次轟鳴時就炸出來了,我們花了大半天時間才收服它。」

她明白了,原來說到底還是比誰的拳頭大啊,是硬生生搶來的。原來光與寶物「有緣」還不行,還要有配套的武力。以權十方的『性』格也接受了這種做法,可見世道本就如此。

權十方躑躅了幾息,還是忍不住問道:「寧姑娘,你怎會突然擁有了修為?」她身倦神乏,本該讓她休息的,但這問題太重要了,他不得不問。

大半年前,兩人在四平縣分開之時,她分明還是沒有任何神通的凡人。這才過去了多久時間,寧小閑卻突然擁有了神通。在她昏『迷』之時,他也放出靈氣探查了她的氣息,發現她身體中流轉的居然是妖力,並且丹田中還有內丹!

這內丹的顏『色』與普通金丹期修士的內丹不同,呈現淡紫『色』。他想了又想,憑他的經驗,寧小閑的修為應該遠不到金丹期,所以她這枚內丹,只可能是妖丹。

這姑娘到底遇上了什麼機緣,怎會以人身去修妖法?她身無靈根,用這種方法入道,雖是匪夷所思,卻未必就行不通。只是幫她凝出了妖丹的人,卻又是誰?

他這樣想著,忍不住就『露』出了灼熱的眼神。寧小閑想著自己的心事未曾注意,長天卻看在眼裡,心道一聲不好!

此前,權十方對寧小閑極有好感,卻因她是凡人而不得不揮劍斬斷了情絲;現在寧小閑已經踏入仙途,這層阻力便不再有,他大可放心大膽地追求於她了!

權十方望著她的眼神,充滿著釋然、熱切和喜悅,她也許不懂,但長天卻一點兒也不陌生,因為他自己便常常這樣看著寧小閑。

這小子又有君子之風,極易得女子好感。長天眯起了眼,他得想個辦法才好。

恰在這時,丹爐窮奇也湊過來神神秘秘道:「神君大人,這姓權的小子對女主人殷勤得很呢,看來……」

他頓時覺得心煩意『亂』,揮了揮手,將這隻聒噪老虎的嘴給封上了,令它唔唔半天說不出半個字來。

她張了張口,想編個理由,卻覺得面對著權十方無法扯謊,最後只好細聲細氣道:「我……機緣湊巧罷了。」

這理由簡直和沒有說一個樣兒,但權十方卻是笑了笑,竟然不再追問。寧小閑不知道,他最想要的結果已經有了,原因和過程又有什麼打緊?

他見她面『露』倦『色』,立刻識趣地站起身來:「你傷勢未愈,休息吧。這幾天你都不可移動,還要憩在這裡。」

「等一下。」她喊住了他,「天嵐別院的人呢,怎沒有追來?」

那些人哪有他追得遠?權十方只搖頭道:「不清楚,我離開時,師門長輩正與他們交涉。」說罷,大步走了出去。

出了竹屋之後,他才聽到屋內傳來一聲若有若無的「謝謝你」,立刻心情大好,嘴角勾了起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