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39章噬魂針

第239章噬魂針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23 10:22 | 本章字數:3432

寧小閑碰了碰自己的臉:「怎地了,我臉上有花?」

農家女趕緊低下了頭:「不是。姑娘長得真好看,您是貴人吧?」

她笑一笑,沒說話。貴人?她離這個名詞,應該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吧?不過「好看」這樣的稱讚嘛,就收下了。

面前這姑娘接著道:「我看那位權公子,對您實在很上心。他送你到這裡的頭一天,還幫你接骨來著。這幾天他衣不解帶地照顧您……」話未說完,就被寧小閑打斷了:「接骨?」權十方的好,不用農家女說,她也知道的。

「是的,您剛被送過來的時候傷勢很重,右手手骨都折斷了。」

是了,她兩度伸手去格擋法器,不折就怪了,沒有粉碎性骨折,就說明她骨骼強加韌了。若不把骨頭接好,吃了瓊露丸也是沒用的。

她輕嘆了一口氣,問道:「權師兄今天人呢?」從醒來到現在,屋外一點動靜也沒有,權十方不在。

「他……一早就進縣裡去了。」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農家女子就告辭出去了。權十方不在,這姑娘精氣神都沒有了。唉,權童鞋果然是個禍水。

寧小閑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視野中,不禁有些愣神。這個農家女孩幾乎便是她大半年前的翻版,生活平淡無奇,見到修仙者也只能暗自羨慕,這輩子最大的心愿,也許就是嫁個好人家,然後祈求自己能平平安安無病無災活到老。

她寧小閑這一路上雖然辛苦,卻總算是跳出了凡人既定的命運,有了一點點主宰自己未來的自由。

左右無人,正是個好機會,她去看長天了。

「那時,為何不幫我?」她有些怨氣。

「我認出權十方的劍氣了。」長天微微一頓,「他的力道並不會致命,否則澹臺翊送你的玉佩就會生效了。再者,你若想進展更速,這樣極限的戰鬥不可避免。」

「此外,若是動用請神術來幫你,那術法造成的創傷會比現在更嚴重,不划算。」

由於習了妖修之法,她身體的恢復速度比權十方預料得更快,將養了這麼點兒時間就勉強能夠走動。

長天將手掌放在她背心,運起神力替她撫順經絡、熨平腑傷。權十方也這樣做過,但長天與寧小閑兩人身上的神力同根同源,治起來更是事半功倍。

她只覺得渾身像泡在溫泉水中,舒適而安全,忍不住愜意地呻吟了一聲。待他療傷完畢,她都能基本站直了,連面色都紅潤許多。

長天雖然收回了神力,卻沒將手縮回來,反而隔著衣料輕輕摩挲著她的背部。他的掌心很熱,這麼輕撫兩下,她就有些臉紅了。幸好他只撫了兩下,胳膊就往下伸,輕輕攬住了她的細腰,從背後抱住了她。

今日的長天,與平時有些不同。她仰起頭正待詢問,卻被他順勢覆住了唇。每次剛開始親吻,他的唇總是涼涼的,一會兒才會變得火熱。這個吻,溫暖、細膩、綿密,並且小心翼翼,長天似乎怕碰傷了她。

她一向是個打蛇隨棍上的傢伙,他既反常地溫柔,她就不客氣了。

她費勁地轉過了身,認真地一點一點地啃著他的唇,體會舌頭互相糾纏的爽滑觸感,一邊想著,這大概是他身上最柔軟的地方了吧。平時的長天都太強勢了,她哪有機會這樣細細地品?事實證明,女人也可以很色,她覺得他啃起來味道好極了,像某個品牌的巧克力廣告說的那樣,縱享絲滑的感覺,怎麼啃都啃不夠……

還是他以一記悶哼先結束了這個幾乎要無止無休的吻。他捉出了作怪的小手,她才發現自己的手掌又下意識地探進人家衣服里,去撫平坦堅硬、沒有一絲贅肉的胸腹了,並且還不小心有往下滑動的趨勢。

