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70章伏擊

第270章伏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01 10:36 | 本章字數:3239

對修仙者來說,從哪個角度進攻她這座小樓不是一樣?這群迂腐的獃子,難怪之前總被七仔耍得團團轉。

可是她也怒了。天嵐別院這幾人,兩次三番尋她麻煩,真當她是好捏的軟柿子不成?當日打傷她的仇怨,正好今日和他們細細算來。她向塗盡打了個眼色,後者知機地露出一個獰笑,身形慢慢隱入了黑暗中。

她猜得沒錯,老k臉幾個人自忖堂堂修士,的確從未做過這般入室剪徑的盜匪之行,心理上有些不適,但並不妨礙他們來找寧小閑的麻煩。觀禮大典再有幾個時辰就要舉行了,盛會之後,要上哪裡再去尋這奸滑似鬼的一人一鳥兒?

老k臉倒是知道散修都住鶴鳴峰,可是打聽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才知道到她的住處,怎會輕易放過。他們也知道,在廣成宮內動手是犯了人家忌諱的,所以一切最好都靜悄悄地進行,不過料想以一名元嬰期、兩名金丹中期的陣容,放倒寧小閑和七仔應該不成問題。

月光晦暗不明,小樓中的一切也看不甚清楚。老k臉看了看面前高高的院牆,還沒有喪心病狂到一頭扎進去:誰曉得裡面會有什麼陣法、禁制在等著他?

他想了想,拿出一個巴掌大的東西,類似於放大版的松塔,只是色作紫金,亮閃閃地很是漂亮。這東西拿出來之後,他往裡面輕輕吹了一口氣,頓時從松塔中飛起一群細蜂來!這些蜂子長得比蜜蜂還要小上兩號,但顏色卻是赤中帶黑斑,顎上有巨螯,蜂尾的紅針閃著淡淡的光,顯然不是好相與地。

蜂類飛行時的嗡嗡聲一般不小,但這種蜂飛起來卻是無聲無息,乃是偷襲的一把好手。

這一窩峰子總共也只有十來只,雖然模樣古怪些。但身量太小,分散到偌大的院子里就很不起眼。這樣花香滿院的小樓里,每一片葉、每一朵花上站幾隻小蜂,又有什麼值得注意的?但老k臉自然不是放它們進去給寧小閑院子里的植物授粉的。這種蜂稱為叮嚀蜂。與主人靈性相通,能夠行偵察、叮咬、傷敵的作用。

這種異種毒蜂能突破多數修士的護體罡氣,蜂尾上的毒針雖然看起來獰厲,並且也的確有蜇中敵人之後釋放齣劇毒的功效,但真正的殺手鐧卻是腹下的六足。其上也有小而尖利的刺,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劃破人與獸的皮膚,將足上的粉末投入血液里,就可令敵人產生強烈的幻覺。修士們可以免疫多數毒素的侵襲,但這種致幻的粉末卻不屬於毒物,因此對修仙者亦產生效用。

老k臉暫時還不想取了寧小閑的性命。今趟如能生擒那是最好不過,所以下了幾個指令之後,蜂群就在夜色掩護下悄悄飛進了小院里。老k臉等人也不著急,在樹蔭下負手站了一會兒。

果然過了一小會兒,兩隻小蜂飛了出來。在他面前繞著圈飛了個0字,這是代表院中沒有陣法了,否則蜂兒會有所察覺。至於結界,叮嚀蜂能飛得進去,就說明院里本身沒有設下禁止進入的結界。

看來,對方不知自己等人的到來?老k臉正在沉思,又有兩隻蜂子飛回來。在他面前交叉飛舞了兩下,按照訓練的口令,這是代表了「二」字,表示小樓里有兩個人。那便應該是寧小閑和大白鳥七仔了。幾個人互覷了一眼,面有喜色。目標在這裡就好,他們就怕這一人一鳥大半夜地不調息打坐跑出去了。那他們才是白來一趟。

又等了一會兒,再沒有蜂子出來了。老k臉的面色變了變,心知裡面有異,否則還會有蜂子出來通報情況。他們藝高人膽大,既知沒有陣法和結界阻路。那麼光憑裡頭的兩個人還難不倒他們,因此也不再猶豫,馭起法器飛進了小院。

他們雙足才剛剛落了地,小樓的扉門就吱呀一聲自己開了。廳內頓時燈火通明,寧小閑正坐在椅子上,端著一盅清茶細品,七仔卻不見蹤影,他的那一窩叮嚀蜂,也不見了蹤影。

這個小姑娘一個人端端正正地坐著。牆上的夜明珠很亮,將她的影子在地上拖得很長很長,更顯她的嬌小和孤單。她將茶盅慢慢放到桌上,抬起來的臉龐有些蒼白,下巴尖尖地,帶有三分楚楚動人,就連在場的四名修士,見了她的一瞬間都生起了好些憐惜之意,覺得自己堂堂元嬰期/金丹期修士,欺負這樣一個弱女子,算什麼英雄好漢?

