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67章夜釣

第267章夜釣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7-31 10:31 | 本章字數:3363

「善,大善。」他正尷尬間,見她主動解圍,大喜,趕緊將手中的漁貨遞了過去,順手又在白沙上抹了兩抹去腥。

這動作,哪裡像個威能無儔的修士,反倒似個尋常老人。他提起酒葫蘆灌了兩口酒,看寧小閑手腳麻利地掏掉了魷魚肚腹中的烏墨和雜碎,又將外層的紫衣剝掉,這才找了樹枝穿刺,放在火上燒烤,她一邊翻烤,一邊還往魷魚身上灑些黑色、棕色、白色、紅色的粉末,若不是老人藝高人膽大,恐怕還真未必敢往嘴裡送。

不過,味兒是真香哪。她在魷魚身上多划了幾刀,入味入火候,很快便烤熟了。這老人拿過樹枝啃了一口,就兩眼放光,三下兩吃完了,又去撈下一串。寧小閑才細嚼了小半串,他就把場面上的魷魚都一掃而光了。這小魷魚的味道本身就很棒,腹中鼓鼓囊囊地全是籽,吃在嘴裡又香又有嚼勁兒,加上調味之後,又增色五分。

「小姑娘,這是什麼調料?」他指著形似草籽的其中一味問道。

她瞅了一眼就答道:「孜然而已。這在西域已是常見的調味。」看來這老人已經太久沒有下山,否則怎會不知道世道變化?

「好吃!我再去釣些魷魚來!」說罷,從自己的儲物空間里摸出一根青竹釣竿,又往湖水中走去。

他還真用釣的?!寧小閑瞪大了眼。有這等神通在身,都不須沾濕了手就能將大把獵物從水裡撈出來了,他為何還要老老實實拿漁具去釣?都說修為越高的傢伙越古怪,此言誠不虛也,就像她家長天,其實也成天怪裡怪氣地心事頗多……

唉,為什麼又想到他身上去了?寧小閑你這個沒出息的。她臉上一紅,站起身拍落襟上的細砂,也向水面上走去。她身體再輕盈。這鹹湖水也不能將她托起,所以她將神力運於足底,輕輕巧巧地踏了上去,將湖水的浮力變成了斥力。從而能在水上踱步而行。這老人還是踏在水面上的,她的足底則與湖水相隔一厘,各有千秋。

那老人正站在深水之上垂釣,見她施施然走來,轉頭多望了幾眼,面上有些意外之色。這個小姑娘的氣息,很有些古怪,身上的力量不是靈力,也非妖力,連帶著她的道行程度也不好判斷了。他看著這個小姑娘緩緩走到自己身邊。面色從容、不卑不亢,不由得有些感觸: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少年人敢這般靠近自己了?

「你站在我身邊,會嚇跑魚兒的!」雖是這樣說,話里卻沒有多少責怪。反而有些懷念的意味。許多許多年前,也是有人這樣對自己說過。

寧小閑捂嘴輕輕笑道:「您這樣釣,要釣到啥時候?」

「兩個時辰吧……」他一臉的不確定。

暈了,她來之前,老人釣了兩個時辰才釣著四條魷魚?這速度,到天亮了他們也吃不飽。最重要的是,她可沒辦法在水面上堅持站住那麼久。她是神力消耗大戶。

她忍笑道:「可要晚輩出手相助?」

「不成!」老人正色道,「須得用釣竿釣起來不可,否則我用點術法,魚兒就自己蹦進我手裡了,還用得這青竹竿么?」他竟是非要玩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那一套,好生矯情。

這老頭子哪根筋抽了?不過她有辦法。寧小閑眼珠子轉了轉道:「若我有法子加快您釣魚的速度呢?」

「這個可以有!」老人果然點頭。將信將疑道,「你能讓魚兒自動咬鉤?」

自然是能的。如果塗盡在此,大不了讓他化出分身下去勾yǐn魚兒咬餌,不過他不在這裡,況且大修士也是有尊嚴的。所以她要用的是另一種辦法。

凡人的辦法。

「小事一樁耳。」她從懷裡掏出瑩光草,溫柔的白光瞬間照亮了身旁兩三丈範圍,恰似在黑夜中點起了一盞明燈。

老人奇道:「這是?」

「多數魚兒都喜歡光亮,在這麼黑暗的夜晚,怕不得趨之若鶩?」她抿唇一笑,「老人家,看好您手中的釣竿吧,魚兒馬上就來了。」

小魷魚也是趨光性的夜間出遊生物,她剛才用神識探查了一下,這鹹水湖的上層水域里果然有大量的小魷魚正在緩緩遊動。

果然,過了小半炷香功夫,瑩光草下方聚攏的各色魚兒越來越多,個頭也越來越大。許多魚兒在水面打著撲騰,都想更親近光源。不過幾十息,老人果然喜道:「咬鉤了,咬鉤了。」伸手一提,一尾大青魚被他甩出湖面。

