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74章人去樓空

第274章人去樓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03 10:36 | 本章字數:3338

不過他回頭又思量,李建明找來的那丹師據說年齡尚幼,就算昨日拿到蛇舌草開始研究,今日想拿出成品也是不可能的。

這世上即使有天才,也不可能在一天一夜之間就研出化神丹;即使煉出來了,也未必能達到百分之三的破境提高率。只要低於這個效果,他便有理由令徐弄幽與他同仇敵愾,一同收拾李建明了。

想到這裡,他面色稍霽。

徐弄幽雖非廣成宮之人,但他輩份擺在這裡,他既說要等,那麼大家肯定就要陪著他一起等。

貴客上門,多寶閣內自是擺起精饌伺候。修仙之人的吃食不似凡人那般油膩,廣成宮內又多珍品,這一頓下來也算是賓主盡歡,李建明與裴於遠兩人心中各懷鬼胎,從頭到尾互不相視,也都樂得眼裡清靜。

======

時間滴答而逝,轉眼一個時辰過去了。

宴席已經撤下,連清茶都已經斟過了三四杯。徐弄幽終於忍不住問道:「李副主事,你與那位丹師所約,到底是幾時?」

李建明早就急得腸子都要糾結在一起,偏偏臉上還要裝作若無其事道:「便是約在辰時。」

一個時辰可是包括了兩小時的。而兩小時後,觀禮大典可就要開始了!

不等其他人質問,妙天雪也冷下了臉道:「胡鬧!觀禮大典在即,豈可約在這等尷尬時間?」

李建明苦笑道:「這時間是約得不好,可是我原本只當這是我二人的交易而已,哪知今日裴副主事能請得動各位一併前來見證。丹師說不定還在煉丹,此時再去擾她更是不妥!」

徐弄幽點頭道:「李副主事說得在理,這是我們自己硬湊上來的,再等等吧。」

裴於遠見這老頭子還幫著對頭說話,心裡一直暗罵他老糊塗。

又過了兩刻鐘。

天色早亮,紅日也在一個時辰前就從雲海上升起。眾人翹首以盼,妙天雪更是交待了好幾次。一旦有丹師手持化神丹而來即刻通傳。

可是多寶閣的門童,始終便沒有過來。

形勢於己一片大好啊,裴於遠輕咳一聲,待眾人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這才道:「李副主事,辰時已到,你所說的丹師可並未到場。現今,你還有話好說?」

李建明肅然道:「她絕不會失約!請再許一刻鐘時間。」

妙天雪秀眉顰起:「他如今可在廣成宮內?你告知方位,我派人請他前來便是。」

李建明遲疑道:「這個……」事到如今,他還想謹守承諾,不願將寧小閑的身份暴露出來。

妙天雪怒道:「這位丹師又不是住在什麼見不得人之處!現在這是我多寶閣的大事,李副主事,決定權已不在你。」

寧小閑再不露面,自己不僅職位難保。恐怕還要接受門規處置了。李建明猶豫了半晌,這才長嘆一聲道:「她住在鶴鳴峰上,我親自去請她前來便是。」

裴於遠截口道:「李副主事,這裡還需要你主持,另派個人去吧!」又冷笑道。「鶴鳴峰?那是散修和獨修的妖怪住的地方,你所謂的煉丹大師,就住在這裡?」

這小人以己度他,竟是怕他跑了!李建明冷冷盯了裴於遠一眼,這人是要把他逼到絕路上。以往兩人雖不睦,他卻從未像現在這樣起了殺心。

其他人聽裴於遠這樣一說,心裡也都有些動搖。哪怕是徐弄幽,眉頭也皺了起來。

煉丹一道如此艱澀難行,與丹師手裡的銀財也大大有關。修道之人講究「財、侶、法、地」,而丹師對財、地的要求比起普通修士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用膝蓋想也知道,要成為合格的丹師,手上不曉得要煉廢多少爐丹藥。哪怕是築基丹、結金丹這樣的靈丹。成功率都是低得可憐,期間所消耗的天才地寶,哪一樣不是要用靈石換來的?

若要修鍊至弄幽先生這樣的境界,那砸進去的靈石都要以千萬為單位來計算。這樣的耗錢大戶,是需要傾全宗全派之力來供養的。以廣成宮這種名門大派之能,供了這麼多年還供不出一個弄幽先生來,李建明所結交的那位丹師,竟住在鶴鳴峰!

鶴鳴峰是什麼人所住?只有散修和散妖住在那裡,大家嘴裡不曾明說,心裡卻都暗暗瞧不起的,只因為無門無派的修仙者,無論是功法、素質、財力都比不上名門子弟。

李建明的丹師明顯是個散修,搞不好還是個單練的妖怪,這樣天天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傢伙,能煉得出化神丹?

