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87疊在一起?

第287疊在一起?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10 09:53 | 本章字數:3438

廣成宮,鶴鳴峰。

權十方在後山的小樓里轉了一圈,失望地走了出來。

客廳的桌几上還有半杯未喝完的茶,二樓的梳妝台上放著一把精緻的桃木梳。梳齒上夾著幾枚青絲。

他識得頭髮上的氣息。寧小閑喜歡用玫瑰花『露』浣發,同行數日,他早就聞慣了這種香味。

他沉『吟』了一會兒,將梳子收進了儲物袋。

傳承大典上發生變故之後,他曾提心弔膽地到玉笏峰腳下查看,惟恐發現她被巨岩擊落。『亂』石流突然爆發時,他站在師父身後,離她實在太遠太遠,護之不及。

被巨岩砸死砸傷的散修很多,幸好他並沒有在那一灘灘血跡中找到寧小閑。不過,她也不在這座小樓里,此時整個廣成宮已經封閉,她能去哪兒呢?

他若有所思地走出小樓,迎面遇上了一個紅『色』的身影。

汨羅面上『露』出了不出所料的神情:「她果然不在這裡?」寧小閑御神錄287

權十方皺眉道:「她能去哪兒?」

「你心裡豈非早就清楚?」汨羅挑了挑眉,「她不在這兒,自然是已經離開了廣成宮。」

權十方沉默不語。

「廣成宮的封山大陣開啟得很快。她若能離開,必定是提前走了。」汨羅嘴角一勾,眯著眼道,「想不到她一個小姑娘,比你,比我,甚至比白掌門都更早看出那白虎不過是個幻象。你的心上人,可真是不簡單哪。」

對他的評價,權十方不置可否,輕聲道:「此乃是非之地,她出去了最好。」

汨羅斜睨他一眼,轉移了話題:「我得到消息,白虎已經逃了出去。依你之見,廣成宮此次封山可抓得到那無影之妖?」

權十方仍是淡淡道:「我不願妄議他人宗派之事。」

「一旦無影之妖逃了出去,那就不是廣成宮宗派之事了。而是天下之事。」汨羅輕聲嘆了口氣,「我總覺得,以那無影妖怪之能,總不該逃不出去。廣成宮若能將他留在這裡。必然是他有所圖謀。只不過,那與我等無關。」

「對了。」他眼珠子轉了轉,「打傷寧小閑的就是天嵐別院的人。他們明明也來觀禮了,可是今日南宮掌門急尋天嵐別院的賓客時,卻又尋不到。你猜,這是為什麼?」

權十方嚯然轉向他:「汨羅公子,你怎麼知道天嵐別院的人來觀禮了,你親眼看到過他們?」

喲,這小子,不賴啊。汨羅笑『吟』『吟』道:「我猜的。天『色』不早。我先告辭了。」甩了甩大袖,馭器而去。

等他走後,權十方的臉『色』卻是陰沉了下來。這隻狐妖在暗示什麼?天嵐別院的修士失蹤,與寧姑娘有關嗎?還是說,她與無影之妖有關聯?他記得。寧小閑被天嵐別院追緝的理由,是對方認為她偷走了護山大陣里的無影玉璧。在那之後,天嵐別院的秘寶也失蹤了。

等一下,秘寶!他心頭一動。

廣成宮差人去天嵐別院所借的分光鏡,該不會就是這件失蹤的秘寶吧?若真如此,廣成宮這十日封山可就是徒勞無用功。世上哪有這般巧的事,秘寶恰好在玉笏峰塌、無影妖出之前失蹤。

權十方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他能想到的。這狡猾的狐妖肯定早就想到了。他為什麼特地提醒自己,是想令自己對寧姑娘心生罅隙么?那麼以此推斷,難道汨羅對寧姑娘也……?寧小閑御神錄287

他心中頓感煩躁,不自覺踱了兩步才離開了鶴鳴峰。

可無論是權十方還是汨羅,都選擇『性』地遺忘了寧小閑在這起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也沒人去告訴廣成宮。天嵐別院秘寶已經失蹤之事。

所以四天之後,當派往天嵐別院的特使兩手空空回來時,所有人都知道,這無影之妖怕是不好抓了。

======

寧小閑走出神魔獄的時候,白虎已經泡好了澡。他仍是人形。『裸』『露』出來的雙臂和臉上還沾著水珠,西下的夕陽給他健美的身軀更添上了一層暖暖的『色』調,像塗了橄欖油一般。

即使她心事重重,也不得不承認,這隻老虎的人形身材太好,好得若西方的阿波羅神。

白虎見她盯著自己看,大喜,臉龐斜向上傾了三十度角,以確保她能看到自己完美如浮雕的側面。「小姑娘,論身材、論樣貌、論床榻上的功夫,我可不比那條蛇差,不如跟了我吧?」

她眨了眨眼:「還能這樣?」長天對她表現出來的獨佔欲,已經夠明顯了吧?

