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29章目擊

第329章目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29 11:02 | 本章字數:3354

長天抽回了手,強健的身體輕輕地覆住她,將她的手抬過了頭頂。這一回,她的雙腿之間終於感受到有滾燙的硬物抵住自己,驚得一聲輕呼。長天比她還能控制身上的肌肉運行。所以她分明地知道,長天這一回終於是不打算放過她了。

「別怕,是我。」他在她耳邊輕柔地哄勸著,慢慢將她的雙腿分得更開了一些。這丫頭已經進入萬象期了,身體的強韌程度更上一層樓,他不會傷到她的。

寧小閑喚回了一點神智,瞪大了眼看向眼前的人,確認了正覆在她身上的人是長天,忍不住鬆了口氣。他的眼眸亮若黃金,灼得她心都疼了。

是啊,他是長天,她有什麼可怕的。那麼,就給了他吧?

既是躲不過去了,她刻意放鬆了緊緊繃住的身體,目光滑向一側,準備承接傳說中的劇痛,眼角卻滑下了一行清淚。長天溫柔地舐走淚水,低聲道:「乖,會很舒服的。」她這樣一副柔柔順順任君採擷的模樣,能令所有男人狂,他心中又是憐惜又是暴虐,耐心都快用完了。

她這一轉頭,不期然卻遇上了一對明亮的眼神。

長天正抬起她的翹臀準備進攻,卻感覺到手中的嬌軀突然僵硬了。他微微抬起頭,現她瞪大了眼,驚駭地望向一個方向,口中喃喃道:「阿……阿離?」

他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果然看到七歲的小姑娘正躲在另一根柱子後面看著他們,眼中充滿了迷惘。

這小鬼是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

長天頭上青筋直冒,第一時間將寧小閑摟進自己懷裡,黑袍大袖蓋住了她的滿身春|光。這是他的專利,別的人,哪怕是小女孩都不許看。都怪他意亂迷,否則怎會現不了?他很早就默認傳送陣是可以任他們自由來去的,只是塗盡和七仔都在外頭。而窮奇很識相地呆在了第五層,只有這個小姑娘,這個懵懂的小姑娘跑下來壞了他的事!

結果阿離知道自己橫豎是被現了,期期艾艾道:「長天大人太壞了。明明寧姐姐人那麼好,你還拚命咬她……!」她向來就怕長天,雖是替寧小閑打抱不平,雙腿卻悄悄後退了一步,顯然是怕他接下來的雷霆震怒。

長天雖然不是人類,但也沒有當著小孩子的面與心愛女子燕好的習慣。他鐵青著臉,沒等阿離說完就一揮手,將她丟到了第五層去。身下的丫頭這時才反應過來,尖叫一聲,不知打哪兒生出來一股力氣。狠狠推了他一把。

她蜷起身子要穿衣服,可是手抖得厲害,連扣子都扣不起來。

她原本就羅衫半解,秀色半掩,從他的角度看過去。盡得險峰溝壑之美。她這麼一扭動,令他的火氣「噌」地一下又上來了。寧小閑感覺到他胯下之物又昂然而起,隔著他的黑衣摩擦著她,頓時渾身一僵。

他居然用那種手段對付她!她居然在這魂淡面前經歷了此生的第一次歡潮,他撩得她焰燃燒,自己卻還衣衫整齊、好整以暇!胸中的委屈突然湧上,於是「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要掙脫他的懷抱。

長天知道此時萬萬不可放走了她,於是緊緊摟住,悶聲道:「乖,不哭。」低頭就去吻她的眉眼。他很想繼續,可是寧小閑既已清醒,哪裡還能讓他如願。扭開了頭拚命躲閃。

他只好埋在她秀里,眼觀鼻、鼻觀心,惡狠狠地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能夠低聲道:「我不再逗你就是。」他聲音里的不甘和欲濃得化不開,幾乎是貼著她敏感的耳廓響起。令她忍不住又是一瑟縮。

他越是哄勸,她就越覺得委屈,劇烈起伏的嬌軀貼在他身上,又惹得他一陣心猿意馬。要不是那小女孩壞事,現在她就完完全全屬於他了,說不定哭得比現下還要厲害。想到動處,他都想呻|吟兩聲。

