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18章一樹梨花壓海棠

第318章一樹梨花壓海棠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25 10:29 | 本章字數:3381

寧小閑怒瞪了塗盡一眼,怪他帶壞小孩子。塗盡滿面無辜道:「我們進去之後,費了點功夫才打探到那幫仙匪訂下的湯池位置,他們隔院的池子正好是空的,我和七仔就包了下來。他們設置了隔音的結界,不過攔不住我的分身。」

他接著道:「聽那幾個匪徒說,禾老四雖然也將收贓的線人捂著不讓他們知道,但他在這城裡安了家,還養了一個漂亮的小相好。」

「你不會湊巧也打聽到,禾老四的小情人住在哪裡吧?」

「幸不辱命。」難得塗盡看起來心情那麼好,「就在喀什納城北邊的一條小巷子裡頭,門口有棵龍血樹的那戶人家就是。」

她輕哼道:「不錯,不錯。但是你倆為何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她話音剛落,七仔的面龐突然就變得更紅了,並且一雙手連放哪裡都不知道了。她從這小子臉上看出了一種名叫扭捏的神情。

「沒什麼。」塗盡似是老臉一紅,咳嗽掩飾了一下,「許久不曾近水,泡個澡挺舒服的。是吧?」這最後兩個字顯然是向七仔說的,語調微微揚高,似有幾分警告的味道。

七仔一愕,趕緊點了點頭。

「泡個澡挺舒服的?我看是泡澡時享受的額外服務挺舒服的吧?」她心中暗自嘀咕,偏偏這兩個傢伙看來洗得很乾凈,哪怕干過什麼壞事,身上也是一點兒氣味都沒有。

唉,男人啊。她將最後一顆椰棗扔給七仔,站起來走人。這東西真是好吃,若是晒成椰棗乾運往內陸地區,肯定也能大受歡迎。寧小閑御神錄318

以他們三人的腳程,喀什納城再大個五六倍,城北也是很快就到。寧小閑這一路都覺得有些奇怪,七仔似是故意落後半步,和塗盡走在了一起。有時兩人還會相顧一眼,像是共享了什麼秘密。她現在通常都會習慣『性』地擴展開神念,因此身後這兩人的舉動盡收眼底。

要知道,七仔當初是被塗盡一記震魂吼給逮住的。心中對他一直不忿,他們雖然都為寧小閑效力,但關係一向不怎麼融洽。今日,怎地轉『性』了?

她將這懷疑跟長天說了。窮奇哈地一聲笑了出來:「還有什麼比一起piao過娼,更能增進男人之間的友誼?」

阿離正好在旁邊追趕一隻滿地『亂』跑的車馬芝玩兒,聞言奇道:「爐子,什麼叫piao過娼?寧羽哥哥回來後,我可以和他一起去嗎?」

寧小閑大窘,長天輕輕地咳了一聲,窮奇趕緊胡說八道搪塞了過去。

寧小閑等人一走到城北。就知道禾老四對他這個小情人可真是疼愛得很。這裡背靠著一整堵巨大的風化岩,所以沙漠上的颶風是吹不進來的,而山前還有綠洲的萬頃碧波可供欣賞。這裡的樓房雖然也是用黃土燒磚蓋得四四方方,但大多掩在綠樹之中,植被茂盛。看來道路衛生也有專人打掃,正是一副塞上小江南的美景,最重要的是,這裡治安看起來也不錯,至少在喀什納這樣的混『亂』之地是屬難能可貴了。

這種背山臨湖的宅庭,在喀什納城裡的價格都低不到哪裡去,並且這整片城北地區處在下風處。應該是殷實富戶的居住之處了。就好像住在北京三五環以內的人家,能讓許多老百姓羨慕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他們往禾老四的藏嬌的金屋外頭一站,長天感受了一下院內的氣息,就道:「他還未回來,院子里只有一個人。」

她聞言一笑,輕輕上前敲了敲純黑的大門——他們是來尋人晦氣的。不是偷東西,犯不著從牆外跳進去。才敲了三下,大門吱呀一聲猛地被拉開,一個面『色』紅撲撲的小姑娘笑盈盈地開口道:「你今天怎麼提早……了?」

她原本是開了門就要撲上來的,雙手都攬了出去。卻硬生生停在了半空,顯然看到來人並非這屋子的男主人。

寧小閑也瞪大了眼,心裡暗罵一聲:「這禾老四忒不要臉了,竟然老牛吃嫩草!」

眼前這小姑娘雖可稱得上芙蓉如面柳如眉,小美人一個,卻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年紀,連眉眼都未完全長開!寧小閑可不會誤判她的身份,因為這小女孩已經開了臉,頭髮盤在腦後梳成了『婦』人髻,已不是少女的打扮。她這等年紀,當禾老四的曾曾曾孫女都夠了,他對這等嫩生生的小女娃子,居然也下得去手!

