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48章第二個賭

第248章第二個賭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25 10:25 | 本章字數:3341

在長天的解說下,她才知道,地蟒也屬於上古異獸,並非普通妖怪,但實力相對弱小。只有化了蛟之後,才能開始修鍊神通。

蟒類成功化蛟後,會長出兩爪,頭上也生出直而長的銳角來,這與龍類還不相同。普通的蛟可以再度進階為龍,單從外貌來看,屆時爪子由兩隻變為四隻,頭上的角也會分岔。但用膝蓋想也知道,鯉魚躍龍門化龍的機率小得可憐,蛟要變成龍,付出的代價也絕不會小了。

所以她接下去問:「那麼,你要再度化龍,還需要多少年?」

這話無疑戳中了地蟒王的痛處。它不悅道:「小姑娘,先談定契吧。無關之事,說它作甚?」

寧小閑笑了笑,傳音給它道:「我家神君與你同為巨蛇,並且在上古之時,一身神通就遠超普通龍族。這個,你應該知道的吧?」

地蟒王語帶恭敬道:「神君有通天徹地之能,我巨蛇族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好!那麼,我家神君手下也斬過許多龍族,得過許多龍族的秘辛。」寧小閑緩緩傳音。

地蟒王一個激靈,向來沒有表情的死魚眼頓時都煥出光彩來:「你,你是說……?」

它說的話,旁人是聽得到的。場內眾修士都在猜測,寧小閑到底對它說了什麼,才會令這年老成精的地蟒王都如此激動。金滿意更是暗呼一聲不好。據說當年地蟒王和濟世樓定契的時候,它老人家全程可是諱莫如深,據說狠狠宰了濟世樓一筆好處,才將子孫派來拉閥。現在它居然激動失態至此,寧小閑可是給出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好處來?寧小閑御神錄248

她怎可能划出連濟世樓都開不出的條件?

「不錯。」寧小閑面向地蟒王微微一笑,傳音說道,「出入玄溟間,身聚清濁氣,凝丹若未時。天地自定靜……」

她只賣了這二十字的口訣,就閉口不語了。地蟒王反覆咀嚼這段口訣,越想越覺得有用,莫說化蛟之後了。即使是它現在依著這幾個字來修鍊,丹田內的妖丹都有蠢蠢欲動之相。

這段口訣,竟是真的!若能到手,它今後由蛟修龍之路,不說是康庄大道,也由九曲十八彎變成了滔滔東去的大江。

「念,繼續念下去!」聽不到下面的口訣,老蟒王急得幾乎要伸出爪子來抓耳撓腮,水下的身軀也不耐煩地滾動起來,將向來安靜的弱水攪得像一鍋沸粥般。它將巨首壓至水面。噴出的急切鼻息幾乎能吹動寧小閑的衣袂了。

寧小閑笑了,悠然道:「先定契,這段口訣就是你的了!」

地蟒王斷然道:「好,沒有問題!」

金滿意大驚,在一旁忍不住道:「地蟒王。她出了什麼條件?我願三倍代之!」

地蟒王不耐煩道:「她開出的條件,你拿不出來。現在,別吵!」

金滿意何曾被這樣喝斥過,怒極而笑:「我倒想知道,有什麼條件是她開得出而我濟世樓辦不到的!地蟒王,濟世樓一向敬你能夠縱橫弱水河,現如今要撕破臉的話……」

權十方聽到這裡。生生打斷她道:「金小姐,何必以權勢相壓?」他面『色』如霜,眼中神光四溢,顯然動了真怒。金滿意正待反駁,看到他的表情不禁呆了一呆,又想起家中長輩交代過。這漂亮男人身後站著一個護短到不講理的師父,輕易得罪不得,頓時有些泄氣。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都消消火。現在才剛六月呢,怎地大家火氣都這麼大?寧姑娘,我們都等著過渡呢。」正是汨羅給出了一個台階。金滿意好歹是他未婚妻。這面子上的維護是必須的。

寧小閑聳了聳肩:「現在又不是我在耽誤大家時間。」一句話說得金滿意眼中又冒出火花來,這才接著傳音給老蛇道,「我家神君說了,以一段口訣換你子孫來渡口打工,太過便宜你了。」

地蟒王低聲道:「那神君的意思是?」他聲線再低,旁人也聽得到。

她假作沉『吟』,實則是與長天商量了一會兒才道:「一,你不得幫助其他勢力摻和這弱水過渡的生意;二,日後若有求助之處,你須幫我三次!放心,我不會要你自盡,也不會要你辦力不能及之事,你的子孫在我這裡打工,日常的吃喝還是由我照常供給!」寧小閑御神錄248

地蟒王想來想去,也不覺得這樁交易哪裡虧了。它心中焦急,頭一回如此光棍道:「好,就依你所言。」它伸出一爪到寧小閑面前攤開,爪心放著的卻是三枚黑『色』的鱗片:

「這是我心口上的鱗片。再有小半年我就可以化蛟,屆時你若有急事,只須將這鱗片燒了,就能傳音與我!」半年後,它就能修鍊地蟒一族的神通了,傳音這等小事,不在話下。

它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眾人都是面面相覷,不知道寧小閑到底許了什麼好處給它,讓這老摳門的巨蛇也慷慨了一次。

寧小閑伸手拿走鱗片,笑道:「把地蟒們先遣上來牽閥吧,在場的各位道友都等急了。我渡過弱水之後,就將東西給你。」這話卻是公開來說的,地蟒王大頭點了兩下,俯身扎回了弱水之中。水面上漾起陣陣波紋,很快就又歸於平靜了。

她轉過身來,對著面『色』鐵青的金滿意笑道:「世事難料,不是么?」又是原話奉還,「我料金小姐不會再設陷阱讓我跳了,所以這個賭,我們也不用立協議了吧?」真實情況是,反正地蟒王已作出了保證,不會派遣子孫幫助其他勢力渡河。可是想在這河中做生意,還真非要地蟒幫忙不可,因此與金滿意的這個賭也根本不用再立協議。

金滿意冷冷地看了她兩眼,轉過頭不吱聲。現在她已落在下風,再說什麼也蒼白無力,不如沉默以對。

過了半炷香功夫,原本已經離開的地蟒們果然遊了回來,重新回到了竹閥旁邊。弱水渡口的生意交到寧小閑手中後,終於可以繼續下去了。為了看熱鬧,大家已經耗費了小半天時間,現在也不再耽誤,紛紛上閥過河。

她馬上要往西走,不可能在這裡看顧渡口,所以銀錢收放之事,都要由林驛長來進行了。寧小閑將林驛長喊到一邊,讓他立了個血誓效忠自己。這新上任的林驛長是她一手提拔的,本來就對她感激得很,立下這個誓也不覺得有何不妥。

這渡口連同旁邊的驛站,包括管過渡的,端茶送水的,傭工有二、三十號人。寧小閑拿了幾瓶凡人所用的丹『葯』遞給林驛長,讓他自行調度安排,隨後發布了調薪的消息:「每人每月增發二兩銀子!」頓時人人看向她這個新老闆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快手快腳辦完這幾樣事,她才喊上了權十方和塗盡準備過渡。這時金滿意正帶著兩個婢女走上竹閥。林驛長見識過上一任驛長的下場,此時公事公辦,就要收她們的靈石。

金滿意氣得柳眉倒豎。

寧小閑瞅著她笑道:「金小姐,現在這渡口歸我所有了。你要過渡,我可以賣個人情給你,但你身後的這兩位……」話未說完,對方已經扔出了一小袋錦囊:「這裡是一百靈石,不用找了!」

她乍舌道:「不愧是濟世樓的大小姐,果然出手闊綽,渡資只要三十靈石,你居然打賞給我的下人們七十靈石。嗯,林驛長,你們還不趕緊來謝過?」反手將錦囊扔給林驛長。

渡口的傭工們大喜,趕緊上前道謝。金滿意哼了一聲,也不理會,轉頭面對河水。

下一個走上閥子的是汨羅,他身邊也站著兩個黑衣人,原先護著他的那個煉虛期高手卻不見了。

這個狐妖,身邊到底藏著多少人?她撇了撇嘴。

汨羅望著她嘴角一揚:「我交錢,我交錢。不過你還是得給我按半票算。」說罷自懷中掏出了錢袋,仔仔細細算了四十五靈石要遞給她。

寧小閑朝天翻了個白眼,伸手去接。不意這傢伙放下靈石之後,尾指順勢在她掌心輕輕划過,帶起一陣麻癢。

她以光速縮回了手,漲紅臉狠瞪了他一眼。可是汨羅已經很自然地轉過了身,讓她懷疑那一下輕劃莫非只是不經意而為之。

汨羅這『騷』狐狸,是跟她調情咩?

權十方站在她身後,金滿意麵對著他們,都沒有看到這一幕。只有神魔獄裡的長天,臉『色』陰沉得快要滴下水來。

竹閥緩緩開動了。這條夜河的黑水,也若普通河水那樣泛過了竹閥的表面,帶來奇怪的粘膩感。剛剛啟動那一下子,感覺就像竹閥陷在泥淖里,卻又硬生生被拖動一般。

前方河水『盪』起陣陣細紋,卻是水下的地蟒正在蜿蜒用力。此時她心中有所明悟,這些地蟒雖非妖怪,但也是上古的異獸,不知道被濟世樓訓練了多久,才能這樣整齊劃一地往一個方向牽拉閥子。若是其他勢力想在弱水生意上分一杯羹,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