「咦,他沒跟你說過么?」白虎笑嘻嘻地,「妖族的規矩就是這樣,哪怕你和他好上了,但只要我能令你心動,你就可以來找我,他攔不了你。」

妖怪們的人生觀果然都是豪放的!她傳音問長天:「真有此事?」

長天重重哼了一聲:「這渾蛋!莫要聽他的。」

他不否認,那就是真有此事嘍。

白虎一個勁兒地追問她:「你問過他了吧,我沒說謊吧?你意下如何?」

她毫不客氣地朝天翻了個白眼:「我謝謝你啊。論身材、論樣貌、論……那個功夫,你都沒能比他強,我為什麼要跟了你啊?」

白虎將雙手放在腦後,嘴裡叼著一根青草:「他和那個陰九幽,心眼兒一個賽一個多。你跟著他,日後定要累個半死,不如和我一起逍遙天地之間那般大自在。」

他這是公然當著長天的面挖牆角,用心險惡呀。寧小閑輕哼了一聲道:「請君入獄罷,我要啟程了。或者你要自己飛?」她從小寄養在舅舅家裡,和兩個小表弟一起吃飯,深刻明白一個道理:饃饃都是搶著吃才香。白虎之所以對她表現出感興趣的模樣,是因為這妖怪天生就有惡趣味,也因為她正是他和長天之間的那個香饃饃。

看來,這兩人自上古之時就是相互爭慣了的。

「載我一程吧。」白虎聳聳肩,貌似沒有半點心機地任她帶進了神魔獄。隨後她召喚七仔回來。

南宮真渡劫之日將至,她有心從旁觀摩。本來此時她應該幸福地留在廣成宮聽大能們講道的,可惜她身在野地,錯過了這麼棒的福利,所以不可以連觀劫都錯過。若是運氣好,早晚有一日她也要渡劫,現在得先見識一下別人的劫數。

只剩下一天半左右時間,恰好能在最近的城市跑一趟來回,滿足白虎的心愿。

「人族雖然卑微又目光短淺,但從來不會虧待自己。」白虎笑嘻嘻道。他離開人間太久,已經等不及要享受滾滾紅塵的熏陶了。

多虧她家長天沒有這麼花心。嗯,到了地方就趕緊把這老虎丟出去吧,免得帶壞她家長天。

奇怪的是,她呼喚了七仔好幾次,這傢伙都沒有飛回來。

重明鳥與她立過心盟血誓,斷不可能背主。果然過了一會兒,七仔才從數百丈外的一處草叢裡鑽了出來,看它躡手躡腳的模樣,不像鳥類,反倒像只正要偷雞的黃鼠狼。

她奇道:「怎地了?」

七仔吞吞吐吐道:「那裡有兩個人類。」

「你沒見過人?」這荒郊野地突然出現兩個人確實有點兒奇怪,不過修士都是高飛來去的主兒,何處不可降落?

「見過,可是沒見過這樣的。那兩人疊在一起了。」

「疊……」是她的心思太邪惡了么,為什麼經過純潔的七仔一形容,她腦海中的畫面就不純潔了呢?

要不要去看看呢?她心裡想著,不知不覺說了出來。

「要!」胸前的魔眼傳來兩記異口同聲的回答,倒將她嚇了一跳。

神魔獄裡,白虎和窮奇相視一笑,都有找到了知音的感覺。長天面『色』淡然,倒是不置可否。

她其實也想去看看的。那麼,這是三比一,好奇佔了上風?

若論匿蹤遁形的功夫,七仔比她可是差遠了。她潛過去的時候還保持著身姿的優美,雙足踏在草葉上時,全身重量輕得像一滴『露』水,甚至不能令這草葉彎折。

數百丈距離一閃即過。這裡的草有一人多高,若不從上面飛過,誰也發現不了這裡面藏有人呢。為了防止裡面的人發現,她運起斂息術,將自己的形蹤和氣味全部隱去。若有修士用神識掃瞄,也只會認為她是一塊沒有生命的石頭罷了。

正想將魔眼搶來看熱鬧的白虎咦了一聲道:「你倒是將這丫頭教得很好啊。這斂息術,她學得十分到家,即使我在外頭也不一定發現得了她。」

這是極高的評價了,長天卻苦笑了一聲沒回話。寧小閑別的功夫都不如斂息術和縮地成寸這兩門本事學得到家,大概這丫頭天生就是逃跑和偷聽牆角的料子吧?

她悄悄走近了事發現場,撩起草葉一看。

果然,果然有一對男女正滾在了一起!

兩人都穿著同一宗派的服飾,年齡也都在二十多歲,看起來是同門師兄妹。男子壓在女子身上又親又舐,上下其手,女子的衣服都被他脫下去了一大半,連肚兜都被扯到一邊,『露』出了晶瑩豐滿的酥胸。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