「果然有用!再釣,再釣!」

他繼續拋竿,寧小閑也不言語,只管拿著瑩光草站在水面上,充當誘魚燈。

半個時辰後,老人就釣上來十二條小魷魚,還有其他各色雜魚若干。他也是奇特,只留下了魷魚,其他魚兒都扔回了水裡。

接下來,照樣是寧小閑出手,將這些魷魚整治了一番,只不過他吃到第三頭就停下不食了,啜了啜手指頭,撫著肚子道:「好痛快!」他灌了兩口酒,才接著道,「小姑娘,你今日幫了我,可要什麼補償?」

「不敢。」她恭敬道,心裡卻悄悄道,你有什麼天才地寶,法器靈寵,都給了我吧,我不嫌多咧。

老人低低喟嘆了一聲:「我三歲被廣成宮收留,是師兄一手將我帶大。當年除了代師父傳課授業,他便常常帶我來這湖心島釣魚烤魚,至今已過了六百餘年。余從不敢忘也!」

「如今他人呢?」她順口問道。

「已殞。這麼多年,雜事纏身,竟到今日才得空來此憑弔一番,可嘆,可嘆哪!」說完閉目,半晌不言不動,似是睡去。

她以為修鍊到這等精深地步了,應該早已天塌不驚,心如鐵石,怎麼他反倒傷春悲秋,遙祭往事?

長天知她心裡疑惑,出聲道:「他在渡劫前,要將心事心愿都交割清楚了,如此方能安心,渡劫時也會更多幾分把握。否則留著遺憾去挑釁這天地之威,不過是在心防上設個空缺讓心魔趁虛而入罷了。他從小在這裡釣魚吃魚的記憶,就是他的心結。他今日依著原來那般重做了一遍,為的是補起心中最後一塊缺憾的碎片。」

她恍然。難怪以老人的神通,還非要堅持魚竿釣魚,難怪以他身份之尊,還要自己洗剝魷魚,原來這麼些做法,不過是為了將往事都「放下」而已。

良久,老人睜開了眼:「你助我完成了心愿,我該酬勞你才是。」他自懷裡取出一塊淡紅色的石頭,遞給了靜靜趴在一邊的七仔。

這石頭只有拇指大小,呈不規則形,色澤黯淡,裡頭看起來還有雜質。可是七仔見到它就兩眼放光,一口叼起來吞了下去,竟是急不可耐。

她奇道:「這是什麼?」七仔破天荒地沒有理她,只是閉著眼,蜷起身,似在運行法門。

老人呵呵一笑:「這是我無意中得來的補天神石,據說對妖類的晉級大有好處。嗯,你這重明鳥已摸著了大成後期的門檻,估計吞了這石頭之後,很快就能突破大成期,進入下一階段萬象期了。我這廣成宮裡除了兩隻鎮山神獸之外,也沒有別的靈獸能讓我看得上眼,不如就送給你了吧。」

她大喜,連忙站起來向老人稱謝。七仔的修為進展一直比較緩慢,自從跟了她之後天天服用玉膏,這才快速增長起來。不過補天神石是許多妖怪,尤其是禽妖的大補之物,這麼一小塊就足以讓它很快晉陞到萬象期了。

她不過就給這老人順手烤了幾條魷魚,就得了這麼大的好處,只能說七仔的機緣到了,也說明廣成宮這老頭子手裡寶物實在多,隨便拿出一樣都能讓常人咋舌不已。

老人擺手道:「無須多謝,這等關頭,我可不會再多欠人情。」她知道「關頭」指的是天劫即將到來之時,他不會給自己心裡再留缺憾,該還的都要還上,不能再欠人情。

隨後他皺了皺眉道:「奇怪,怎地還沒來?」

他還在等人?寧小閑心裡一動,微覺不妙。能讓他相候的,修為肯定差不到哪裡去,老頭子好端端地還不在自己的地方待客,偏偏跑到這湖中孤島上來會晤,想想也知道有些不可告人之處。自己火候尚淺,留在兩個陌生大能身邊有些危險。

可惜他話音才落,長天就低聲道:「有人來了。這人聲勢有些凌厲。」遠方的水面上,果然施施然走來了第三個人。

這人高冠白袍,身材修長,外貌在三旬左右,面白無須,原本也生得俊朗,可惜嘴角和眼角都微微下撇,顯得太過冷厲。他背著手走在湖水上,顯得悠然自得,乍看之下並不出奇,長天卻提醒她:「同為渡劫期大圓滿,修為還在這老頭之上,你且看他腳下。」

她凝視望去,這人步伐與常人無異,但每一步踏出去之後,腳下的湖水就變得完全靜止不動,連波濤紋理都如鐵鑄,似乎凝成了堅實的硬塊任他踩踏一般。但當他踏過這一小段距離重新邁步之後,被禁錮的湖水又重新涌動起來,奔流不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