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51章應是故人

第251章應是故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26 10:43 | 本章字數:3322

哪怕觀禮之日將近,廣成宮門下也未放鬆修行,這武場上到處是面色平靜、努力修行的弟子,對天上訪客們的注視若無所覺,依舊我行我素。想來也是,如果連區區旁人的視線也要在意,那麼這仙不修也罷。

她甚至還在擂台上看到了散修,看來是有人技癢難耐,尋廣成宮的人切磋去了。

寧小閑搖了搖頭,正要喚七仔換了個方向飛行,不意間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卻是個身材婀娜的女郎,一張鵝蛋臉,眉目秀麗,一襲紅衫。

她暗自奇道:「咦,這不是赤霄派梅掌門的獨生女梅婉婷么,怎麼會站在廣成宮的小擂台上?」她的西行之途是從淺水村、從赤霄派開始的,然而離開快一年了,她還以為此生不會再見到這些故人。

七仔降到場地邊緣,又變作小白鳥,跟隨她進了武場。

梅婉婷此刻柳眉帶煞、嘴唇緊閉,顯然心中氣惱。她的對手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面貌平平,眼中卻有猥瑣之意,一邊躲閃著她的寶劍,一邊口裡調侃,顯得從容極了:「梅大姑娘,我看你也不必回那什麼赤霄派了,就留在廣成宮與我雙宿一起飛得了,功法、法器我都替你包了。」

梅婉婷怒喝道:「賊子住口!」手中劍含忿擊出,斜挑對方面門,卻依然是被躲開了。

她對面那男子在她的劍影之中衣袂飄飄,有意賣弄瀟洒,倒真贏得了台下的不少喝彩。今日其他擂台上的比試平平,都沒甚好看,就數這個擂台上有窈窕女郎遭人調戲,結果往這裡聚攏的看客越來越多。

憑心而論,梅婉婷還是長得很清秀的,眼見得她眼中珠淚盈盈,就要滴落,台下眾人都有不忍之色。不過她既是上了擂台就得分出勝負,再說道理,這是打擂默認的規則,別人也無話可說。

寧小閑搖了搖頭:「這笨姑娘還是這麼衝動傲氣。現在廣成宮大典在即,最怕有人非議,她若受了委屈,以外賓身份直接向廣成宮抗訴就成了,對面這男子顯然是廣成宮弟子,自有師門收拾他,為何非要打擂台去報仇?」

男人們都沉默著,只有窮奇道:「女人的心思,我等猜之不透。」

梅婉婷屢次擊不中對方,更是心浮氣躁,手中的劍都有些抖了起來。她自小被梅掌門視若明珠,養尊處優慣了,哪裡受過這等氣,兼之對敵經驗嚴重不足,對面的男子雖和她同為築基中期的修為,她卻說什麼也打不中對方。

就在此時,她耳邊響起一個聲音:「劍指西,他左肋下三分處!」

有人傳音給她!梅婉婷一怔,手裡的劍不由得頓了頓,對面男子嘿嘿笑道:「梅姑娘,可是終於捨不得我了?」說罷伸掌來抓她手腕。這人上烏光點點,顯然神通都煉在這雙手上。梅婉婷卻沒顧得上理他,因為她分明地看到,這男子向西側走了一步,她若按聲音提示的去做,現在就已經攻到他的肋下了!

暗中傳音給她這人,當真是存心幫她的。

此時這脆生生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背向他,疾退而進。」梅婉婷心中一喜,來不及思索這聲音為何略感耳熟,一概照做就是。但這姿勢未必太古怪了,她居然對男子伸來的手掌不管不顧,反正轉過了身,以背向著他撞了過去,彷彿投懷送抱一般。

別說這男人怔了一怔,手上一緩,就連台下的觀眾也驚奇無比。卻見梅婉婷欺身而上時,一個肘擊,雙足一錯,身形轉了過來。

那清脆聲音又冷仃仃響起:「以拳擊其面門,未中而伸指彈擊,待其仰喉而出劍!」

她一步欺到男子身前,左手揚拳直擊他面孔。後者長笑一聲,平平向後滑開一小步,他存心賣弄,這動作瀟洒又標準,贏得台下一陣鼓掌。可是掌聲才剛起,梅婉婷左手由拳變掌,纖細五指突然張開,如彈如拂,直向他眼睛上招呼!

男子想不到她還有這一手,可是姿勢已經用老,只好將頭向後一仰,以期躲開這摳眼的一擊。他既將頭仰起,就露出了咽喉這等要害部位!梅婉婷等這機會多時,嘴角便露出了冷笑,右手輕揚,灌注了靈力的長劍一抹而上!