這小姑娘望著眼前的兩男一女,疑道:「你們找誰?」

寧小閑綻出一個微笑:「妹妹,我們來找禾老四的。」

小姑娘面『色』一變,手上使力,就想將門關起來。當然,這門是紋絲兒不動的,她驚得後退了兩步,警覺道:「你們到底是誰?別說是他的朋友,他從不帶友人上門,我也沒聽人喚過他禾老四!」寧小閑御神錄318

這丫頭年紀雖輕,卻是不好糊弄。寧小閑三人輕輕踏進小院,門自動關上了,塗盡手中漸漸凝起一團黑氣想向面前的小姑娘施展,寧小閑一把攔住了他:「這是無辜之人,不應承受你施術時帶來的痛苦。」若在華夏,這個年紀的小姑娘還在家中享受父母的疼愛呢。這丫頭沒得罪她,她也不想『亂』施毒手。

這般牽扯無辜之人入局,她最不願為之,然而既是不得不為,只好讓這個小姑娘舒服些。

可惜對面的小女孩根本不理解她的想法,眼下正滿面警惕地望著他們:「速速離開,否則我就要喊人了。」

寧小閑嘆了口氣:「喊吧,我已經在這裡布下了結界,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沒人會來救你的。」她真沒想過有一天會對一個女孩子,說出這句惡少的標準台詞,「我若是你,就會聰明地有問必答,包準不受傷害……你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

寧小閑:「禾老四什麼時候會回來?」

小姑娘用力瞪著她,不說話。

她換了個問法:「禾老四多久沒回來了?」

回答她的,同樣是一片沉默。塗盡忍不住道:「還是讓我動手吧,這樣等下去太耽誤時間。那件東西,怕會流到外面去了。」

寧小閑在屋裡院內走了一圈,四處看了看,忽然笑道:「無妨,如今已是日入時分,不出兩刻鐘,禾老四必定會回來。」

這話一出,連長天都好奇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她指了指屋頂道:「屋頂上方的縫隙里長出了一棵榕樹的幼苗,顯然是種子被風吹來落在這裡的,看長勢,到現在將近兩個月左右了。誰也不會任榕樹生長在自家屋頂,否則房子都會被根系擠破。偏偏它生長在這種地方,小姑娘根本夠不著也拔不掉,只有等禾老四回來才能拔除,所以他至少有兩個月不曾回來了。」

她又看了看屋中防賊一樣防著他們的姑娘,眼神看似隨意,卻讓對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這小姑娘身上的服飾,每一件看起來款式都有些普通,你們是不是覺得最多是質料舒服罷了?」

幾個男人一起點了點頭。長天想起她看不到自己點頭,於是輕「嗯」了一聲。

「你們男人對這個真是七竅通了六竅——唉,一竅不通哪。」她如數家珍,「她身上的這件湖綠『色』的襦裙,是中州最有名的成衣店湖錦軒去年的款式,質料是非常特別的三『色』漸變,從不同角度看過去,這件衣服的顏『色』是不一樣的。據說吐出這種絲的蠶,是該店庄用秘法餵養的,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光這件湖綠裙,身價就在三千兩銀子以上。」

「再說她身上所用的香囊。」她輕輕嗅了嗅,「味道淡雅芬芳,還有一絲益母果的香氣,我所知道的香店裡,只有平遙州的『念芳華』這一家才會用益母果加龍涎香來定香。光是小指頭大小的一瓶,身價就在四百兩銀子以上。」

「更別提她的環飾、項鏈、雲鞋,都是看著低調,但實則身價不菲的,看來禾老四對她倒是真心寵愛。」她轉向小姑娘,微微一笑,「不過他對你可沒有完全放心呢。你身上這件襦裙的款式平鋪古板,適合中年『婦』人,看來是他多數時間出門在外,怕你穿得太妖嬈了出去勾人。」

幾個大男人都作聲不得,不知道女人這一身普普通通的打扮,居然能有這麼多講究。

「禾老四今日進了喀什納城,必然先去完成傅雲長交代的任務,我們又只比仙匪們遲了半個時辰趕到。他已經兩個多月沒有回來,無論是誰放著這樣的小美人在家裡,都會歸心似箭的。所以,如果沒有意外,日落時分他就該趕回來了。」

「再看這屋裡院內的擺設,平平常常,都是普通人家中常用的,但每一樣都擺在恰當的位置上,不消說,這是個陣法了,雖然對我們無用,但防範一般的宵小卻是綽綽有餘了。並且以禾老四的本事,把這裡鋪設得金碧輝煌也不是難事,他之所以不這樣做,只是不希望財帛外『露』,令你受到不必要的傷害而已。」

她輕嘆了口氣,總結道:「禾老四對你,倒是真心實意地好。」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