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52章九穗禾

第252章九穗禾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26 10:43 | 本章字數:3277

神魔獄中人面面相覷,都覺得女人好生不可理解。只有寧小閑隱隱猜到,梅大小姐恐怕是在廣成宮受了氣,又以為寧小閑她飄零到廣成宮門下打雜,頓時與她起了同仇敵愾之心。

螭珠峰離她所住的鶴鳴峰很遠,但果然離廣成宮的後廚很近。梅婉婷一提起這裡就有些怨言,顯然覺得廣成宮將赤霄派分配在這裡太過小視了本門。不過寧小閑落地之後,才發現暫住螭珠峰的仙派,不止赤霄派一家。想想也便明白了,參加觀禮大典的仙派妖宗有兩百個之多,若是一門安排一峰,哪裡安排得下?

朝雲宗這樣的大派自然可以獨佔一個山頭,其他的小門小派,對不起,只好擠一擠了。

赤霄派見隨同大小姐歸來的還有一個女子,細看之下,還有不少人認出了寧小閑,都沖她淡淡點了個頭,盡顯修士對待凡人的倨傲。只有一人從門內走出來,見著她一愣,熱情道:「寧小閑!」上來想一個熊抱,眼角餘光看到梅婉婷正望著這裡,又尷尬地收回了手,在腦門兒上摸了摸。

這傢伙年齡不及雙十,濃眉大眼,也是故人。寧小閑奇道:「餘姚師兄,你怎會在這裡?」可不就是在四平縣一起抓過蝠妖的朝雲宗弟子餘姚?快一年未見,這少年身量長高了不少,眉間也開始散發出勃勃英氣。寧小閑看出,他的修為已經到築基後期了,想來自身資質也是不錯的。

話說,廣成宮大典是難得的觀摩機會,各門各派也都只帶了得意弟子前來。

「我……來找人。」一向爽快的餘姚突然間有些吞吐,向著梅婉婷望了一眼。後者見他倆交談,也慢慢踱過來道:「怎麼,你倆認識?」她就奇怪寧小閑原本不過是個凡人,如何會認得餘姚?

「認得的。我跟著權師兄在四平縣除妖時,寧姑娘幫了我們不少忙。」餘姚轉向寧小閑。突然擠眉弄眼笑道,「啊,我說方才見到權師兄,為何覺得他跟平時不一樣。笑得快露出後槽牙了,原來你也來了廣成宮!你一會兒可要跟我去找權師兄?」

寧小閑卻是知道權十方一向含蓄,「笑得露出後槽牙」云云不過是餘姚自己的想像,但他形容得有趣,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這一笑,眉眼先彎,鼻子也微微皺起,隨後紅唇便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餘姚瞧得一愣,不知為何心裡砰砰直跳,只覺得這個姑娘與在四平縣遇見時。竟是大不一樣了。

他這才一失神,梅婉婷的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

寧小閑敏銳的八卦之魂突然意識到,這兩人有奸|情!不對,是有私情。

梅婉婷輕咳了一聲:「你說的權師兄是誰?朝雲宗還有第二個姓權的弟子?」

餘姚奇道:「沒有呀,就是權十方師兄啊!」

梅婉婷頓時瞪圓了眼:「權十方師兄。見了她會高興?」她轉向寧小閑,輕叱道,「你怎會認得權師兄,你二人又是什麼關係?」她也曾傾心於權十方,耳聽餘姚說這女子令權十方心悅之,先是不信,下意識地又對她有了些許反感和抵觸。

這女子不過是她赤霄派里的廚娘。螻蟻一般的人物,怎可能被朝雲宗最炙手可熱的帥哥看上?祖墳冒青煙也沒可能!

「朋友而已。」寧小閑笑了笑,明白她的心理,轉身對餘姚道,「朝雲宗那兒,我就不去了。其他人就未必歡迎我。還是大典上再見吧。」向兩人道了別,喚出七仔變回了白鳥,騰空而去。

白色重明鳥一出現,梅婉婷就直了眼。她何曾見過這樣神駿的座騎,尤其這白鳥身上妖氣濃郁。一望就知道是強大的妖怪。直到寧小閑駕鳥而去的身影消失在遠處,梅婉婷才拍著自己胸口,喃喃道:「怎會這樣,我……我還以為她只是個凡人!」寧小閑既連這樣的妖怪都馭得,本人又會弱到哪裡去?