長天的臉也很紅,像是泡了好久的溫泉,看起來該死的性感,原先的冷峻早被扔到爪哇國去了。她咭地一聲笑,又踮腳咬了咬他的鼻尖,隨後就被他抓著雙手抱進懷裡。

她伸出粉紅的舌頭,輕輕舐了剛才被她扒開了衣服的胸膛一口,滿意地感覺到這一處的肌肉猛地收縮。

好好玩,她在心底偷笑。

「不許動,不許玩火!」他粗聲粗氣道,卻不敢把她抱得太緊。裝聖人裝君子太痛苦了,尤其他根本不是那塊料。

他原本有些話想和她說,可是現在突然又不願講了,只好轉移話題:「你得的那件東西是什麼?」

哦對,無人知曉的第三件寶物已經在她儲物袋裡躺了好幾天,他不提,她都差點忘了。

這東西還不到指甲蓋大,像被打凹了的三角形,似是折斷的箭頭,做工很粗糙,要讓她說,這特別像石器時代山頂洞人用的某件石器啊,連拋光打磨都沒有。

少兒禁止的時段既已結束,塗盡和窮奇就出現在底層,博聞強志的兩人一獸盯著這石錐,猛瞧了半天也沒瞧出這是個啥。

窮奇嘖嘖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噬魂針。」這是寧小閑的聲音。

塗盡愕然:「你怎麼知道?」他們仨都不曉得的事,這個迷糊的女主人是怎麼知道的?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一摸到這東西,腦海中就自動出現它的介紹了。」寧小閑聳了聳肩,「而且覺得很親切、很舒服,就像我摸著獠牙一樣。」

噬魂針的來歷,她不清楚,只知道這樣法器專門傷人魂魄,使用時,只要將它打在敵人的眉心就可致人於重創,是一件十分陰毒的法器。

聽到這個,塗盡都往後退了兩步,一臉警惕的模樣。

想來也是,他是魂修,這東西要是好用,那簡直就是他的對頭,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剋星。

倒是長天聽到這個介紹,神情立刻專註起來,站直了身子:「品階呢?」

「我也不清楚呢。」她將噬魂針遞了過去。

長天端詳半天,才皺眉搖了搖頭:「拿在我手中,沒有半點感覺。沒有關於它的介紹,也沒有任何親近之感。看來,這東西似乎一出世就認你為主了,對你的親近程度還在獠牙之上,不能被第二人所使用。」言下有些可惜。

天註定這法器是屬於她的?她的主角光環什麼時候進化得這麼牛X了?

不過,長天在可惜什麼呢,他想用這法器去對付誰?

寧小閑聳了聳肩,在噬魂針上滴血認了主,沒留意他一臉的若有所思。

追根究底,她並非本世界之人,為何會有一件天定法器專為她量身訂做?

======

權十方回來的時候,她又乖乖地躺回了竹床上。

他手裡提著個精緻的小盒子,把它放在她床邊。

她眨了眨眼:「這是什麼?」

權十方看她不似在生氣,唇角頓時帶上了笑意:「是賠禮。」

她打開這盒子的時候,感覺自己像個拆開禮物的小女孩。裡面是四色糕點,紅黃白綠,餅皮上掐著梅花,看起來很可口。最重要的是,它們還是熱氣騰騰的。

「這是西觀縣最有名的糕餅鋪里賣的。在四平縣的時候,我看你很喜歡……很喜歡吃食。」她的手藝很好,而外祖父常常對他說,愛做飯的人一定愛吃。

「你怎會跑去買這個?」這不像是權少俠會做的事啊。

「我問了……門口那位姑娘。她說,女孩們都喜歡零嘴。」那農家女孩真可憐,給權十方想了辦法,結果他不記得她的名字了。

話說,他記得的姑娘名字,本來也沒幾個。

西觀縣離這裡可是有一百里的路程呢,他居然馭劍去給她買來。這對於行事喜歡低調的權十方來說,已是很不容易了。

這份心意,她該領了的。

「這件白虎皮是誰送的?」她枕了好幾天,深知這件寶貝柔軟溫暖,但絕不像權十方會買的東西,估計又是哪個心儀他的女子所贈。

「……」

權童鞋瞠目,似乎努力在想,但是想不起名字了。

寧小閑忍住笑,揀了紅色的糕點放進嘴裡。這糕點做成了一口酥的模樣,哪怕是姑娘家的櫻桃小口也能一口一個,很是人性化。

她取了餅,權十方就鬆了一口氣。

這代表她原諒他了。

「好吃。」她細細品了品,才贊道,「這味道啊,是玫瑰茯苓糕吧?你也吃一塊罷?」說完,遞了一個到他手中。

嘴裡有餅末,她不敢露齒,只是一雙眼睛眯了起來,彷彿有笑意閃動。

權十方見了她這副模樣,不知怎地將餅接在了手裡,放進了口中。

果然很甜。

他不太喜歡甜食,不過這一塊么,好像味道還不錯,有如蜜糖,讓他甜到了心裡。

然後就是一陣詭異的沉默。

權十方和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若是兩人互有情愫,那麼這就該是一段別有滋味在心頭的黃金時段。可惜,寧小閑牢牢記得神魔獄中還有一大票看戲不付錢的看客,七仔也在一旁虎視眈眈,所以她只好輕輕咳了一聲:「七仔。」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