偏偏她還要抽空抗議道:「你,你把那東西拿走,頂著我了!」那樣硬而滾燙的東西隔著衣料頂住她的小腹,令她很不舒服,於是扭了扭身。

拿走,這要怎麼拿走?聽著她甜糯的聲音,他又無端脹大了兩分,嚇得她一動不敢動。長天苦笑了一聲,現只要對上這丫頭,他的身體就越來越不聽使喚。

「再哭,眼睛就腫了,丑得很。」

她果然哭聲為之一頓,抽抽噎噎道:「壞蛋,你是不是把陳定調|教女奴的手段用在我身上了?」順手往自己面上放了個清潔術,將涕淚全部清走。

她雖是未經人事,但今日長天的手段明顯與往昔完全不同,無得令人害怕,也只有奴營調奴才會用上這樣的法子。

「有么?……好吧,我只是翻閱了他的記憶,忍不住好奇而已。說來人類雖然卑微,但奇技淫巧之多,真是讓我等目不暇接。」長天翻閱了陳定的記憶,就看到了他打熬眾女的手法,好奇之下揀了最平淡的一樣來試。可是調奴的技巧重在磨滅女子的自主意志,寧小閑哪裡受得了這個?他無辜地開了個玩笑道:「我若不試在你身上,難道再找個女子?你肯么?」

他竟能說得這樣理直氣壯!寧小閑怒極,一口咬在他結實的胸肌上,尖尖的虎牙使勁兒切磋,不多時嘴裡就傳來血腥味兒,還帶著淡淡的甜香。

她愣愣地抬手抹唇,看到指上沾著金色的血液。

她居然能咬傷他?他可是金剛不壞之身。

「今兒可是我先見了血。」他也知道自己將她欺負得狠了,便故意讓她咬兩口出氣,否則接下來這幾天她又要扮演鴕鳥,處處躲著他,「若這口不過癮,再多咬幾口消消氣吧?」

見血?這魂淡是意有所指!她面上飛起紅霞,心裡終歸捨不得,於是伸出白嫩嫩的手指,在他腰間順時針又逆時針地反覆掐捏了好幾把。他的肌肉太硬了,幾乎掐不動,話說這傢伙成天坐著不動,是如何保持這麼好的身材?

「真疼。」他笑眯眯地,連偽裝都懶得,蜻蜓點水般輕吻她的額頭、面頰和嘴唇,她躲了幾次都躲不開,只好閉上眼不理他。可是他的吻,細密又溫柔,她很快便軟化下來。他若不用那般可惡的方法對她,她還是很親近他的。

他使出漸身解數,又哄又騙,這才讓她怒氣稍平。

「可要睡一會兒?」他運用了神通,聲音中帶上了催眠的意味。寧小閑打了個呵欠,輕輕點了點頭。剛才和他一番糾纏,體力都耗得一乾二淨,後來又哭了好一陣子——哭,也是很耗能量的,所以她現在真的很乏了。

她掙了兩下,沒有成功。長天抱她抱得太緊,她哪兒也去不了。

「別怕,安心睡就是,我不弄你。」他調整了一下姿勢,讓她更舒適地趴在自己懷中。寧小閑將信將疑地看著他,不過敵不過瞌睡蟲的侵擾,慢慢闔上了眼。

長天看著她的面容變得平靜下來,呼吸也漸漸綿長。就在他以為她睡著了的時候,寧小閑突然開口道:「長天,你沒對我用道心種魔之法吧?」

他低低應道:「沒有,你看我畫咒了么?」沒有才怪。他可不是騙她,只是話沒說完罷了。

他當時的確沒畫咒,只在她耳邊說了幾個字而已。她提起最後一點精神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後安心睡著了,長天果然守信,沒再對她動手動腳。

適才在她迷亂之時,他的確對她使用了道心種魔之術,手法和陳定一模一樣,只是他又非這境界低微的庸手可比,不需要吐精血畫符咒,這項術法就使得隱蔽無比。

如今她出落得越水靈,汨羅對她興趣很大,連木訥的權十方都有君子好逑之意。他便要近水樓台先得月,令她心中想著他,只有他。道心種魔之術不會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和立場,只會在潛意識中引導他,往施術者的目的靠攏。他要的,無非是個先手罷了。

他又不是正人君子,這也不是公平競賽,只要能將她贏在手裡,什麼手段不能用出?

長天知道,今日寧小閑先用神識窺看了陳定和春宜靜的那一場活色生香的好戲,心裡便有幾分抑不住的春意盎然,他原想趁著她動之時,利用得自陳定的精妙手法將她的身心一舉拿下。他們同行了這麼久,他早清楚像她這樣矜持自守的女子,將身子給了誰,誰便有了很大的勝算。

可恨,今日又被意外攪局,下次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等來這麼好的機會,他快憋到內傷了。他慢慢吸啜懷中小人兒比水豆腐還柔嫩的唇瓣,動作輕柔無比,生怕將她驚醒。第五層小園子里的阿離耳邊,卻傳來他淡淡的威脅:「下次若再擅入底層,我便殺了你!」

她嚇得小身板一抖,眼裡的淚水滴溜溜打了個轉兒,楞是沒敢掉下來。旁邊的丹爐窮奇同地看著她。剛才不過專註於煉丹,居然讓這小鬼衝下去壞了長天大人的好事,只怕它也要被連坐、吃板子了。

這一天,他們出的時間推遲了,因為長天要求塗盡和七仔在外面多逛兩圈再回來。理由么,呵呵……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