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22章鏡子

第322章鏡子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27 11:28 | 本章字數:3341

她背心一涼,口中卻還是懇切道:「正是。我妹妹患了離魂之症,我需要用這面鏡子去尋一尋端倪,因此請禾老四帶路,希望能贖回這件東西。」離魂之症就是短暫的失憶。人有三魂六魄,得離魂症的人兩魂六魄游離體外,夜晚行事和普通人沒有兩樣,但是到了白天,就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的事了。她以離魂之症為由,想要贖回這面鏡子,也是合情合理。

長天突然在她耳邊迅速道:「我想起來了。這個姓吳的掌柜,真身應該是尋寶鼠!」

她旋即恍然。尋寶鼠是天地間的奇異妖種,天生能夠探察天材地寶、神物法器,不過這項本事為天所不容,因此多寶鼠的身體很孱弱,是戰鬥力為零的渣渣。所以這個族群一定要依託、附庸於某個大勢力才能生存下去,而因為他們「尋寶」的天賦,許多妖宗也願意接納他們。

長天接著補充道:「吳掌柜身上的尋寶鼠血統好像不太純正,大概失去了尋寶的能力,但鑒寶的本事還在,哪怕是不知道法器的名字,也能察看出分光鏡的用途。所以納金樓才用他當掌柜,一來接貨時可以馬上判斷出東西的價值,二來他身處納金樓之中,就沒人能傷害得了他。」

此時,吳六指不悅地看了禾老四一眼道:「仙匪和我們做買賣這麼多次,你怎會不知納金樓的規矩?這面鏡子除了照見魂魄之外,的確也沒什麼別的用途,但是按納金樓的規定,採辦進來的東西已歸納金樓所有,這裡不是當鋪,沒有贖回去的先例。」

禾老四悲憤地想:我知道納金樓的規矩,但現在和你說話,特么的不是出自我本人的意願好么?你個老貨居然看不出來!與此同時,他又聽到自己嘿嘿笑了兩聲。似是赧然。

寧小閑笑道:「納金樓的規矩,我們自然是要遵守的。可是吳掌柜收進來這批貨,也是為了要賣出去的吧?」

吳六指傲然道:「這也沒什麼好避諱的,納金樓收進來的東西。多數還是等著有緣人上門。」

什麼等著有緣人?不就是等人來買賊贓嘛。寧小閑知道,有些修士殺人越貨之後,東西不能正大光明地交給發賣行去賣,怕對方的宗派門人上門來找麻煩,於是就要找到納金樓這種地下的暗樁來處理贓物,換成錢財;而從這種地方買到的法器,價格會比它的真正身價要低上一點,堪稱物美價廉,所以買賣雙方是皆大歡喜,而從中穿針引線的納金樓更是財源滾滾。

她笑了笑:「我們不贖回了。」她在七仔驚疑的目光中接著道。「既然這東西是要拿出來賣的,我們出錢買下就是,請吳掌柜開個價吧,公平買賣,皆大歡喜。」

這姑娘心思活絡呀。吳六指讚許地看了她一眼,捋了捋老鼠須:「這面鏡子正好就放在貨倉之中還未派發出去,神力充足、品相完整、色澤明艷,可評為玄級上品法器,但除了照見魂魄之神通之外尚無大用。」他搖頭晃腦地品評了一翻,然後道,「嗯。你出六萬靈石就可以拿走了。」

憑心而論,這個價格真不貴。寧小閑知道,哪怕憑著它能夠照出陰九幽的存在這一用途,別說是六萬了,就是六十萬、六百萬、六千萬,她都得咬著牙掏!

所以她很乾脆地從懷中掏出一個儲物袋放在桌上:「成交!」夜長夢多。這種東西越快入手越好。

六萬靈石可以堆疊成小山一般,當然用儲物袋收納比較方便了。吳六指拿過袋子,神念探進去看了兩眼,滿意地點了點頭,於是喚過一個夥計。讓他去貨倉取東西了。

寧小閑轉了轉眼珠,趁著這會兒空檔,從身上取出不少法器遞過去給吳六指。她西行路上和塗盡一起收拾了不少不長眼的修士和妖怪。這些倒霉蛋,人逮進神魔獄之後,法器也被她搜走了。她現在取出來的就是其中一部分。

方才吳六指幾次抬手,寧小閑已經發現他右手上生著六根手指。不過在摸到桌上的法器時,他的最後一根手指發出了微微的白光。看來,吳大掌柜就是靠著這項天賦神通來鑒別寶貝的。華夏的那些古玩鑒定師要是有他這項本事,那真是一輩子吃香喝辣都不愁了。

他們先前抓住的獄犯,境界都不高,所以手中的法器也不怎樣值錢。她拿出了二、三十件,吳六指只估了個四萬靈石,所以算起來,她真正買分光鏡只用了兩萬靈石。不過這些法器一拿出來,那是堆得跟山一樣的了,吳六指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專業的打家劫舍的強盜一般,頓時親切了起來。