她在長劍上附了火攻之力,一旦抹中對方喉頭,不僅會割斷氣管,連皮膚都要燒得焦臭。這男子此時已避無可避,眼中終於露出了惶急之色。

此時,台下終於有人大喊一聲「住手」,一道流光飛上來,叮地一聲將梅婉婷的長劍擊偏了。隨後,有一名金丹期修士飄然上台,對梅婉婷搖頭道:「小姑娘,你已經勝了,不要再下狠手。」卻是廣成宮派來守擂的修士。

梅婉婷怒道:「他先對我動手動腳,言語又不幹凈!此事,我赤霄派必不干休!」旁觀眾人恍然,她果然是受了男子調戲不甘心,才約了對方打擂台。金丹期修士狠狠地瞪了落敗男弟子一眼道:「大典在即,你竟敢怠慢貴客,自去無過峰領罰!」調戲女修不是什麼大事,但這傢伙居然還敗在人家手下,那真是丟廣成宮的臉。

男子剛從梅婉婷手下逃得性命,面色兀自青白,也不敢爭辯,灰溜溜地去了。金丹期修士問明梅婉婷身份,得知她是和梅掌門同來觀禮的赤霄派門下之後,和聲道了幾句歉,見她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樣,心頭不禁有氣:「果然是小門小戶出來的,沒見識,對我廣成宮之人竟然如此無禮。」心中又覺得奇怪,這女子剛才揮劍分明都亂了章法,怎地突然下手又狠又辣,直欲取人性命?

他自不知道梅婉婷有人相助,並且出手相幫的這人,本身習的就是不死不休的搏命技巧。若換了寧小閑自己出手,還要狠辣數倍,他都不一定來得及救人。

梅婉婷現在無心搭理他,只想著剛才出聲相助的女子是誰,為何聲音聽起來總有些耳熟。她常年住在赤霄山上,打過交道的女修不多,這人為何又出手助她?她疑惑地向台下眺望,恍惚間似乎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寧小閑確實正在向人群之外走去。長天也正在問:「原本在赤霄派,你不是挺討厭她的么,為何現在出手相助?」別的修仙者,越修仙心越硬,惟獨他的這個丫頭,心腸卻是越來越軟了,這樣下去可怎麼是好?

「你還記得在赤霄派里,我為了殺獰獸,弄壞了她的累珠疊紗粉霞茜裙么?當時她正要盛裝打扮去見權十方。」她不等長天接話就接下去道,「冤有頭,債有主。那一次她沒有得罪我,反而是我無端弄壞了她的裙子,心中始終有愧。」

「修仙之人,不也是講因果報應的么?現在我在擂台上幫了她一次,我們之間兩清了。」

正說話間,身後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似是沖她而來。寧小閑皺了皺眉,停步回望,卻見梅婉婷走到了她身後,伸手正要來攀她的肩頭。

「你?」她這一回頭,梅婉婷又愣住了。面前這女子無論是背影還是面容都有點兒熟悉,似乎在門派中見過,可她只是個凡人。

寧小閑很有禮貌道:「這位姑娘,可是有事?」

這女子的聲音,和剛剛傳音給她的人好相似!梅婉婷吞吞吐吐道:「你剛剛就站在擂台下,可是看到有一名女子,她……嗯……唉,算了,她是傳音給我的,你多半也不知道!」

她多看了寧小閑兩眼,突然話鋒一轉,「我想起來了,你在我們門派的小廚房裡幫過佣,怎會到這裡來?」

居然真被她認出來了!寧小閑一呆。她這一年中形貌變化很大,梅婉婷原本對她印象又不深,居然能認出來,實在太令人驚訝了。看來這梅大小姐也不像她原本想像的那樣是個大草包。她轉了轉眼珠道:「辭了赤霄門的工作後,我就隨朋友來了西邊……」

話未說完,就被梅婉婷打斷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幾眼,眼中似有不屑,又有些同情:「現在你在廣成宮幫忙了?可有住處?」

她以為寧小閑在廣成宮做回了老本行,畢竟這裡即將舉行大典,許多瑣碎的事務都要由凡人來做。

「……我今日才到……」

「行了行了,那先跟我走吧。赤霄派被分配在螭珠峰,離廣成宮的後廚很近。你要過去,隨時都可以。」

「啊?」她再次一呆。

「啊什麼啊。你好歹也是從我門中出來的,如今在這裡人生地不熟,自然要先靠著老東家了。先跟我回去吧。回頭我再將你送去廚房。」梅婉婷不耐煩道,就差說一句「我罩你」了。

難道在赤霄派的一年裡,她都看錯了這位大小姐?除了愛擺大小姐脾氣之外,她身上還有急公好義的優點?寧小閑正在怔忡,就被梅婉婷拉走了。

寧小閑苦笑。從頭到尾,她都沒機會說出完整的一句話,只要她開了口,這位梅大小姐必定要打斷她。她只好匆忙向站在一旁的塗盡使了個眼色,令他自行回去。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