不過老k臉到底道心堅定些,也就是恍惚了一下子便回過神來,轉頭見身後的三個同門痴痴看著前面的小姑娘,眼裡露出同情、不忍的神色,頓時臉色一沉,輕喝一聲道:「你這女子,竟使妖法!」

他的聲音中帶上了神通,頓時將三名修士從迷思中驚醒。這三人互相望了一眼,面色均是一紅,暗道慚愧慚愧,居然著了一個小姑娘的道兒。

寧小閑心底暗嘆道:「領會的時間太短了,火候又不夠,不然光憑這一招,就可以將他們交待在這裡了。」口裡卻是不認輸的,微叱道:「修仙之路堂堂正正,你們幾個偏偏違反廣成宮禁令,在三更時分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潛入女子居室,所為何來!」

她剛剛使出的不是低級的媚術,而是「見微知著」配合著惑心術的運用。「見微知著」之所以被長天推薦,是因為它不僅僅對敵有效,可以覺察出敵人的薄弱之處,也同樣可以用在自己身上,正是示敵以弱!

將自己的最強之處,偽裝成弱點來引敵攻擊,這門秘法就有這等作用。不過寧小閑今晚剛剛見過了白擎,後者所達到的「景隨心動」那一層境界,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剛才吸取月華時,就在反覆思量此事。

她雖不能像白擎那般真正地令周圍的空間為己所用,但她可以通過小小的手段、小小的布置讓周圍的情境更有利於自己,再合作上惑心術的使用,竟然當真攪亂了這幾個修士的心神!

老k臉此行建議本來就沒有得到全票通過,有兩人即提出過反對,最後還是看在他是領隊的面子上勉強同意過來的。現在寧小閑這樣一說,那反對的兩人立刻便想道:「是啊,我們這麼夜半無人時來欺負一個小姑娘,若被旁人見著了,我天嵐別院的威名掃地!」

老k臉也是人精,看到兩名師弟臉上的不豫之色,趕緊傳音道:」速度將這女子拿下,莫要驚動了旁人即可!「那兩人一想也是這個道理,面色也變得堅決起來。

在寧小閑的神識中,這幾人身體緊繃、眼珠亂轉,顯然是要伺機動手了。她心中一嘆,輕聲問道:「我真想請教,你們為何一口咬定,貴派的秘寶一定是我盜走的?」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把握不住可就別怪姑奶奶了。

老k臉還未回來,另一名金丹期修士就喝道:「我們路上便接到了消息,護山大陣被攻破之後,有賊人入內,盜走了鎮派之寶!如非是你的同夥,還有誰能知道我門派的護法大陣失效?」

寧小閑眨了眨眼:「還有你啊!」這話說得金丹期修士一噎。老k臉等人隨後就見這姑娘伸出了蔥白纖指,一個一個遙指過來:「還有你、你、你啊。以及天嵐別院的所有人,上到掌教,下到掃地的,豈非都是活著的大喇叭、傳聲筒,說不定都知道了護法大陣失效之事,憑甚就是我走漏的風聲?」

老k臉頓時語塞,怒道:「妖女,你這是巧言令色!」

「鮮矣仁!」寧小閑替他接下去說,而後正色道,「老k,哦不,這位道友,我是真不願令派誤抓了好人,卻還令真兇逍遙法外,那可真是親者痛、仇者快了。我自從被你打傷之後一路西行到了這裡,你算一算時間,哪可能返回貴派去偷搶東西?」

老k心知她說得不無道理,但自己惟一的兒子死在護寶的戰鬥之中,這份仇怨卻是必定要找個出氣筒的。他臉上陰晴不定道:「我派中的因果鏡只出現你的白鳥身影,可見只有它潛入過我派大陣。你想爭辯也可,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也可,卻要雙手就縛,讓我領你到天嵐別院的主事堂前面去接受問訊!」

這幾個傢伙是不到神魔獄心不死了。寧小閑咬唇道:「我或束手就擒,你們可會保證我的安全?我會不會半路突然暴斃?」她這話說得誅心,老k臉身後有人面色微變,可是老k臉卻喜道:「你若肯跟我們回去,我們自會護你安全無虞!」

寧小閑低下了頭,半晌後才下定決心,連肩膀都耷拉下來,低聲道:「那好吧,為證清白,我跟你們回去就是。」她輕輕嘆了口氣,閉起了眼,將雙手腕脈前伸,似是放棄了抵抗。

老k心道,這女子知道的東西倒不少,竟曉得我門派有結金枷,只要枷在手腕上就能封住修士的一身修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