普通修士偶爾殺個人才能拿一、兩件法器出來賣,除非像仙匪這樣的集團作案。而她看起來年紀輕輕的,想不到手底下狠辣得很啊,嘖嘖,這是有潛力的客戶。

正說話間,納金樓的夥計抱上來一個錦盒,裡面放著的,正是寧小閑心心念念的分光鏡。

她強忍住激動,心中快樂道:「鏡子鏡子,你以後就是我的了。」吳六指看她激動得滿面泛光,贊道:「小姑娘真是有情有義。我輩修仙,世俗之情多半就淡漠下去了,對世俗家族不再上心。」

寧小閑一怔,才想起剛才自己的借口是「妹妹得了離魂之症」,於是堆起笑謝過吳掌柜,這才要將鏡子收起來。

這時,納金樓門口光芒一閃,又進來一男一女。寧小閑等人面對著吳掌柜,沒注意他們,但那女子眼力顯然很好,瞥見寧小閑正要取走盒中的分光鏡,突然輕喝了一聲:「慢著!」

她幾個大步走了過來,對著寧小閑道:「你花了多少錢買的,我加倍就是。這鏡子,我要了。」

寧小閑哪裡理會她,手一伸便要去取鏡子。那女子柳眉頓時豎起,手中金光一閃,直擊寧小閑,口中叱道:「放手!」

這種虧她怎麼會吃?寧小閑抬起左手,獠牙自掌中浮起,「叮「地一聲輕擊便將金光打開,她右手毫不停頓,已將鏡子攏在袖中。

寶貝入了手,她才能安心抬眼看去。

那道金光被她格開之外才露出真容,原來是一柄簌簌泛光的軟劍,本來大概是被主人別在小蠻腰上當腰帶的。這女子,寧小閑一個時辰前才剛剛在會館見過呢,正是和陳師兄卿卿我我的那名紅衣女子。她再一定睛,陳師兄果然緊緊跟在紅衣女郎身後。

鏡子被她收走了,紅衣女怒道:「拿出來!」

寧小閑冷冷瞥了她一眼,轉向吳六指:「聽說納金樓內不容放肆,可這又是怎麼回事?」這紅衣女在納金樓里動用武器攻擊她,吳六指居然沒將她拿下,這本身就很說明問題了。

果然吳六指道:「這是我們春爺的獨生女兒,春大小姐。」然後對紅衣女又是苦笑又是嘆氣,「春大小姐,你就別鬧了。這面鏡子貨銀兩訖,已經歸人家所有了。」

紅衣女春大小姐拂然:「我出聲時,這東西還放在盒子里,還沒到她手中,不算作兩訖,怎不能拿出來重新議價?不管她出什麼價格,我雙倍就是。」

寧小閑冷冷道:「很抱歉,我買走這面鏡子有急用,無法出讓。東西既已入我手,斷沒有再拿出來的道理。」

春大小姐眯眼瞪著她,突然冷冷道:「你拿也得拿,不拿也得拿!這是納金樓,不是讓你能夠隨便撒野的地方。」望向吳六指,「吳掌柜,將她拿下!」

吳六指嚇了一跳:「這位姑娘是客人,她又未觸犯納金樓的規矩,不能隨意擒拿。」

春大小姐道:「怎會沒有?」轉了轉眼珠子,「這東西原本就已經歸納金樓所有,她無權再贖回去!」

寧小閑不理她,問吳六指:「她是你們哪個頂頭上司家的千金?」

吳六指訕訕道:「是……這棟納金樓主人春如海先生的愛女。」

「怪不得。」她恍然大悟,「怪不得跋扈若此,連納金樓的規矩都可以不放在眼裡。」

春大小姐柳眉倒豎,還未回嘴,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小姑娘好犀利的口舌,這頂大帽子扣得太重了。」隨後一名男子從二樓緩步走了下來。他這一現身,春大小姐就怒瞪了吳掌柜一眼。

他一襲青衫,面容清雋,可以看出春大小姐眉眼間和他有幾分相似。寧小閑心想,罵了小的,引出來老的了,口中卻奇道:「閣下是?」

「敝人春如海,忝為這一處納金樓的樓主,小女不懂事,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他轉向春大小姐道,「靜兒,莫怪你吳叔找我來,你也鬧得太不像話。」

原來是吳六指暗暗傳訊通知春如海過來。想來他這女兒也沒少讓吳六海焦頭爛額了。

寧小閑淡淡道:「那麼,這面鏡子的確是歸我所有吧?」

春如海點頭道:「我雖是樓主,也要遵守這一規矩。姑娘你和吳掌柜既已談好價格,買斷離手,這東西就歸你所有了。」春大小姐在他身後撅起了嘴,不敢吱聲,只拿杏眼怒瞪著寧小閑。RP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