餘姚轉頭,見她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笑道:「寧姑娘若是普通人,權師兄又怎會喜歡上她?」卻是梅婉婷轉念一想,寧小閑既然也是修仙者,那麼擂台下的傳音,十有*就是她所為。自己欠了人家這麼大一個人情,卻還將人家當作了來廣成宮幫傭的凡人,還將她拖來了這裡。

她脹紅了臉,好半天后又轉了轉眼珠,拉住餘姚,要他將寧小閑之事一一說來。

寧小閑此時已經到了廣成宮的藏經樓門前。一年前,梅大小姐還是她這個無靈根的廢材必須仰望的貴氣人物,現在么,無論是修為還是見識,都已經被她追上並且甩在了身後。人世間的浮沉起落,果然沒有常理可循。

不過是個小插曲,這事件連同感慨,轉眼就被她丟了在腦後。現在七仔就飛在藏經樓前,這是仙派存放功法和法器的地方。這樓至少有三十多丈高,外表飛檐斗拱、金碧輝煌,賣相極佳。每個門派存放功法的地方,都會建得極盡宏偉,這也是派中門面所在。長天看了一會兒,突然道:「這樓宇大概用了須彌芥子之法,又在樓里重新開闢了空間。」

「什麼意思?」她一下子沒聽懂。

「意思是,藏經樓的真正大小,是你肉眼所及的好幾倍。」塗盡插口道,「廣成宮這樣的大派,收藏的功法和寶物,至少過十萬之數。若不在樓內另開空間,如何存放得下?」話里流露出淡淡的思緒。

寧小閑瞭然地看著他。塗儘是個寡言少語的人,若不是這裡挑動了他的神經,也不會突然開口。想來雲霄殿在一千多年前如日中天的時候,大概藏經也有此數吧?

如果她身具靈根,大概此刻也和多數仙派弟子一樣,在門派內汲汲營生,努力向上爬,或者行走人間完成師門任務,以換取門派的功法或法器,雖然安逸,卻不知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她參觀的下一處地點,是廣成宮的玉田。各仙派都開闢自己的田地,以種植靈米,比如赤霄派的雲仙米,就一定要種植在鋼田上。而廣成宮為本門中人所栽種的,則是當世品階最高的九穗禾!

傳說上古之時,有丹雀銜九穗禾,其墜地者,被人所拾並植于田,食者可老而不死。廣成宮所種的靈米,當然不是上古之時的九穗禾了,但敢以此命名,卻至少說明這靈米當中蘊含的靈力十分驚人,同樣種植起來的消耗也十分驚人。因為這種靈米,乃是種在玉田之上的。

寧小閑面前,便是一望無際的玉田。風兒吹來,長相與一般稻子無異的穗禾頻頻點頭,露出了底部的田地——她這才看清,九穗禾田,其實就種在一條碩大無比的青玉礦脈之上,每日汲取玉之靈氣,才能結出天下一等一的靈米!

這場景,對初見者來說太震撼了,她都能聽到空中其他散修的抽氣聲。凡間難得一見的寶玉,在廣成宮中不僅俯拾即是,居然還被當成最普通的花泥,闢作了漫山遍野的稻田。這個仙派之財大氣粗,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她現在最想的,就是偷幾粒稻穀,回去種在神魔獄之中。管它含有多少靈力呢,息壤可以十倍增之!若有熟悉她的人此刻站在身邊,就能看到她雙眼冒出灼灼類賊的精光,正是寧大小姐不顧一切地想要掠走某樣東西的眼神!

據長天預計,這靈米中所含的靈氣,是她每日食用的夢黃粱的十倍不止!現在神魔獄裡玉膏的產量有限,每天只能服用幾顆而已,若能取得這九穗禾的種子,她從食物中能夠汲取的靈力可就多了十倍呀。

不過這個目標要達成,很不容易。每個仙派都嚴禁靈米仙種外流,廣成宮自然也不會例外。莫看這門派正大光明地將玉田袒露給所有人看,真有哪個不開眼的潛進去想偷幾粒種子,迎接他的包管是層出不窮的陣法攻擊。這一瞥之下,長天至少認出來玉田周圍藏著七八種陣法,若無廣成宮弟子的銘牌,等閑人物根本進不去。

不過,她是等閑人物么?若此時只有陣法守護,那她倒是夷然不懼。寧小閑眼珠一轉,已經打定主意,非要弄到兩穗不可。不如今晚來試試?所謂風過留痕、雁過拔毛,她既已入寶山,又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大概是她離得太近了,凝望的時間又太長,玉田中飛起兩道流光,停在了她面前,卻是守田的兩名弟子,恭敬但有禮地請她離開。

她看著很像壞人么?七仔也不忿地輕鳴一聲,掉頭飛走了。天色尚早,她讓七仔一個旋身,往多寶閣飛去。

這又是一個氣勢恢宏的建築。多寶閣原本是廣成宮為門下弟子所建的以物置物場所,大典前也向所有外客開放,其功能和岩城的互市差不多,也是讓大伙兒自由買賣的地方,不過這裡的守衛力量自然不是岩城可比的。

經過多年的發展,多寶閣不僅在廣成宮內,甚至在南贍部洲整個中南部地區都頗為有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