多數人此刻便想,他交給李建明的那幾枚結金丹和化嬰丹,大概便是運氣太好的結果吧?

妙天雪也暗自發愁,李建明平時精明,臨了怎麼如此糊塗。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讓你手下的人將他帶來吧。儘快,儘快!」

李建明知道事情至此再無迴轉餘地,只好招來了自己心腹,讓他前往鶴鳴峰將寧小閑帶來,自己強抑著緊張的心情。

眾人一時無聲。

哪知過了一會兒,這人急匆匆自外面走進來,跪在地上顫聲道:「小人去了你所說的鶴鳴峰那位置找她,可是,可是那樓里空無一人!」

什麼!

在場所有人都嚯地站了起來,李建明這一驚非同小可,緊聲道:「你……你可是仔細查看清楚了?」

那人嚅囁道:「那小樓不過是兩層,我上下里外全找遍了,連著整個後山也翻來覆去尋了好幾遍,就是見不著半個人影!」

李建明面如死灰,緩緩坐倒。

難道,自己當真看錯人了,寧小閑卷帶這株身價過百萬的蛇舌草逃走了?

爽快,太爽快了!眼見得多年的宿敵搖搖欲墜,現在的裴於遠就像大熱天喝了冰鎮蜜水一般,從內到外甜蜜得那叫一個舒暢,若非他修養功夫還算到家,簡直便要眉飛色舞了。

總算他還記得現在的場合肅穆,不可露出太張狂的笑容,於是強忍心頭的興奮,嗤笑道:「好一個丹師,好一個攜寶潛逃!李建明,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李建明面色慘然,咽了一口口水才艱難地搖了搖頭:「沒有了。是我識人不明,我自請責罰!」說罷站起身,將身上的金絲青袍脫下。這件袍子只有副主事才能穿。他從輪迴之地回來後,拚死累活地幹了這麼久,最後鋌而走險將蛇舌草交出去,也不過是為了對得起身上的這件袍子。

沒想到,最終還是保不住。他澀然一笑,將袍子交給了上前來取的弟子。

妙天雪朗聲道:「除掉李建明多寶閣副主事之職。諸位可有疑議?」

在場無人搖頭。

「……既是如此,你在多寶閣內已無職銜,不宜出席這等場合。你到言責堂去,將騙走仙草那人的形貌來歷說個清楚。觀禮大典結束之後,我會著人即刻追查!」她惋惜地看了李建明一眼。即便有心,此刻也無法相幫了。在場眾人都明白,李建明弄丟了價值百萬的仙草事小,得罪了徐弄幽和邱處遠事大。

弄幽先生倒也罷了。邱處遠這位廣成宮的副掌教,心眼兒一向不甚開闊,待得觀禮大典結束之後還不知道要怎麼修理李建明呢。裴於遠這一棍子打得太狠,李建明今後再想翻身只怕是痴人說夢了。

李建明此刻的心態,便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他過不致死,但此後仙途卻是艱難了。他咬著牙,目光在場中各人的面上一一掃過,牢牢記下了所有人的表情,暗暗發誓道,若有一日能捲土重來,此刻場中哪些人該拉攏,該打壓,一定要記個清楚明白。

他盡全力收拾了心情,向在場眾人低了低頭,這才努力挺直了背,快步走出去。堂堂金丹期修士,走起路來卻覺得腳下飄飄蕩蕩地,似乎一不小心就要拌倒。堅持到了庭外,他馭起法器,化作飛虹離開。

他是廣成宮門人,大家倒不虞他像那丹師一樣私自跑了。

裴於遠看到他無限失意的背影越行越遠,心頭說不盡的舒爽,卻只能握著拳,臉上擺出一副痛惜之色,因為妙天雪正在向弄幽先生道歉:「竟有不開眼的小賊到廣成宮行騙。妙天雪忝為多寶閣主事而不覺,有失職之過。弄幽前輩,此事我也將向上稟報,自請責罰。還請先生寬限我等一段時日,將白花蛇舌草追回!」

徐弄幽擺手道:「此事原也不怪你。我本以為,丹道上當真多了一個天賦異稟的後進之輩,心中正感鼓舞。哪知,唉……」他沉沉地嘆了口氣,住口不說了,大家卻都知道他言下之意。

今日之事,在場的廣成宮之人哪個不知是裴於遠背地搞鬼?可是他既已贏了,那麼一切休提。妙天雪沉默半晌,也只能低聲陪咐道:「多寶閣必給莫幽先生一個交待。」

失了白花蛇舌草也不過損失百萬靈石,若因此與莫幽先生交惡,那才是她擔負不起的損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